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罗尼亚之蝎

作者:

Andrew Jefford认为全新的Maury Sec产区有潜力成为“法国南部稀缺的‘特级葡萄园’之一”,并讲述了其中的原因。

让我问你几个问题,葡萄酒的“力道”是否一定要压过所谓的“矿物味”?老藤佳丽酿(Carignan)是否只适合酿造单一品种葡萄酒?法国官僚们是否每次都要十几年才能批准一个新产区的申请?只有法国之外产区(比如西班牙的Gredo,或是澳大利亚的克莱尔谷)的歌海娜才能模仿黑比诺般的风格吗?教皇新堡是不是法国最著名的“重酒体红葡萄酒”产区?上述问题我个人的回答都是“yes”,但是Maury Sec产区开始让我怀疑自己的答案是不是正确了。

这个产区在2011年11月才正式被审批通过(如果不带“Sec”,Maury产区指的是一个加度甜酒产区,且颇有历史,成立于1936年。)推动产区建立的主要人物是村中的合作社主席Bernard Rouby,这位有着远见卓识的业者很早就认定当地葡萄酒产业未来的持久发展不能仅依靠加度酒。他同时也意识到,如果只是把Maury一词加在Côtes de Roussillon-Villages产区名字上,以划分一个干型葡萄酒产区,尽管省事,却并非最佳方案。

图片:Maury Sec产区Mas Amiel酒庄Parcelle dela Deveze: Versle Nord。图片来源: Mas Amiel
图片:Maury Sec产区Mas Amiel酒庄Parcelle dela Deveze: Versle Nord。图片来源: Mas Amiel

理所当然,当地同行给他照成了不少的阻力,可是一个“外援”——Olivier Decelle帮了他一把。将Picard品牌一步步打造成法国知名的冷冻食品供应商后,Decelle于1999年购入了Maury当地的名庄Mas Amiel(目前占地170公顷)。Decelle最初是通过波尔多葡萄酒顾问Jacques Boissenot介绍才听说Mas Amiel酒庄,这位著名顾问对当地酿造干型红葡萄酒的潜力深信不疑。(Decelle随后在波尔多购入数家酒庄,并与Pierre-Jean Villa共同成立了一家勃艮第中间商公司。)

“我们购入了很多小酒罐,并进行了一些尝试。” Decelle回忆道,“当我们品尝成品酒时,我们对这些酒的品质很有信心,认为值得打造成当地第二种明星产品。”INAO前主席René Renou在2004年走访这里时认可了当地酿造干红葡萄酒的潜力。尽管Renou不幸于2006年6月去世,新产区的建档工作依然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展开。露喜龙产区出口总监Eric Aracil将之归因于“风土特色实在是太明显了。”INAO的露喜龙产区负责人Jacques Paloc在当地花费了大量时间走访,对土壤和地理条件极为熟悉,他也为产区建立提供了不少帮助。(Paloc近日还与葡萄酒记者Michel Smith共同撰写了一本有关Maury产区的双语著作)

这个产区面积的确不大(截至2014年,Maury Sec产区不过220公顷),所产的红葡萄酒也需要时间的打磨才能达到最佳状态。许多当地的精品红葡萄酒还是选择在酒标上标注Côtes du Roussillon-Villages产区或是IGP Côtes Catalanes,也就是说,许多酒农认为这个全新的产区还有待观察,因此还没有选择将各自的产品标为出自Maury Sec产区。

但是现在他们该考虑这样做了。就我目前喝过的Maury Sec,以及其他也有可能属于这个产区的葡萄酒而言,这个位于阿格里河谷(Agly Valley)中部的美妙产区有潜力成为法国南部最为珍贵的“特级葡萄园(Grand Cru)”之一。或者换种说法,即这里是加泰罗尼亚(Catalonia)北部品质最高的产区,足以和南部的西班牙普瑞特(Priorat)产区的“特级园”们相提并论。这两个分居南北的产区,其实颇有共通之处。

图片:Maury Sec产区Mas Amiel酒庄Parcelle de Coll del Beou: Vol-de-Nuit。图片来源: Mas Amiel
图片:Maury Sec产区Mas Amiel酒庄Parcelle de Coll del Beou: Vol-de-Nuit。图片来源: Mas Amiel

回到我最开始提出的问题。其实真没什么人知道“矿物味”到底描述的是什么味道,我个人以为它指的是一种非果味的风味,隐约带来一种碎石以及新翻土壤的感觉,而许多重酒体红葡萄酒本身的浓郁度往往会遮掩这种风味,但这种说法对于Maury Sec红葡萄酒并不适用(也同样不适用于普瑞特)。这些红葡萄酒中有种像蝎子般潜伏的矿物味,让人感受到酒本身的严肃性及风骨,足以令其他浓郁饱满的红葡萄酒相形见绌。

Maury最重要的品种是歌海娜,但当地的法律同样允许种植慕合怀特(Mourvèdre),西拉以及佳丽酿。Maury的海拔对于种植慕合怀特偏高,夏季空气也偏干。而产区大部分地区对于种植西拉都过于炎热了。不过歌海娜和佳丽葡萄的混酿却大获成功,佳丽酿带来了花香,轻盈感以及活力,并能够对冲歌海娜惨淡的产量。Maury产区不乏这两个品种的老藤葡萄园。

我已经提到过,Maury Sec产区依靠显著的土壤品质潜力(主要为黑色页岩,但是也零星分布了钙页岩,花岗岩以及碎石灰石)而飞快地获得了法定产区(AOC)级别的认证。这些坐落于100到400米海拔葡萄园中的歌海娜葡萄园,一向有着法国少见的轻盈和优雅,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和吉恭达斯(Gigondas)显然不具备这种特点(这里的歌海娜更宏大而具肉感)。

与教皇新堡红葡萄酒对照品鉴后,结果十分有趣。Maury Sec可以和教皇新堡同样宏大奢华;这两种酒对于口味较轻的葡萄酒爱好者恐怕都有点过了,对那些总不忘查看酒精度的爱好者而言,也有点吓人(Maury Sec尽管酒精度可达15度,却能很好地保持平衡,优雅而爽口)。由于酿造精品葡萄酒的历史已久,教皇新堡目前的确是一个更大也更为著名的产区;但我认为几十年后,最棒的Maury Sec红葡萄酒在浓郁风味及力量感方面绝对与之有一战的潜力,绝佳的风土同时还会带来出众的复杂度。

另外,“Maury”对于不懂法语的人来说更好念,同时说起来也不饶舌,不如你试试念“Côtes du Roussillon-Villages-Lesquerde”这个产区的名字?这个优势其实相当重要。

Maury最后一项优势在于当地壮美的风光。比利牛斯山脉(Pyrenees)及常年白雪皑皑的卡尼古山(Canigou),恰好位于阿格里河谷南部,而科尔比埃(Corbières)的峰峦、令人毛骨悚然的格里布斯堡遗迹则位于河谷北端。色彩鲜明、空旷狂野、遗世独立,这些关键词让这片土地成为了净化心灵的圣地,人们肯定不会这样描述梅多克、香槟或是金丘。

点击下一页查看七款Andrew Jefford甄选的Maury产区葡萄酒。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