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宁夏:中国的酿酒先锋们

作者:

图片:银色高地酒庄多彩的采收季。摄影:Joseph Brennan
图片:银色高地酒庄多彩的采收季。摄影:Joseph Brennan

引子

去年10月,我们在一个阳光充沛的清凉午后,跟随当地向导Kiki踏上了寻找长城遗迹的旅程。这段遗迹,沿着内蒙古与宁夏的边界,在戈壁沙漠中一路延伸。

为了抵御蒙古各部的入侵,统治者早在2000年以前便在此地修葺的长城,随后的秦、汉、隋、明朝,长城都发挥了抵御外敌的作用。位于银川附近的三关口长城位于贺兰山中部,遗址存在至今。1209年,成吉思汗就是从这里突破,入侵西夏的。

这是一段未经旅游开发的“野长城”,在沙漠的强风中慢慢风蚀,仅留遗迹显示往日的荣光。而就在距离它不远的贺兰山脚下,宁夏葡萄酒的未来正铺展开来……

葡萄酒之路

如果我们15年前来到这里,所见的恐怕只有满目沙丘,沙尘暴时时威胁着附近零散的小小村落。

如今,贺兰山脚下海拔1000米的广袤土地依然人烟稀少,某些地段还在修葺当中。只不过每隔一段,便能看到一些特别的建筑:或是庞大的中式庭园,或是卢瓦河谷般的欧式城堡,或者是包含护城河及天桥的巨型大理石城池——它们无不坐落在新栽的葡萄园环抱之中,或者坐拥即将用于种植葡萄的土地。

贺兰山脚下的这条“葡萄酒之路”,将近100家酒庄联结在一起。

如果你想紧跟宁夏葡萄酒产业发展的脚步,最好不要间隔太久来访。1985年,宁夏建立了第一家酿酒厂。十年之后,宁夏才迎来了第一波酒庄建设的热潮。葡萄酒之路上的酒庄,没有哪一家建于1997年以前,绝大部分仅有五年左右的历史。

在宁夏产区,很难把握现阶段的发展情况,部分原因是一切变化得太快了:宁夏葡萄酒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宁夏的酿酒葡萄种植面积从2004年的2660公顷一举增加到了2014年的39,300公顷;而政府的目标是在2020年达到67,000公顷。

要在戈壁沙漠的边缘,从零开始开辟一个葡萄酒产区——如果缺乏想象力或者没有排除万难的决心,是绝不可能完成的。而要在二十多年内,冒着每年冬季气温跌至负25摄氏度的严酷天气,将种植面积提高到67,000公顷(勃艮第的两倍多)——必然不会是一片坦途。

伟业的起点

宁夏葡萄酒事业的起点,正如中国的许多重大项目一般,得益于政府的向导和支持。酿酒葡萄是一种高价值的农作物,为了让葡萄藤安“家”,当地政府用推土机将沙丘推平,修建灌溉渠,还种上了大片的森林作为防风带。

除此之外,政府还给予酿酒厂70年的土地使用权,购买葡萄藤和设备时提供补助,甚至出资带领酒庄参加国际酒展。

从一开始,宁夏即决定采取“小酒庄大产区”的模式发展葡萄酒产业。也就是说,酒厂自行种植葡萄,自行控制产量,并且在自己的酒厂装瓶,而非从其他产区或国家购买大宗原料灌装出售——后一种做法,在现代中国葡萄酒行业并不罕见。

理论上说,如果一款葡萄酒在酒标上标明“宁夏”,那么所有葡萄都应该来自宁夏——澳大利亚葡萄种植学家Richard Smart博士认为,宁夏偏远的地理位置,令产区间的原料运输变得困难,某种程度上促成了这一点。

种植酿造人才的培养

2011年,宁夏大学开辟了葡萄酒学院,现在共有800名学生,其中650位本科生,150位研究生。从葡萄种植到葡萄酒市场推广和销售,他们学习关于葡萄酒的一切。师资也不乏各领域的专家,包括微生物学家金刚博士,还有在波尔多完成了博士后学习的酿酒学家马雯。

图片:留世酒庄
图片:留世酒庄

除此之外,政府还邀请海外酿酒师前来参加酿酒比赛。用当地葡萄酿出最高品质葡萄酒的参赛者,可以获得10万美元左右的奖金。前来参赛的酿酒师中,有几位留了下来,继续在宁夏工作。

国际酿酒顾问也在宁夏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不过,要真正为产区提供足够的帮助,酿酒顾问需要常规访问产区,向当地员工传授酿酒最基本的操作规范和手法,而不仅仅是在酿酒期飞来指导。

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有酿酒顾问Lenz Moser把关,贺兰神国际酒庄则有波尔多酿酒学家Stéphane Toutoundji坐镇;中粮旗下的长城云漠酒庄选择了Michel Rolland,美的控股旗下的美贺庄园聘请了Richard Smart博士。

Smart博士协助当地酒农引入了“厂”字形修剪方式,便于每年冬季的埋土作业。“垂直藤架系统在宁夏行不通。”Smart博士指出,这样的树形令葡萄藤全年以倾斜的角度生长,冬季埋土时对葡萄藤的损伤更小。

困难与机遇同在。从地理条件来看,宁夏也占有许多“地利”:极其干旱的夏季,每年超过3000小时的日照,寒冷的冬季,意味着宁夏比世界许多其他产区更容易采取有机种植手法。由于干旱,霉病和其他葡萄园疾病的发生率较低,几乎没有使用除草剂的必要,不过葡萄藤树干疾病是个长期问题。

在宁夏,大部分葡萄园工作由手工完成。2013年,《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保护条例》正式启动,为当地葡萄酒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法律依据。

