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意大利十大顶级风土之地 | Ian D’Agata

作者:

听知名意大利葡萄酒专家Ian D’Agata为我们深入剖析他心中的十大意大利顶级风土之地。

文章首发于Decanter杂志2016年五月刊,英文原文现刊登于Decanter.com精品付费阅读栏目Decanter Premium

图片:Graciano Merotto葡萄园,图片拍摄:Patrick Caseley
图片:普罗塞柯DOCG,Graciano Merotto葡萄园,图片拍摄:Patrick Caseley

在对风土特别着迷的发烧友们看来,意大利绝大多数的产区都是他们的天堂。这个拥有多样风土的国家,诞生了无数风格独特的葡萄酒。

早在古罗马时期,人们便意识到葡萄园所在山坡的位置影响着酒的品质。由此,古罗马人将山坡分成三个部分:Gauranum (山顶), Faustianum (山坡中段) 和Falernum (谷底)。

从那时起,人们一直将产地的风土看作是决定葡萄酒品质的重要元素之一。在弗留利(Friuli),只有四个地区出产最优质的皮科里特(Picolit)葡萄——尽管现今的DOCG涵盖整个产区。同样在坎帕尼亚(Campania),也只有四个地方最适合种植菲亚诺(Fiano)葡萄。被人们称为“黄金圆形剧场”潘札诺(Panzano),便地如其名,是奇安蒂最优异的子产区之一。

即便是在大名鼎鼎的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单一园的概念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被人们广泛接受。从那时起,中间商们几乎每个年份都从同样的几片高品质葡萄园买葡萄。

接下来,我会向大家详细介绍意大利最好的风土之地。在下文,你不仅能领略这些卓越风土的辉煌的历史,还能了解塑造了当地独一无二葡萄酒的风土要因:葡萄品种,地理环境以及微气候。

Asili—巴巴莱斯科,皮埃蒙特

占地三公顷,海拔200-280米的Asili代表着巴巴莱斯科最经典的风格:细腻又不失深度,力量与优雅并存,柔和的口感中交织着矿物风味,并具有极佳的陈年潜力。

当地土壤构由40%粉砂壤土,30%粘土和30%沙石组成。尽管不同片区的土壤比例会略有变化,但Asili总体较高的沙石比例,正是酿造出活力并细腻的葡萄酒的关键所在。

赛拉图(Ceretto)家族于1969年在此买下第一块葡萄园。已故酿酒师Bruno Giacosa的第一瓶Asili巴巴莱斯科诞生于1967年,并于1995年建立了属于自己的Asili葡萄园。掌管悍马酒庄(Ca’ del Baio)的Grasso家族早在20世纪20年代便于此种下了葡萄藤。

不过,要在巴巴莱斯科选出仅仅一片最佳的风土之地,其实是不可能的事情:Pajorè, Santo Stefano 和Rabajà有着和Asili同样的美誉。但我偏好Asili原因有两点:一是许多知名酒庄在这里打造出了极品佳酿,同时,尽管全球变暖日益加剧,但这里所遭受到的影响是最小的。

优质酒庄:

嘉科萨酒庄(Bruno Giacosa), 悍马酒庄(Ca’ del Baio), 赛拉图(Ceretto), Produttori di Barbaresco, Bruno Rocca, 茱柯酒庄(Giuseppe Cortese), Sottimano ,内华城堡(Castello Di Neive)

Cannubi—巴罗洛,皮埃蒙特

Cannubi是全意大利最出名的葡萄园,它的名字早在1752年便出现在了酒标上。Cannubi坐落在250-320米的海拔之上,并沿着巴罗洛小镇呈东北至西南走向。

Cannubi又可以细分为不同的子地块,从北到南为:Cannubi Boschis, Cannubi, Cannubi Valletta, Cannubi San Lorenzo 和Cannubi Muscatel,每一个片区的葡萄都具有属于自己的明显特色。

即使你刚刚接触巴罗洛葡萄酒,你也能很快认识到子片区Cannubi的与众不同之处:相比较于Cannubi Boschis 和Cannubi Muscatel,更高含量的沙石比例让酒体更为轻盈,但单宁感会较为明显。Cannubi Boschis 和Cannubi Muscatel中较高比例的粘土,赋予了葡萄酒更为浓郁肉感的风格。沙石具有更好的排水性,因此在雨水较多的年份,葡萄酒也能有出色的表现。

Cannubi单一子片区经典酒庄:

