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蒙特,我心向往

作者:

葡萄酒大师张藯萱的基础知识讲堂

我想去皮埃蒙特(Piemonte)已有多年,然而每次假期都要回家看望父母、参加婚礼,或者 去亚洲旅行,迟迟未能成行。恰逢松露收获的季节,今年一位葡萄酒行业的朋友邀我同去,我们两人便一同参加了Liberty公司组织的旅行,访问我们代理的 巴罗洛酒商(Aldo Conterno,Massolino以及G.D. Vajra)。

皮埃蒙特图片: Massolino vineyards,巴罗洛。 Credit: Decanter

这片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认证的葡萄园是如此壮阔,如果早有耳闻,我恐怕会每年都想去拜访。我很吃惊地发现,站在Massolino酒庄建筑的露台上,包含11个村庄的巴罗洛DOCG产区几乎能够完全尽收眼底。这可比我想象的要小。

这里山峦不同的朝向、海拔以及土壤成就了内比奥罗绚丽多彩的表现形式——但这个品种十 分难以培育。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一些高档巴罗洛葡萄酒的价格会如此昂贵:要知道这个产区不仅产量要受到限制,而且巴罗洛(Barolo)须经过最少38个月 陈年,巴罗洛陈酿(Barolo Riserva)级别更须经过62个月的陈年(其中18个月需在橡木桶中)。我深信和其他同等品质、价位的红葡萄酒相比,巴罗洛是物超所值的;不仅如此, 巴罗洛还是一种可以用来长期投资的葡萄酒(它可能比买家还“长寿”)。

我们在那里仅仅度过了一个周末,“调查(喝掉)”了许多瓶巴罗洛的美酒。可以肯定的 是,这些酒和白松露都能完美相配。内比奥罗的酸度令人食指大动,与传统的tajarin鸡蛋意大利面中的鼠尾草牛油酱尤其搭配——爽口的酸度令人忘记了, 吃下那些浓郁的酱汁相当于喝下一大口融化的牛油。餐后的一把榛子以及一盒Pasticceria Barbero 生产的Baci di Cherasco(榛仁黑巧克力),结束了给我们在巴罗洛的最后一餐——当然,直到明年我再来皮埃蒙特“朝圣”为止。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