左岸一级庄的20“岁”——品鉴五大名庄1998年份

作者:

这是怎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两天之内,两次品鉴左岸五大一级庄,再加上柏菲、金钟、欧颂、白马和柏图斯的20年陈酿,顺便加上滴金收个尾。而且这两场品鉴,举办于中国的两个南方城市:深圳和南宁。我真的要感谢能说一口流利法、英、中文的葡萄酒讲师朱利安以及他的中国团队。

这两场品鉴中,我们聚焦的年份是1998年。这是以“右岸年份”著称的一年。为什么?主要因为9月29日和10月1日下了几场大雨,好些赤霞珠还没有充分成熟。

在前往中国之前,我和波尔多中间商Jeffrey Davies聊过这个年份。他告诉我,20年后的1998年份,无论左右岸,在波尔多行家的眼中都是相当有看头的。我们实际的品鉴也证实了这一点。别忘了,1998年的8月非常炎热,而通常8月才是决定每个波尔多年份情况的关键月份。在1998年,这些佳酿都充分地成熟了。

当然,20年陈酿的波尔多价格不菲,远远高于几乎我们中所有人的承受能力——除非我们有机会在这样的品鉴会上一亲芳泽。所以,我想在专栏中聊聊关于这些酒庄,以及这些佳酿漫长寿命的一个节点,而不仅仅是罗列下我的品酒词。

我先写左岸,再写右岸。

顺便一提,所有的二十“岁”佳酿都状态绝佳:液面高度良好,没有木塞味(TCA),储存和运输的过程中也应该从没遭遇过高的温度。这些酒都是在品鉴会之前不久,从香港的一家零售店买来的。充分证明了如今香港葡萄酒行业的专业程度。相关阅读:

预见一款完好的老酒,是我们三生有幸

买老酒该怎么看:液面高度和葡萄酒的品质挂钩吗?

拉菲 1998年份

图片版权:拉菲酒庄
图片版权:拉菲酒庄

(酒精度:13%)

拉菲古堡是一个庞大的酿酒产业。112公顷葡萄园,每公顷产量在48百升(信息来源于Eric Bernadin和Pierre Le Hong的著作《梅多克列级庄》),也就是说拉菲每年可以装瓶53万升葡萄酒,再以每瓶375英镑(大概3500人民币)的价格计算,每年的营收就在2.5亿英镑(23亿人民币)左右。内部人士指出,包括拉菲在内的一级庄,酿造每瓶葡萄酒花费的平均价格很少超过30欧元(240人民币)——远远少于销售价的十分之一。

呼,对庄主们、中间商和征税员而言,真是太好的消息了。那些梅多克的砾石坡,看来像是上个冰河世纪残留下的滩涂,其实每一颗卵石都包裹着看不见的金叶子。

拉菲并不永远是每个年份风味最浓密的那款酒。但它总是那款高贵的大酒,是文雅的代名词,是液体的古典主义,更代表着妙不可言的、最高品质的精酿。到了这个境界,拉菲已经不需要品评者们费劲周章地描述它的“深邃”、“力量”或者“浓郁风味”了。

值得一提的是,拉菲确实比其他的一级庄都要更早认识到,采用最高品质的葡萄酿造头牌酒(第一标)是何其重要。

1998年份的拉菲古堡,就仅仅用上了酒庄当年34%的收成。它是一款81%赤霞珠(包括来自位于圣埃斯泰夫Caillava葡萄园的老藤),以及19%梅乐的混酿。

20年后,它的颜色依然深邃,没有明显变成砖红色的倾向,不过现在变得更加不透明了。它闻起来令人愉悦:轻盈地、细腻地,如同古典的舞者,踮着脚尖从酒杯中翩然而出。香氛饱满,却依然保留了一丝神秘,满是香木、雪松、精树脂和未点燃的雪茄的气息。果味成熟四字不足以形容它的精彩——将它与任何纳帕酒相比,就会感到它的成熟自在其中,而不张扬在外。

入口后,它却是一款非常浓郁的红葡萄酒。就算产量稍高,也丝毫不妨碍拉菲的葡萄藤出产风味浓密的果实(噢,那些镀金的卵石啊)——但是也别忘了波尔多传统的陈年法则:18个月的小桶陈年,几乎有些执念的三个月一换桶,也就是说在装瓶之前,百分之十到十五的酒会蒸发消失掉。这个过程本身,就令酒更加浓缩(也令我们计算出的庞大营收变得有理有据)。

