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健康饮酒规范:有毒的建议

作者:

2016年第一周,英国的首席医疗官(chief medical officer)Sally Davies女爵士就向这个国家的饮酒者开了一炮。或者她并没有?让我们来分析分析。

图片:知道自己的量:英国提出更为严格的酒精饮料饮用量参考标准 © 《Decanter》杂志2016年2月刊

引发争论的是英国四位首席医疗官对饮酒者提出的建议(Davies女爵士是英国的首席医疗官 ——相当于美国的卫生局局长——但威尔士、苏格兰和北爱尔兰都有各自单独的首席医疗官)。Davies建议将现在实行的男性每周饮酒不超过21个酒精单 位*,女性每周饮酒不超过14个酒精单位的参考标准降为所有人每周饮酒不超过14个酒精单位。一瓶酒精度为13.5%的葡萄酒相当于10.125个酒精单 位——所以这项建议相当于在说,“危害最小化”的饮酒方式是每周有五天可以喝四分之一瓶葡萄酒,另外两天休息不饮酒(七天中还可以有某一天多喝一杯)。休 息的日子十分重要,而且怀孕的女性应该完全不饮酒。

目前这只是一项提案;征求意见到三月底截止,并欢迎葡萄酒商和其他人在此之前对该提案做出回应。另外,建议当然只是建议;我们完全可以无视它。新的建议对女性的饮酒标准没有什么改动;改动主要影响的是男性的饮酒行为。

你可以在这里查看首席医疗官们使用的支持证据的完整列表, 你也可以下载每一份证据。相关研究的核心文件是一份由谢菲尔德大学(Sheffield University)提交的名为《英国由酒精饮料消费引起的死亡率和发病率风险(Mortality and morbidity risks from alcohol consumption in the UK)》的报告;这份报告被用来设定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饮酒参考标准的临界值。仔细阅读了这份文件后,我发现这篇报告与过去的类似报告相比主要有三点改 变。第一点我完全没有异议;第二点令人困惑;第三点则是有毒的。

第一个改变是,比起过去,研究者更加小心谨慎地处理与酒精饮料消费引起的风险相关的研究数据, 并且这份谢菲尔德的报告在很多方面对医学统计学家和流行病学家的吸引力要大于对执业医师的吸引力。我们可以这样总结:如果以前的建议是小心谨慎的,那这次 的新建议就是极端小心谨慎的。

放到现实生活中来说,我们所有人几乎都会在一生中做出比略微超出安全饮酒限额(所谓略微是说一周的饮酒量不超过限额的一倍)更加危险的事,但英国政府并不会对那些危险提出建议。

举例说明?我经常在我所住的村子里不带头盔骑自行车,坐陌生人开的车,并且试图站在摇摇晃晃的 椅子上换电灯泡。Sally女爵士并没有对站在摇摇晃晃的椅子上给出建议,所以我对此并不担心。有时候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坐上其他人开的车(司机可能濒 临心脏病爆发、患有眼病或者几乎要睡着了)。我知道不论旅程长短,不带头盔骑自行车的自己都是个傻瓜。

但是,大部分人不会把这些事当作危险的事情,所以他们最终只会过于担心与酒精相关的危险。

那么对男性和女性提出相同的饮酒量呢?直觉上,我们不会认为普通的一杯葡萄酒对橄榄球运动员或 相扑运动员的健康与对芭蕾舞女演员的健康有着相同的影响。令人困惑的是,谢菲尔德文件的绝大部分数据显示,每消费1个酒精单位给女性带来的风险要小于男 性,尽管女性身材更为娇小。(身材的不同意味着在饮酒量相同的情况下,女性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会高于男性。)

不过我们要注意,这项研究关注的是死亡率和发病率,而男性比女性更倾向于做出更危险的行为(例 如摔跤或打橄榄球——或者在快餐店选择容易发病的生活方式)。事情总是这样:这也是男性出生的数量超过女性的众多原因之一。所以,对于酒精消费,我们也需 要将其当作一个更大、更全面的风险全图的一部分来看待。

那什么是有毒的?

听到Sally Davies女爵士公布提案的人会注意到她对于适量摄入酒精饮料——特别是红葡萄酒——可能产生有益的影响的观点持有的嘲笑态度;她甚至在BBC广播4台 具有影响力的《今日(Today)》节目中形容一杯红葡萄酒带来的心脏保护效果是“迷信的说法”(尽管她勉强地表示55岁以上的女性是个例外)。需要特别 指出,英国只有很小的葡萄酒市场,但却有较大的啤酒市场和极大的威士忌及杜松子酒(琴酒)市场;而英国政府坚决拒绝区分不同种类的酒精饮料对健康的不同影 响。

