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年份的忠诚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忠诚于年份”这个概念引人深思。这是一个绝对应达成的目标,还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有人认为这是一种随风土而来的自然产物:有人坚持认为,忠于年份特征和忠于当地的风土是一样重要的。

当然,这对于一个伟大的年份而言不成问题。我们都希望这个年份出产的葡萄酒能够最大程度地体现当年的气候。但是天气阴郁糟糕的年份又怎样呢?比如2013年份的波尔多,2002年份的新教皇堡(Châteauneuf du Pape),或者1992年份的勃艮第?难道你必须酿造糟糕透顶的葡萄酒,以确保正确地反映这个年份的真实情况吗?

当然不是。你一定会拼尽全力、最大限度地提高葡萄酒的品质,以掩盖这个年份差强人意的气候。这种情况下,你需要的是尽量少地反映这个年份的“真相”。这个例子,想必已经清楚地显示出“忠于年份”这个命题的不确定性。

图片: 蒙哈榭以åŠè¿œå¤„的谢瓦内-蒙哈榭 © Andrew Jefford © Andrew Jefford

那么,我为什么说这个问题“引人深思”呢?很简单,因为绝大多数的年份都既不是极好也不是极坏,而是处于“中等”的位置上。这样一来,理想的状态就变得模糊不清起来。每个酿酒商都需要在可能的范围内,寻找自己对该年份的诠释方法。2003年份勃艮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别忘了,这是1340年以来勃艮第最温暖的一年(这是《自然》杂志的研究者们做出的结论)。哲维瑞(Gevery)产区的酿酒商Jean-Marie Fourrier当时也在朗格多克的Faugères拥有不少酒庄。他的记录中写道,那一年的8月Faugères地区共有3天气温超过40摄氏度——但是那一年,哲维瑞有17天超过了40度。

2003年的金丘(Côte d’Or)变成了“炙烤的山丘(côte rôtie,双关语罗讷河谷“罗蒂丘Côte Rôtie”)”。8月中旬采收就开始了,人们用最快速度把果实收了回来。而这批葡萄酒在年轻阶段的品质令人惊诧地参差不齐。有的将各方面要素精妙地结合在一起,有些则风格模糊不清,而且并不平衡。热爱勃艮第传统风格的人会觉得低酸度与极其成熟的果实并不相配,甚至断言这些酒无法长久陈年。不过也有乐观的人们说道,还记得1947年和1959年份么,也许2003年份会成为那两个炎热年份在现代历史上的重现之作。

最近我受邀前往香港参加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评审时,很幸运地受邀参加了一个2003年份勃艮第的评赏晚宴,席间还有几款香槟供大家品鉴。当晚带来葡萄酒的几位收藏者之一John Chow是个2003年份的忠实拥趸。“我爱这个年份。”他说道,“而且我知道这个年份暂时还不会走下坡路。我从没有遇到过任何一款我不喜欢的2003年份——这是指所有红葡萄酒,白葡萄酒给我的感觉几乎完全相反。相比之下,我从没有遇到过一款我喜欢的2004年份。”但是,其他人对2003年份的看法却不一而足。那么,这些葡萄酒的整体水平如何,是否还能够体现种植区域的特征呢?以下是一些从我记录下的品鉴笔记(所有酒皆为盲品)。

Dom Pérignon Rosé 2003以及Krug Clos du Mesnil 2003

这两款香槟气势恢宏,桃红的DP(唐•培里侬香槟王)口感柔软、丰满而芳醇,宛如一头在沙滩上搁浅的海豹,但丝毫未失高档香槟的风范(90分)。Clos du Mesnil闻起来一开始酒香浓郁,后来则透出一股海草的咸香,柔和而芳醇,有着干草、盐和海藻的滋味(91分)。与其说是经典的哥特式风格,两款香槟的架构更像是罗马风格的——但是毫无疑问,这两款酒都忠实地体现了年份的特征。

2003 Corton-Charlemagne, Louis Latour以及2003 Corton-Charlemagne, Coche-Dury

第一款Louis Latour有过早氧化的征兆,作为一款白葡萄酒表现平平:酒体丰满,但是并不平衡,缺乏特征(85分)。后者Coche-Dury要好一些,一开始带有柔和的甘草清香以及夏天花朵的芬芳,之后蛋糕屑的气息绽放开来。口味收敛,细腻,奶油般柔滑,榛子的香气延展到余味(92份)。我原以为青涩如处子如Corton-Charlemagne在2003年这样炎热的年份会变得如默尔索(Meursault)一般放荡而魅惑,但这款酒证明了这个理论的错误:Corton-Charlemagne典型的收敛、克制的风格依然健在(要说有什么不同,也许只是它不如以往那样紧致)。