这款1998年份,我认为它比较偏瘦销,但并不妨碍它绵长而有架构,风味在口中袅袅升起,比起一开始的香氛,留在口中久久不去的是干水果的风味,配以良好的单宁和鲜明的酸度,取得了完美的平衡。而橡木带来的香料、雪松的风味,如同包裹在果味之外的迷雾。

伟大的左岸波尔多,风味总带有一些方向和目的性,令人很难不联想到代表罗思柴尔德家族的五支箭标识——但是这款酒放出的“箭”,却有着柔软、羽毛般的枝杈。

我的中国听众们非常享受这款酒——深圳的爱好者们喜欢它仅次于柏图斯,南宁的爱好者们则将它评为第一名。罗伯特·帕克给它打了98分,我会给它96分。

木桐酒庄 1998年份

图片版权:木桐酒庄
图片版权:木桐酒庄

(酒精度:12.5%)

风土上的相似之处,意味着谈论木桐酒庄(目前90公顷),就经常需要与拉菲进行比较。当然,它们显然是一对“异卵双胞胎”。历史上它们本来是一体,却被它们共同的主人——Ségur侯爵、“葡萄藤王子” Nicolas-Alexandre划分成两座酒庄。

两家的葡萄园摩肩擦踵,小拉菲的Carruades葡萄园就和木桐鸡犬相闻。波尔多的“十大名庄”之中,再没有两家像它们这么“亲密”的了。在地图上看它们的轮廓线,你会发现两家酒庄分享了同一片巨大的砾石山丘。但是落实到酿出的酒款,它们又是那样不同。

我们只能大致描述两者的位置,因为属于两者的地块分布有点复杂(我是在说拉菲在圣埃斯泰夫而不是波雅克的那片葡萄园,还有它家位于葡萄酒之路D2西边的那些葡萄园)。但是也许拉菲和木桐最大的差异,在于拉菲占据了砾石丘的北边,而木桐占据了南边?所以前者具有更细腻的表现,后者则更慷慨而异国情调。我不知道答案——但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有机会每年常规品鉴两者的人们,都不断注意到这样的差异。

回溯木桐这种等级的酒庄过往的发展历程,我们总会看到几次发展的“换档变速”。这种改变,往往发生在关键工作人员更替,或者酒庄易主(但是带来的影响不那么明显)的时候,常常引发一轮对品质的全新追求,推行新的酿造理念;而在一级庄当中,五分之三的原因,都是因为酒庄建设了新的酒窖设备。

对于木桐,“换档”发生在2003年Philippe Dhalluin加入酒庄之后。木桐的1998年份,诞生于酒庄一个品质不太稳定的时期,不同年份之间差异之大,令收藏者心里没谱:比如1982年、1986年极为优秀,1985和1989年则没有那么精彩。

直到1993年,木桐才有了官方意义上的副牌酒(第二标)。1998年,酒庄开始系统性地筛选采收的葡萄。1998年份的木桐,使用了酒庄57%的收成酿造,是86%赤霞珠,12%梅乐和2%品丽珠的混酿。但是在那个年份,木桐的筛选远远没有拉菲严格。酿造在旧酒窖中完成,使用大型木制发酵缸,这使得酒庄很难把每一片葡萄田的收成分别酿造。此外,酒庄对压榨酒的使用,以及对橡木桶的选择,都远远没有如今讲究。

尽管如此,1998年份也绝不是一款令人失望的酒——在南宁品鉴会上,它是两位爱好者最爱的酒款;就我个人而言,如果能有机会再品鉴它一次,我会非常开心的。

它看起来比起其他几家呈现了更多的陈年之色。香氛甜美,有奶油般的气息,魅惑而令人愉悦,但是纯净而鲜活。比起拉菲,1998年份木桐的果香少一些。入口是令人惊艳的果味,风味浓密紧致,兼有柔和、宜人的内核,丰腴饱满,余味悠长。果味与烤肉、甜辛以及皮革的气息完美交融,令人开胃。罗伯特·帕克给它打出了96分,我可能要给它94分。

不过在波尔多,分数常常是比较出来的,尤其是在与高品质酒款比肩的时候。如果单独品鉴这款酒,你可能会觉得这个和同等佳酿比出来的分数有点苛刻了。

拉图酒庄 1998年份

图片:拉图酒庄,来源:Wikipedia
图片:拉图酒庄,来源:Wikipedia

(酒精度:13%)

