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葡萄园有多“绿”?

本文首次发布于Decanter杂志2017年加利福尼亚特刊。网络版由加州葡萄酒协会赞助发布。

环境问题是加利福尼亚酒庄面临的一大顾虑。听Cathy Huyghe深入探讨可持续葡萄酒生产的几种措施。

根据美国科学院发表的一项研究,现今73%葡萄酒种植土地将在2050年之前被气候变化破坏。这一统计数据固然令人担忧,不过,它也成为了加利福尼亚酒庄和种植者们的一个战斗口号,他们已经对气候变化作出了相应的改变。他们作出的努力体现在两方面:在减少自身对环境影响的同时,生产者也必须设法克服葡萄园气候变化给葡萄园带来的日常影响。每个人都禁不住会问:我的葡萄园有多环保?

近年来,加利福尼亚的常年干旱,促成了水资源使用方面的新举措。科技是这些举措的关键所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例子之一就是嘉露酒庄(E.&J.Gallo Winery)和IBM之间的合作。在莫德斯托(Modesto)葡萄园,嘉露采用IBM的沃森(Watson)技术种植葡萄 ,减少用水,只施用最少量的肥料,该技术基于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葡萄藤的一项原始试验区研发而成。

这个试验区被划分为140个地块,每个地块15平方米,包含40-50株葡萄藤。研究人员通过分析计算出最佳水用量和最佳施肥需求,进行单株种植。计算所涉及的数据来源包括土壤绘图、高分辨率卫星数据和农田观测。其结果是一个完全自动化的灌溉系统,在需要的地方提供水化和养分—并且只在有特定需求时供应。

水的使用

尽管在过去一年里,农业产业(以及地下水位本身)的干旱状况已经有所缓解,但关键在于,人们需要认识到在一瓶葡萄酒的生命周期中,对水的需求量很大。葡萄种植可能是最显而易见的用水之处,但酒庄内部的设备也需要水来清洁和消毒——包括桶、罐、压榨机和破碎机。高用水量的清洗,高昂的成本和相关的水利法规,都激励更多的酒厂减少内部耗水量。举例而言,一些酒庄正在对用于漂洗的水进行再利用;而另一些酒庄以前严重依赖橡木桶,现在却转而使用不锈钢罐,因为后者对水的使用量要求较低。

然而,使用更少的水只是生产商减少其受环境影响的一种方式。其他的方式还包括:评估葡萄种植的地理位置,以及决定种植的品种。如今,越来越多的葡萄园建在过去被认为是“边缘地带”的地方,栽种更适合旱地耕作的葡萄品种。多种些佳丽酿(Carignian)和维得格(Valdiguié),少种些赤霞珠和霞多丽(Chardonnay)吧。

图片:市区酒庄Broc Cellars的Chris Brockway,该酒庄位于在伯克利市
图片:市区酒庄Broc Cellars的Chris Brockway,该酒庄位于在伯克利市

葡萄园的选择

酿酒师Chris Brockway来自伯克利的市区酒庄Broc Cellars。他使用有机或生物动力法出产的葡萄酿酒,这些葡萄主要生长在被认为是边缘地带的区域,包括位于纳帕谷东南部的索拉诺县绿谷(Solano County Green Valley AVA,AVA为美国法定葡萄种植区),靠近圣巴勃罗湾(San Pablo Bay),那里属于海洋性气候。再者就是门多西诺县(Mendocino)的内陆地区。

根据Brockway的说法,当人们想到门多西诺县的时候,就会想到像安德森山谷(Anderson Valley)这样的地方,后者更靠近气候较为凉爽的海岸。但是‘边缘地带’并不都意味着‘更凉爽’。他指出,门多西诺县非常大,并且大部分都是内陆地区——那里非常炎热。

“在那里,我们酿酒使用最多的葡萄之一就是古诺瓦姿(Counoise),”他解释说,这个罗讷河谷葡萄品种是Brockway正在研究的新品种之一。“它喜欢热量。哪怕是32摄氏度的温度,糖分也能在保持酸度的情况下缓慢上升。古诺瓦姿是我们在收获季节最后采摘的品种之一,采摘时也许会有22°的白利糖度 [潜在酒精度大约为13%],它能酿制一种非常平衡和谐的葡萄酒,并且适宜于陈年,”他补充道。

相似地, Brockway也收购一些少为人知的晚收型皮克葡(Picpoul)葡萄品种,这些葡萄生长在帕索罗布(Paso Robles)西部丘陵区的一个受风吹袭的小葡萄园——Luna Matta。他认为这是一个在加利福尼亚“可行”的葡萄品种。他解释说:“在某种意义上,皮克葡是一个自我调节型的葡萄品种,糖分不会突如其来地暴涨。”

更为绿色的葡萄品种

Brockway还关注了更多‘偏门的种植区’,在这些种植区,干耕农业仍然切实可行,而他可以为种植者提供适度地支持,鼓励他们保留更老的葡萄藤。他坦诚道,种植有佳丽酿、维得格和金粉黛(Zinfandel)等葡萄品种的老藤葡萄园正是最初吸引他来到加利福尼亚的理由。这些葡萄园采用无灌溉耕作,对他而言也是有利条件。

“很多老藤葡萄园采用的是旱地农耕,”他表示。“(葡萄藤)根部扎入深深的土层,浅层都没有根,所以它们在最近的旱灾起始阶段表现得更好。”这些葡萄园中的许多自它们被栽种之时就采用了旱耕——50年前的维得格和140年前的佳丽酿就是这样种出来的。

尽管如此,为这些有历史但不太出名的葡萄品种找到一个家无疑是一项挑战。Brockway的目标是通过向种植者支付合理的价格买葡萄,从而‘说服他们不要重栽赤霞珠 (或者其他需要灌溉的波尔多和勃艮第葡萄品种);同时,也要保持葡萄酒的最终售价足够低,让大多数人买得起。

相对而言,更容易说服种植者在绿谷(Green Valley)这样的小地区保留一些不太知名的葡萄品种,绿谷是一个许多人都会绕道而过的地方。而要守护维得格的生命却是一场更为艰难的战斗,比如说在Calistoga产区这样的地方,Brockway如实道——但他仍坚守在此地。

看到古老的葡萄藤在茁壮成长,或者注意到羊在葡萄园间吃草,猎鹰在上空盘旋,从而将害虫控制在最低限度,这些都是一个葡萄园处于健康生态系统的明显表现。不过,还有一些不太明显的迹象:土壤中的微生物是肉眼无法看到的,永久性的覆盖作物,或者是溪水逆流带的缓冲作物,也是生态系统良好的明证。

这些指标都是衡量一个葡萄园“绿色”程度的另一措施。在加州,随着葡萄酒行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成熟进步,这个清单注定会越来越长。

Cathy Huyghe是《Hungry for Wine》的作者,并且为多家美国媒体撰文,其中包括Forbes.com

编译: 谢立娟 / Emily Xie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