图片:《英国由酒精饮料消费引起的死亡率和发病率风险》报告中
酒精饮料相关风险“J”型曲线举例 © ScHARR,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谢菲尔德大学这份报告的七位作者承认他们的很多曲线图显示出了曲棍球棒形状或字母“J”形状的 曲线;这表示适量消费所有类型的酒精饮料(即在曲线图左侧字母“J”最下方低于横线的部分)都有一定益处,直到随着酒精饮料消费量逐渐增加(曲线图右 侧),负面影响开始出现。但他们不断地贬低对于显示这个事实的数据的解释。如果你决定亲自读一读这份报告,翻到58-60页的5.4.1.2部分就可以看 到作者们“得出‘在标准流行病学分析中[酒精饮料的益处]至少是被过高估计了’这个结论的强有力原因”的总结。然而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没有提供任何反 证;他们仅仅对数据的解释提出了质疑。

在他们提出的观点中(这些观点现在也出现在美国),一个观点是适量饮酒者的健康程度由锻炼和饮 食等一系列选择而决定,而不是由葡萄酒本身决定。换句话说,葡萄酒是一种健康生活方式的表现,但不是原因。这个观点还声称,对葡萄酒持友好观点的研究中包 含了一部分曾经大量饮酒并带有因酒精饮料产生的健康问题,但后来放弃了酒精饮料的非饮酒者。

确实有很多研究显示出饮用红葡萄酒的益处,特别是法国研究者Serge Renaud的发现在美国电视节目《60分(Sixty Minutes)》中播出(1991年11月17日)以来;而且“少量红葡萄酒对你有好处”的观点带来了葡萄酒消费在世界范围内的增长。红葡萄酒对健康有 益的观点是近年来葡萄酒在中国大发展的根本原因之一,也是红葡萄酒销售总体超过白葡萄酒的根本原因之一。

红葡萄酒,特别是那些大量含有葡萄果皮中的酚类物质(phenolic)和花青素 (anthocyanin),以及果核中的原花青素(procyanidin)的葡萄酒(例如Madiran、Cahors、优质的波尔多 Bordeaux、巴罗洛Barolo和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等以内比奥罗Nebbiolo为主要葡萄品种的葡萄酒,以及Sagrantino di Montefalco等其他“单宁重的”意大利葡萄酒)对健康的益处的实用总结可以在Roger Corder经过仔细研究讨论著成的《红葡萄酒饮食(The Red-Wine Diet)》一书中找到。Corder是伦敦威廉· 哈维研究所 ( William Harvey Research Institute )的实验治疗学教授。Corder自己的独特观点并不是简单地说“红葡萄酒有心脏保护效果”,而是某些特定种类的红葡萄酒(例如上文所提到的那些)既有充 分的心脏保护效果,有可能与特定人群寿命的增长相关。

我向Corder询问他对最新的饮酒建议以及上文提到的谢菲尔德报告的看法。“在多年研究文献 的基础上,我的一般性意见是,”他写道,“谢菲尔德大学的报告使用带有偏见的文献描述支持作者们的观点,提供了一个非常负面的意见,而不是通过更广泛的文 献得出一个公正的意见作为未来参考标准的基础。此外,这项报告未能检验分析来自不同种类的酒精饮料的数据;这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其关于特定饮酒行为的任何 结论的价值。”

他还表示,Davies对于红葡萄酒的心脏保护效果是“迷信的说法”的评论来源于一项样本有缺 陷的关键研究(谢菲尔德大学报告中的参考文献14)。“该项研究没有将酒精饮料分成不同种类,并且是面向女性的(样本中男性小于30%);研究中来自传统 红葡萄酒消费国的男性数量十分有限(样本总量的8%来自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并且研究中没有包含任何法国男性)。红葡萄酒并不是主要酒精饮料的人口不能 作为红葡萄酒没有心脏保护效果的观点的基础。”

如果某个世界领先的葡萄酒消费国的首席医疗官宣称“研究结果显示红葡萄酒的心脏保护效果是一种 错觉”,那我们就需要看到比新参考标准所提供的证据更好的证明。葡萄酒商和葡萄酒酿酒商应该站出来游说并索要这些证明,因为Portman Group(英国主要的酒精饮料游说组织)和英国的葡萄酒及烈酒行业协会(Wine and Spirit Trade Association)永远也不会为葡萄酒例外主义发出任何声音,而英国烈酒酿酒商和啤酒酿酒商的企业权力是不会支持索要这些证据的。

但是总需要有人来做。如果“所有葡萄酒潜在来说都对健康有危害”的观点得到支持(除了诋毁红葡 萄酒的心脏保护效果,Sally Davies还在《今日》节目中说酒精饮料消费没有 “安全水平”),那么每年全球市场将损失数百万箱葡萄酒消费。这不仅是葡萄酒酿酒商们的悲剧,也是那些适量饮酒的葡萄酒消费者的悲剧;他们的健康本可以因 为每天喝一杯单宁重的红葡萄酒而获益。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注:酒精单位是英国使用的测量给定量酒精饮料中的实际所含酒精量的单位。1个酒精单位被定义为10毫升或8克纯酒精。

编译: 冯帆 / Nina Fan Fe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