人们常常会说,拉图酒庄的核心葡萄园——标志性的 “塔”附近的47公顷葡萄园L’Enclos,拥有梅多克最上好的风土。确实有道理。至少在那么多潮湿、干燥、温暖、寒凉的年份里,它都持续出产了高品质的葡萄。

渗水性良好、四米深的砾石土壤,底下则是储水性良好的蓝粘土,被认为是这片风土最大的奥秘。而且,拉图独占了这片风土宝地——尽管毗邻的碧尚男爵和女爵,会争辩说他们也获得了一些恩惠。在拉图,我们比拉菲更接近吉龙河。

和拉菲相似,拉图也早就开展了对收成的筛选分级,除了头牌,也出产副牌甚至第三标葡萄酒。

1998年份,正来自拉图一个至关重要的时期。这款酒呈现的状态,也正说明了酒庄当时的情况。

1993年,大富豪François Pinault买下了拉图酒庄,但是并没有马上带来什么改变。Frédéric Engerer已经来到了拉图工作,但是1998年刚刚成为“总经理(Président)”。1998年采收之后(而不是之前),他才完全接管了酒庄。

在他的领导下,拉图焕然一新——新建酿酒厂,开展巨大的变革和改新,但这些都发生在1998年以后。与此同时,酒庄还将重点放在葡萄藤的精细管理以及土壤健康上,并且逐步引入了生物动力法。

1998年份的拉图,是90%赤霞珠和10%梅乐的混酿,和拉菲、木桐比起来,深浅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酒韵比木桐更年轻一些。这款酒是三款中果香最直率的一款:新鲜的黑莓香氛,兼有一丝烘烤点心的甜美以及爆米花的香气。

在口味上,它充满莓果的芬芳,力量充沛,深邃幽长,并不肥满,但是气势满满。清晰的果味贯穿始终,即使已经咽下,黑莓果香还在口腔盘桓。在我看来,它并没有拉菲或木桐那么复杂,但是它的储存及陈年情况良好,是一款直率鲜明的好酒。罗伯特·帕克给了它90分,我也同意他的看法。不过中国爱好者们似乎对它的评价更高一些——在深圳的品鉴中,两位爱好者认为它是第二位喜欢的酒,另两位把它排在第三;在南宁,也有一位爱好者将它列为第二喜欢的酒。

玛歌酒庄 1998年份

图片版权:玛歌酒庄
图片版权:玛歌酒庄

(酒精度12.5%)

玛歌酒庄的面积比拉菲还要更大:265公顷,本身就是一个小村庄了,只不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牧场,沿着吉隆河一路延伸。目前,92公顷的土地种植了葡萄藤,不过在五大一级庄之中,葡萄园的位置却是分布最零散的。一瓶玛歌,可以看作是玛歌产区最佳地块的综合体现;不过它最核心的地块,还是一片单一砾石丘。不过这里的砾石土壤比梅多克北部地区更加沙化,而比起力量强劲、大块头的酒款,沙地葡萄园往往造就更加细腻、柔和的风格,

近年来,玛歌酒庄也经历了一次“换档变速”。只不过变化发生得非常“玛歌Style”,悄无声息,和谐顺遂,我们很难在某一个年份中发现任何明显变化的征兆。

已故玛歌总经理Paul Pontallier欢迎变化(他本人以前就是一位研究者),但是在充分进行实地验证之前,他不希望施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那些在波尔多顶级酒庄已经十分普及的现代化技术(比如精准筛选),玛歌总是迟了一步才引进。和木桐一样,玛歌近年来也投资建设了新的酒窖设备,给酒庄的工作方式带来了质的改变——从2015年起,酒庄终于可以把不同小田块出产的葡萄单独进行酿造了。

传统上,玛歌一直出产副牌酒——据官方记载,玛歌红亭(Pavillon Rouge)的历史可以追溯回1906年。玛歌酿造副牌的原因之一,显而易见是由于不同田块风土明显的差异性。

1998年,玛歌50%的收成被用于酿造正牌。但是到了如今,够格进入正牌玛歌的葡萄更少(2010年只有38%,2016年只有28%)。1998年份玛歌仅含有55%的赤霞珠,40%都是梅乐,最后的5%来自品丽珠和小维尔多。这款酒中的赤霞珠含量,是1998年份四座梅多克一级庄中最少的一款。