Cannubi Boschis: Sandrone

Cannubi: Chiara Boschis, Serio e Battista Borgogno Chiarlo, Damilano

Cannubi San Lorenzo :Ceretto

(Cannubi Muscatel: Cascina Bruciata

其他优质酒庄:

Marchesi di Barolo(Cannubi多个子产区混酿)

Francesco Rinaldi ,Giacomo Fenocchio(Cannubi Boschis占据了大部分比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Bartolo Mascarello和Giuseppe Rinaldi均使用Cannubi的葡萄酿造旗舰酒款,但在酒标上没有特别注明具体葡萄园的名称。

Cartizze 维纳图

Cartizze是一片陡峭山林,其中占地105公顷,位于海拔250-310米的普洛赛柯特级葡萄园便坐落在瓦尔多比亚德内(Valdobbiadene)的San Pietro di Barbozza。

这里的葡萄园价格也是意大利最昂贵的,一公顷的土地售价为一百万欧元(79万英镑)。

混合了泥灰质石灰石和压实砂层的土壤让葡萄拥有足够长的成熟期。这里的采收期会比普洛赛柯的其他产区晚一个月。充分的成熟的果实,赋予了葡萄酒浓郁的白桃、花朵和成熟的柑橘芬芳。

当地优质酒庄

Bisol(家族记载早在1542年便买下了一片葡萄园,并命名为Chartice),Drusian,Fratelli Bortolin ,Silvano Follador

罗萨佐(Rosazzo)—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亚

罗萨佐修道院(Abbey of Rosazzo)的酿酒历史长达1000年之久,可想而知其在葡萄酒行业中的特殊地位。修道院的酿酒产业曾经由威尼斯总督所有。

罗萨佐是公认最适合种植丽波拉盖拉(Ribolla Gialla), 皮科里特和弗留利(Friulano)葡萄的“特级园”。葡萄园主要分布在周边的四个山谷。从上往下看,如同以修道院为中心向外分延展的四片扇叶。

最凉爽的的区域在Dolegnano城外东南朝向的山坡。Oleis谷(朝西)和San Giovanni al Natisone较为暖和。Case di Manzano是四个山谷中最温暖的。

罗萨佐在弗留利属于较为温暖的地区,因此十分适合种植丽波拉盖拉,皮科里特和弗留利葡萄。四个山谷的土壤构成基本相似——壤土和沙石层层相叠,被当地人称为ponca。个边片区的土壤中含有粘土和铁元素丰富的壤土。

潘札诺(Panzano)—经典奇安帝,托斯卡纳

潘札诺是经典奇安蒂北部的一个迷人小镇,离佛罗伦萨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这个小镇所在之地正好将在Pesa和Greve两个山谷的连接处。Pesa山谷是一个开阔的梯田,长年的阳光普照让其拥有了“金色圆形剧场”的美称,桑娇维塞在这里可以达到完美成熟。Greve山谷则比较陡峭逼仄,气候也相对凉爽。

受到全球变暖的影响,Greve曾经细瘦且带有矿石风味的葡萄酒如今变得更为圆润。Pesa的深色水果香则越发浓郁,在极为炎热的年份,葡萄酒甚至会出现类似于果酱的风味。

潘札诺的葡萄园处于350-450米的海拔,葡萄藤深深地扎根于混合了砾石质石灰石和片岩(当地人也称为galestro alberese)的土壤中——这是最适合种植桑娇维塞的土壤。不少出色的酒庄都坐落于于此,像福地酒庄(Fontodi)和蓝宝拉酒庄(Castello dei Rampolla)。

Sesta——蒙塔尔奇诺,托斯卡纳

蒙塔尔奇诺布鲁诺的总葡萄园面积庞大,达到2000公顷,其中最优质的地区包括大名鼎鼎的Montosoli(位于蒙塔尔奇诺山的北侧)以及南段更为温暖的Sesta。

占地160公顷,坐落在蒙塔尔奇诺南部的Sesta非常独特。沿着欧奇亚(Orcia)河床顺流而下的风,给这里带来了显著的日夜温差,令位于南部的Sesta,也能出产香气优雅迷人的布鲁诺葡萄酒。