2003 Gevrey-Chambertin, Rousseau 以及2003 Charmes-Chambertin, Dugat-Py

这款出自村庄级葡萄园的Rousseau在这场勃艮第特级葡萄园(Grand Cru)品鉴中可算是一个异类,但它的表现不俗:酒精度较高,芳醇浓郁,单宁柔软;现在已经适饮,但还充分具有继续陈年的潜力(89份)。Dugat-Py更让人兴奋:颜色深邃,架构良好,口味深远,强劲有力,丝毫没有显露出这个年份灼热的天气(93)。如果你幸运地拥有这款葡萄酒,可别急着喝掉。

图片:勃艮第黑比诺葡萄 © Andrew Jefford

2003 Musigny, J-F Mugnier以及2003 Bonnes Mares, de Vogüé

这两款酒都颜色淡雅,但是美妙绝伦:酷热的2003年份丝毫没有令尚博勒(Chambolle)产区特级葡萄园柔美亲切的特质黯然失色,但骄阳确实令这款酒更加饱满。Mugnier酿造的这款穆西尼(Musigny)酒体丰满,如奶油般柔滑浓郁,芳醇的滋味宛如悠缓的水波和漩涡,在梦幻般的氛围中慢慢旋转着(95)。这款酒还带有几分焚香的气息,可谓是这一年份的典型特征了(94分)。

2003 Clos de la Roche, Lécheneaut;2003 Clos de la Roche, Cuvée Vieilles Vignes, Ponsot (大瓶装);2003 Clos de la Roche, Dujac 以及 2003 Clos St Denis, Dujac

来自Morey村的四重奏:这款Lécheneaut十分美妙(汁水丰满,柔和地覆盖口腔,同时鲜活而优雅,94分)。Dujac更加优秀,可能是当晚架构最为上佳的一款酒,具有无可比拟的鲜活和力度,复杂多变,从入口到收尾芬芳馥郁(95分)。Ponsot相比之下令人有些失望:不协调,欠缺魅力,口味像水果罐头而非新鲜水果(88分,如果这个大瓶装具有典型性)。Dujac出品的Clos St Dennis和Clos de la Roche相比稍欠表现力和广度,但以异域风味(玫瑰花瓣和檀香)加以弥补(94分)。

2003 Romanée St Vivant, Hudelot-Noëllat2003 Richebourg, Grivot

Hudelot-Noëllat带来了另一款诱人的2003年份勃艮第:和产区通常的风格相比,这款酒显得更为丰满——但也兼具了这一产区芭蕾舞者般的平衡,以及时隐时现的奶香(95分)。2003年份的这款Grivot酿造的Richebourg,我还记得它2005年第一次亮相时,那艰涩、浓烈的单宁令人难以下咽。到了如今,这款酒仍是整个晚上颜色最深、甚至有些拒人千里之外的一款酒,依然牢牢地闭合着,如同海盗的宝物箱,既不美妙也不特别有魅力,却让人印象深刻(91分?)。30年之后这款酒会如期绽放吗?还是说它就会一直闭而不发呢?

2003 Criots-Bâtard-Montrachet, Fontaine-Gagnard 以及 2003 Montrachet, Marquis de Laguiche (Joseph Drouhin)

两款白葡萄酒成为当晚的收官之作。它们比之前的两款Corton-Charlemagne更加丰满,Criots是一款更华美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具有架构,层次分明,口感良好;具有鲜活的柑橘滋味,丰腴可人,还能进一步绽放(94分)。而蒙哈榭(Montrachet)相比之下少了几分浓郁,但其麦片和榛子般芬芳的滋味无可质疑地经典,令人满足(91分)。

结论呢?2003年份勃艮第白葡萄酒都有些早熟,好像很难找到理由令它们继续陈年了——任何的迟疑都可能错过最佳的饮用时间。而红葡萄酒情况则完全不同。这个艰难年份带来的挑战带来了参差不齐的结果,但其中最优秀的红葡萄酒却是精彩、温润而亲切的,其架构比人们之前悲观的预估要更强劲。此外,尽管这个等级的勃艮第葡萄酒不可能再拥有“吸引人的价格”了,但一些最优秀的酿酒商的2003年份价格可能比2005年份、2009年份和2010年份要低得多。也许2003年份显示的更多是“忠于年份”而非“忠于风土”;但这并不意味着失去了对风土的表现——根植于这些佳酿的风土特征依然在向我们挥着手,不曾离去。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