玛歌1998年份具有良好的色泽:比拉图更浓郁,几乎没有显现出砖红色。倒入杯中,它先是静静地,就好像歌者在演唱前清嗓,但是五分钟之后,它的香气便以极为和煦的方式绽放,奉上我们期盼的一切:红黑水果香,绒面皮革,奶油和蘑菇——五款一级庄的1998年份中,再没有哪一款像玛歌这样已经进入了“成熟葡萄酒”的境界。

二十分钟之后,玛歌依然是四款梅多克一级庄中香气最丰满的一款,尽管和拉菲以及侯伯王相比,紧致程度稍逊一筹。这款酒口感清新、纯净而别致,如同在舌尖跃动,复杂的风味充盈口中,爽利而表达精准,没有一丝一毫逾矩。也许有一点点草本气息,令它清新,却绝不是缺陷。深圳的爱好者很喜欢它,一位观众将它评为第二喜欢的酒,另有两位把它评为第三名。罗伯特·帕克给这款酒打了91分,我愿意给它94。

侯伯王酒庄 1998年份

图片版权:侯伯王酒庄
图片版权:侯伯王酒庄

(酒精度:13%)

侯伯王是五大左岸一级庄中面积最小的酒庄,而且只怕永远不会再扩大了。和其他一级庄不一样,它没有机会吸收周边的葡萄园了——主要因为它的周围地区,已经被城市覆盖。48公顷,在波尔多不算大,但已经是勃艮第最大面积的独占特级园Clos de Tart(7.5公顷)的六倍了,产量足以影响市场。此外,侯伯王酒庄的历史,也比其他一级庄早了200多年。

这样的五大名庄品鉴,最大的好处在于能够令人清晰地意识到,侯伯王与其他左岸一级名庄有多么不同。

它的葡萄成熟方式,果味表现,还有单宁的质感,都与其他一级庄不尽相同——特别是那干而细腻的口感,是其他四款不具备的。

你可能会觉得,侯伯王1998年份比其他几款果味更成熟,单宁更坚实;但是,你依然会感到它轻盈、匀称、苗条而敏捷的体态。其他四款,就算是玛歌,也令人感到更博大、在舌尖更厚重。侯伯王的浓郁与轻盈,如同香氛雾一般。

位于佩萨克产区的侯伯王,风土环境也与其他四家位于梅多克的一级庄差异明显。砾石更细腻,坡地的海拔也稍高一些(27米,高于拉图的16米);土壤成分当然也有更细致的差异。侯伯王距离狂野的大西洋,以及吉隆河入海口都更遥远,只有慵懒的加龙河缓缓流过——所以,来自河水的阳光反射,以及海洋的影响都更不明显。另外,毗邻的波尔多城,也给它带来了更多热量——每年侯伯王都是一级庄中第一个采收的酒庄。

1998年份侯伯王是一款极为出众的葡萄酒——在一个梅乐表现更佳的年份,配合赤霞珠比其他梅多克酒庄更早成熟的葡萄园,这也许是理所当然的。侯伯王的葡萄园中,赤霞珠的种植面积稍微占上风(45%赤霞珠,15%品丽珠,40%梅乐)。

不过在1998年份的混酿中,侯伯王的梅乐比例在五大一级庄中最高,达到60%,赤霞珠仅有40%。

这样的梅乐比例,比1998年份的右岸名庄酒——金钟、欧颂和白马还要高。不过,这几款右岸名庄喝起来更有“梅乐味”:毕竟梅乐在那里种植面积更广,环境更适宜,品种表现也更舒展。这证明了一个很重要的结论:我们喝到的所谓“品种特征”,其实更多是风土的表现。确实,侯伯王1998含有更多梅乐,但它们是侯伯王的梅乐——和白马、欧颂以及金钟的梅乐完全不同。

这款二十年的陈酿颜色依然深邃,具有令人兴奋的动物皮毛、晒干野味、煮李子和烤肉风味,还有清新的茶叶香;尽管果味很成熟,但是鲜活生动,甚至有点尖锐跳脱;深邃而集中,如同精油般浓郁。单宁紧致但不会太过浓厚,一丝红糖的甜美,与细腻而鲜活的酸度完美平衡。这款酒还将拥有漫长的未来。

罗伯特·帕克给它打了96+分,不过他的品酒词却似乎比这个分数更加溢满赞美之词;我会给它98分。

这款酒在深圳赢得了一位爱好者的“第一喜爱”,一位爱好者的第二喜爱和两位爱好者的第三喜爱;在南宁,则是一位爱好者的第一喜爱,和两位爱好者的第二喜爱。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