四个主要问题

中粮集团、张裕、LVMH(夏桐)、还有保乐力加(贺兰山)——宁夏产区的潜力,从进驻当地的国内及国际酿酒巨擎就可看出。

图片:夏桐酒庄
图片:夏桐酒庄

不过,真正吸引了国际葡萄酒行业目光的,却是当地的精品小型酒庄:银色高地和贺兰晴雪就在此列。这些精品酒庄的成功,进一步证明了宁夏的品质潜力。

赤霞珠是宁夏最主要的葡萄品种,超过70%的总种植面积。同时,当地人也在实验马瑟兰的潜力——近年来,这个品种夺得的国际葡萄酒赛事奖项数量令人瞠目。

“宁夏是个令人兴奋,但也充满挑战的产区。”Moser说道。他目前在张裕集团斥巨资建造的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担任顾问——很显然,他的家族姓氏出现在了酒标上。“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让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保持下去,并且不断提高消费者的葡萄酒基础知识。”

图片:Lenz Moser在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
图片:Lenz Moser在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

旅程中,我看到了一些现象,映证了Moser所说的话。比如,我几乎没听到有人讨论土壤架构的问题——不过我认为改善微生物结构,可能令这片曾经的沙漠受惠不少。

此外,品鉴了当地的众多葡萄酒后,我感到葡萄园中还可以更有作为,从而自然达到调节葡萄酒风味平衡的作用,而不是在酿酒时一味加酸。

我注意到了四个比较主要的问题,分别是:

1. 木塞污染(TCA)问题普遍

2. 年轻的葡萄酒陈化速度过快

3. 酸度过于尖锐不自然

4. 橡木桶的使用

话虽如此,本次我也遇到了许多优秀的葡萄酒,有着美好的果味和极为优异的潜力——毫无疑问,酿酒师们将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其中。

勇敢新世界

“在宁夏,酿酒师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当谈论到对宁夏的印象时,每年返回宁夏工作了六年的Smart博士告诉我。

“这也可能是个问题:我注意到不同酒厂之间的交流比较少,对于一些当地特有的种植或酿造问题,人们缺乏社群整体的认识。酿酒师们应该更勇于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不仅仅从外部吸取经验,也需要从当地同行身上学习。”

“不过,只要葡萄园管理到位,宁夏显然具有酿造高水平葡萄酒的潜力。当地土壤渗水性良好,令我联想到霍克斯湾等产区。

“目前,当地酒庄投资的重点还是在建立漂亮的城堡,以及购买最好的设备上,葡萄园受到的关注远远不够。不过,这一切正在改变。矛盾的是,中国既是一个‘新世界’酿酒国家,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早酿造葡萄酒的地方。中国的葡萄酒产业需要时间逐渐走上正轨。”

那么,Smart博士怎么看宁夏的未来?“我乐于见到人们实验赤霞珠以外的其它品种,不少本地品种可能把握着产区的未来。”

“马瑟兰很可能成为中国的特色葡萄品种,尤其现在还没有其它产区开始重视它,我已经看到了不少优质的马瑟兰产自宁夏。此外,文化上中国消费者还没有完全接受白葡萄酒,但是宁夏的气候很适合酿造高品质的起泡酒和静态白葡萄酒——经典品种比如霞多丽在本地表现就很好。”

可以确定的是,宁夏是一个充满决心和野心的土地。正是这种热忱的渴望,令我深信宁夏作为葡萄酒产区的潜力。

在我们访问的期间,我们和已经退休的郝林海主席以及多位当地领导共进晚餐。席间我问郝主席,您认为宁夏在未来的10年应该做什么?他的回答是:放慢脚步。

“我认为宁夏取得的成功,正是来自‘小酒庄大产区’的发展路线。我们需要避免过快发展的诱惑,品质才是根本。”

Jane Anson的五款宁夏葡萄酒推荐

留世酒庄,霞多丽 2015年份

92分

这是一款品质非常优异的霞多丽,在100%法国橡木桶中陈年了8个月。稻草金色,口感圆润丝滑,橘类水果风味明显,以清新可口的风味收尾。

适饮期:2018-2023 酒精度:13.5%

银色高地酒庄,家族珍藏霞多丽 2015年份

92分

葡萄园位于贺兰山东麓的山坡,这款100%霞多丽经过了苹果酸-乳酸发酵,装瓶前未经过滤。我非常喜欢这款酒丰满的色泽和浓郁的口感,热带水果风味中兼具美好的清爽酸度。

适饮期:2018-2023 酒精度:12.5%

贺兰晴雪酒庄,加贝兰珍藏 2014年份

92分

这款“珍藏”采用的葡萄来自与酒庄旗舰款不同的葡萄园,在70%的新橡木桶中陈年18个月,后经过一年的瓶陈。这款酒依然很年轻,但品质绝佳。烟熏和类似焦糖的芬芳,笼罩在浓郁的黑色水果风味之上,可口而复杂。是一款85%赤霞珠和15%品丽珠的混酿。

适饮期:2019-2026 酒精度:14%

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 2015年份

90分

深邃的色彩,明显的果味,75%的新橡木桶现在还比较显眼(酒庄告诉我们,上个年份售完的时间比预计要早,所以他们将2015年份提早上市了),浓郁的风味中带有一丝烟熏的复杂度。是一款85%赤霞珠,10%梅乐和5%西拉的混酿。

适饮期:2019-2026 酒精度:15%

志辉源石酒庄,山之子 2013年份

89分

单宁架构良好,具有层层展开的浓郁黑色水果芬芳。收尾时酸度略显尖锐,但这款酒丰满的香氛以及充足的潜力弥补了不足。是一款80%赤霞珠和20%梅乐的混酿。

适饮期:2018-2024 酒精度:14%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