Sesta地区分成三个部分。350-450米的高海拔区域土壤十分贫瘠,使用来自加列斯托(galestro)片岩的葡萄酿造出葡萄酒有着极为优雅的风格。

往下走到达200-350米海拔,土壤以砾石为主,加上更为温暖的微气候,让出产的葡萄酒拥有更为饱满肉质的口感。

Sesta最后一个部分在150-250米的海拔。由于靠近欧奇亚河,土壤为红富含铁元素的红色冲积沙石。

来自Tenuta di Sesta, Sesta di Sopra 和Collosorbo酒庄的极致佳酿均来自Sesta的中高海拔产区。不过Piancornello 和皮耶里酒庄(Agostina Pieri)带有扎实风格的优质葡萄酒也展现出Sesta红色土壤的潜力。

Lapio, Montefredane & Summonte—坎帕尼亚

一共有26个小镇出产最出色的Fiano di Avellino葡萄酒。葡萄园总面积超过400公顷。尽管整个坎帕尼亚以出产优质的菲亚诺(Fiano)闻名,但Lapio, Montefredane 和Summonte是最为出色的葡萄园。

位于Lapio的葡萄园海拔高达600米,赋予了葡萄酒充足的酸度,纯净的矿石,青苹果和榛子风味。

Summonte则更为温暖,因此葡萄酒口感更为厚实,风味十足(尽管矿石风味会没有那么明显),并会更早发展出汽油风味。

Montefredane比Lapio拥有更高比例的壤土质粘土,因此尽管两者尝起来十分相似,但Montefredane不如Lapio般果味丰满。

尽管许多人认为烟熏风味是菲亚诺的特征,但这几个地区出产的菲亚诺并非如此。烟熏味主要还是来自酿酒的手法,以及炎热的微气候,而非这个品种本身。

托弗(Tufo)—坎帕尼亚

托弗出产最优质的格莱克(Greco)葡萄酒,因此其DOC也被称为托弗-格莱克(Greco di Tufo)。

当地三个最好的特级葡萄园——托弗, Santa Paolina 和Montefusco都坐落在位于萨巴托(Sabato)河流的右岸。

托弗葡萄园的土壤十分贫瘠(主要为白垩土和粘土),葡萄园也坐落在陡峭的山坡上,因此打理起来相当费力。

Santa Paolina 和Montefusco则拥有更肥沃的粘土土壤。尽管它们的葡萄酒拥有更为饱满的酒体,但果味却较为清淡。整个产区的日照时间特别长,正好适合格莱克葡萄晚熟的特性。

Benito Ferrara酒庄的葡萄酒是托弗葡萄园的最佳体现,Cantina Bambinuto酒庄则展现出Santa Paolina 和Montefusco葡萄园极大的潜力。

沃图尔—巴斯利卡塔

沃图尔是位于巴斯利卡塔的一座死火山,这里出产的阿里亚尼考(Aglianico)葡萄能和最伟大的巴罗洛和布鲁诺葡萄酒一较高下。

火山对于阿里亚尼考来说十分重要,这也是坎帕尼亚的陶莱西(Taurasi)和塔布诺(Taburno)(这两个地区也有死火山)出产的阿里亚尼考葡萄酒也十分出色的原因。

Aglianico del Vulture葡萄酒在汇集了图拉斯的浓郁细腻和塔布诺的新鲜优雅同时,还展现出恰到好处的红色水果果香。

整个产区的面积非常大,葡萄远远不止种植在火山岩区域。产区的中心点位于海拔400-600米的Barile, Rionero 和Ripacandida小镇,这三个小镇的土壤由深色的火山岩构成。

海拔较低的Venosa 和Maschito主要以更为肥沃的红色粘土为主。尽管这里的葡萄酒不像其山区同胞那么细腻优雅,但有着出色的平衡和更成熟的红色水果风味。

埃特纳(Etna)—西西里

火山岩和独特的气候与地理环境,让埃特纳成为了种植红葡萄马斯卡斯奈莱洛(Nerello Mascalese) ,修士奈莱洛( Nerello Cappuccio)和白葡萄卡利坎特(Carricante)的天堂。埃特纳的红白葡萄酒,也堪称如今最“火”的意大利葡萄酒。

在这里我们能看到风土的重要性:埃特纳最优质的白葡萄酒Etna Bianco Superiore只能来自朝东的火山山坡,因为这里拥有最适合卡利坎特葡萄的生长环境。

不同地域的独特性也体现在红葡萄酒中:Calderara Sottana葡萄园的葡萄酒会带有打火石的矿物风味;Santo Spirito葡萄园更为柔和与平易近人;Feudo di Mezzo葡萄园则特别柔美浓郁。

但值得一提的是,埃特纳的酿酒师有时过于天马行空,放任他们在埃特纳使用国际品种——像小维尔多和霞多丽——来酿酒,恐怕并不是一件好事……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