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里奥哈

作者:

里奥哈可以满足葡萄酒迷们的所有要求:从简单不过桶的“小清新”,到美式橡木桶陈年的传统风格添普兰尼洛,再到突出风土特色的创新调配。千变万化里奥哈,听葡萄酒大师Sarah Jane Evans娓娓道来……

千变万化里奥哈

一切要从1980年说起。在1980年以前,里奥哈的酒标上只有年份,并无我们今天看到的官方分级:crianza(佳酿), reserva(陈酿) 和gran reserve(特级陈酿)。当时瓶子里装的酒可能经过了橡木桶陈年,也可能只运用二氧化碳浸渍法来酿酒(与年轻薄若莱用的是一样的方法)。2000年左右,里奥哈的现代风格诞生,它们与传统风格的不同之处在于—不显示与陈年相关的信息。

15年后的今天,我们将目光转向了葡萄品种与风土特色。里奥哈曾经清晰的分级界限曾一度模糊,35年过去了,我们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里奥哈分级解析

里奥哈分级的核心在于陈年的时长;但陈年的长短与质量并不一定成正比。分级除了规定葡萄酒在橡木桶(225升)里的陈年时间以外,还对瓶中陈年的时间做出了要求。理论上来说,质量越好的酒,陈年时间越长,但事实并非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当地酿酒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橡木桶的种类,所以橡木桶可以是美式,法式或是其他类型。

Crianza(佳酿)

最低陈年时间为2年:始于当年的10月1日。红葡萄酒最低桶陈时间为12个月,桃红/白葡萄酒最低桶陈时间为6个月。

Reserva(陈酿)

红葡萄酒:最低总陈年时间为3年(最低桶陈时间为1年)。

白葡萄酒:最低总陈年时间为2年(最低桶陈时间为6个月)。

Gran Reserva(特级陈酿)

红葡萄酒:最低2年桶陈,外加最低3年瓶陈

白葡萄酒:最低总陈年时间为4年(最低桶陈时间为6个月)。

传统 VS 现代

说起传统风格的里奥哈,实在是老生常谈:通常是以添普兰尼洛(也译“丹魄”)为主的混酿(当时不同葡萄品种被种植在同一片土地上),并在美式橡木桶中经历了漫长的陈年。传统风格的里奥哈有着轻盈或中等的酒体,酒精度中等。长时间陈年带来无与伦比的和谐与优雅。

今天,许多里奥哈的酒庄里还存放着不少如此美妙的老酒。值得一提的是,当地餐厅提供的这些老酒,价格低的惊人。尽管这些老酒开始受到酒迷们的追捧,却鲜少出现在全球拍卖市场上。

出人意料的是,你也能在一些特别的葡萄酒零售店找到这些酒。位于伦敦的The Sampler便有一些不错的藏品:像1970年CVNE产的Viña Real 只要108英镑,1970年可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年份。

但今天用传统方法酿造出来的里奥哈,50年后又有怎样的表现呢?

今日的“传统”已非昔日之“传统”。如今,即便是最传统的酒庄,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土地和酿酒技术上。曾近的传统风格被点缀上了现代的色彩。

现代风格的里奥哈追求深邃的颜色以及强劲的风味,让不少钟爱饱满并富有浓郁果香的爱好者喜欢上了里奥哈。

这是人们对葡萄园进行改良的产物:对品系的挑选(Roda酒庄便是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降低产量;把来自不同葡萄田块的果实进行分开发酵;在小型的法式橡木桶中陈年。

这些葡萄酒大部分为100%添普兰尼洛。相比传统风格的里奥哈,它们在橡木桶和瓶中陈年的时间被大大缩短。时间短带来更快速的资金回笼,无疑受到了酒庄的欢迎。

中的清流

谢天谢地,如今人们大多已不再热衷于深颜色、带有过度甜味和桶味的里奥哈。今天,这片土地给我们带来了更多选择,但正如其他的优质产区,这一切都基于对土地更深入的了解与研究。

橡木桶方面,即便是曾经只使用法式新橡木桶的酒庄,如今也用上了美桶和法桶的混搭,出品特级陈酿的酒庄更是如此。人们终于不再滥用橡木桶,反而酿出了风味更复杂,且各方面香气都能得到充分融合的葡萄酒。

许多现代风格的酒庄偏向使用100%添普兰尼洛,但我个人对混酿情有独钟。毕竟在我看来,采用单一品种除了让酒标能简单易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

尽管玛佐罗(Mazuelo)——也称佳丽酿(Carignan), 歌海娜(Garnacha) 和格拉西亚诺(Graciano)在混酿中占比不大,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1862年被Marqués de Riscal酒庄带入里奥哈的赤霞珠也同样如此。近年来,这些“配角品种”开始唱起了独角戏:它们开始被用来酿造单一品种的葡萄酒。

其中Contino的100%格拉西亚诺是最成功的案例。要知道,格拉西亚诺可是出了名的难伺候。

出自里奥哈温暖地带的歌海娜,长久以来都仅在里奥哈产区(Rioja Alta)的混酿中占有一席之地。但今天,酿酒师Alvaro Palacios却极力推崇歌海娜独当一面的潜力。他在里奥哈东部的阿拉法诺(Alfaro)子产区种植歌海娜,研究如何进一步提高它们的质量。

2013年春天,Alvaro Palacios首发酒款“Valmira”使用来自单一园的老藤歌海娜酿造。按照Palacios的说法,它们“香气四溢,还带有点勃艮第的调调”。

最近受到人们关注的品种包括红葡萄Maturana Tinta,具有不错的酸度;此外还有经基因变种的“白添普兰尼洛(Tempranillo Blanco)”,可用来酿造酒体丰满、果味清新的白葡萄酒。不过,要让新品种扎根里奥哈,形成规模,还要不少时日。

对风土的探

其实,里奥哈的新风潮真不算“新”。新一代的酿酒师们对如何展现出自家葡萄园的风格抱有浓厚的兴趣。高杯式种植(bush vines)、老藤、减少新橡木的比例,是新一代酿酒的标签。

多样性的土壤令里奥哈的风土条件错综复杂。夹在两山中间,并被埃布罗河(Ebro)一分为二的里奥哈同时拥有石灰质粘土,冲积土和含有铁质成分的粘土。

简单来说,位于西边的上里奥哈(Rioja Alta)海拔较高,葡萄酒风格内敛但有明亮的果香。河北部的里奥哈阿拉维萨(Rioja Alavesa)是添普兰尼洛的大本营,清新明亮,酒体更为饱满。东边的下里奥哈(Rioja Baja)比较暖和干燥(这里允许灌溉),海拔也更低,偏向地中海型气候。此地的葡萄酒最为浓郁,酒精度也最高。

虽然大酒庄倾向于跨葡萄园混酿,但也有酒庄更倾心于展现自家脚下的风土,像Benjamin Romeo, David Sampedro Gil,Olivier Rivière,Abel Mendoza 和Telmo Rodriguez就是如此。

在里奥哈,你既能找到价格低得让人咂舌的无名品牌,也有瓶子沉得吓人、桶味喧宾夺主的酒款。不过在两个极端之间,却有着风格各异、多彩斑斓的葡萄酒静待你的探索。倒一杯里奥哈,感受今天的传统也是曾经的创新吧——在这一点上,可没有任何一个产区能与千面里奥哈相媲美。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