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的人自然懂”的传统法起泡——弗朗齐科达的野心

作者:

和大名鼎鼎的香槟、普罗塞柯相比,弗朗齐科达(Franciacorta)可能并不是特别出名的起泡酒。葡萄酒大师Rebecca Gibb告诉我们,这种有型有款的意大利传统法气泡,对于“懂”的人是一座宝藏……

首次发布于Decanter杂志2018年意大利副刊,以及Decanter精品付费平台Decanter Premium

米兰是意大利乃至世界的设计中心,不过华丽的走秀季之后,这里还持续向全世界输送着跃动的时尚。

六月异常炎热的一天,从米兰驱车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达弗朗齐科达酒庄节的现场(Festival d’Estate Franciacorta)——这里正上演着属于葡萄酒爱好者们的时尚秀。

数百爱好者们脖子上挂着酒杯,随着舒缓的音乐,尽情畅饮佛朗齐科达。不过这群衣着光鲜的年轻客人“表现”良好,确是一场很有“品”的品酒活动。

来参加伦巴第(Lombardy)弗朗齐科达酒节的宾客,大多年轻而高雅,和这里出产的起泡酒风格相映成趣。1967年,在11家酒庄的主导下,弗朗齐科达法定产区(DOC)成立,去年刚刚迎来50周年纪念。

当时的弗朗齐科达DOC包括红白静止葡萄酒,1995年,起泡酒进一步获得了单独的DOCG认证。

弗朗齐科达的酒农们非常清楚,这还是一个相当年轻的起泡酒产区;不像香槟人,随口便能讲出17世纪的僧侣们与起泡酒诞生的传奇故事。

但是,弗朗齐科达也绝非是凭空从蔚蓝的Iseo湖中诞生的。1570年,一位当地的医生撰写的书中就提到了“起泡葡萄酒(fizzy wine)”一词;1809年,一份土地所有权注册文件显示,当地商业葡萄园覆盖了1000公顷的土地,另有6000公顷的土地被用于种植水果和葡萄,供私人消费。

在伦巴第,葡萄酒酿造的传统已经有几个世纪的历史。到了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当地有远见卓识的酿酒师们——包括Franco Ziliani,Guido Berlucchi以及Maurizio Zanella,将弗朗齐科达引向了起泡葡萄酒产区的道路上。

弗朗齐科达的土地风貌

尽管酿造起泡酒的历史尚短,弗朗齐科达气势磅礴的美景,却来自远古冰川进退雕琢的痕迹。

“作为起泡酒产区,我们还非常年轻,还需要大量的学习来提高我们的产品质量。但是从地质学的角度来看,这片土地的历史极为悠久。” Ca’ del Bosco酒庄酿酒师Stefano Capelli说道。

25公里长的Iseo湖,北岸紧邻陡峭的山峰,南端则葡萄园环绕。位于亚阿尔卑斯高原的这片土地,令来访者得以一窥阿尔卑斯的雄壮景致。

冰川运动,不仅仅在此地雕琢出深达250米的湖泊,更留下了土壤成分丰富多样、布满碎石的贫瘠土地,成为霞多丽、黑比诺和白比诺理想的家园。

弗朗齐科达在哪里?

图片版权:Decanter / Maggie Nelson
图片版权:Decanter / Maggie Nelson

在意大利的湖泊中,Iseo湖不如东北孕育了特伦蒂诺(Trentino)产区的Garda湖出名,也没有Como湖那样受人青睐(许多名人都在湖畔拥有房产)。当地人也承认,就算是意大利人,也不一定能指出弗朗齐科达究竟在哪,只是模糊地知道它在“意大利北边”。

旅游推广机构“弗朗齐科达之路(Strada del Franciacorta)”副主席Camilla Alberti也同意:“出了意大利,恐怕没人能准确说出弗朗齐科达的位置。”

要说明它的位置,最简单的方法是用周边城市做参照物——从购物及时尚中心米兰驱车45分钟,从维罗纳的距离也差不多;从贝加莫(Bergamo)和布雷西亚(Brescia)驱车则仅需要30分钟。历史上当地是钢铁制造业,还有制砖厂的聚集地。

在Contadi Castaldi酒庄的酒窖中,你可以看到弗朗齐科达的过去和现在。这些沉睡了无数起泡酒的隧道,直到1965年为止还是用于烧砖的窑炉;之后便被废弃,直到1987年才被改建为酒窖。

香槟兰斯镇那般四通八达的地下酒窖网络,弗朗齐科达确实难以企及;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地酒农鲜少需要那么巨大的储存空间。

弗朗齐科达产区规模很小,产能也很有限。当地酿酒商协会(Consorzio Franciacorta)总经理Vittorio Moretti说道:“每年生产2000万到2500万瓶是我们的极限。”相比之下,香槟每年销售超过3亿瓶酒,卡瓦也能卖出2.45亿瓶——所以,弗朗齐科达注定只能成为较小众的起泡酒品种。

不过弗朗齐科达也有自己的“特长”:那就是以霞多丽为主,黑比诺、白比诺为辅的高品质传统法起泡酒。

位于香槟以南900公里,弗朗齐科达的气候显然比法国北部更温暖。采收通常在8月进行。

在暑假漫长得难以想象的意大利,对于有孩子的酒农,8月采收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自从2017年产区引进了一个“新”品种后,把孩子送开学再回来采收,也不成问题了。

重返本地葡萄品种

这个“新”品种名叫Erbamat,它比霞多丽晚成熟八周,可以等到更清凉的9月再采收。这不仅方便了家里有孩子的酒农,更为全球气候变暖做好了准备。

图片:晚收的Erbamat葡萄容易感染贵腐霉菌
图片:晚收的Erbamat葡萄容易感染贵腐霉菌

Erbamat没有出现在葡萄品种的“圣经”——《酿酒葡萄品种(Wine Grapes)》一书中,在Ian D’Agata的《意大利本土酿酒葡萄品种(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也不见踪影。后者的原因在于,截稿日期前,这个品种相关的科学研究数据依然不足。不过别着急,D’Agata说未来的版本里会有它的。

“考虑到全球气候变化的趋势,以及该品种固有的高酸度,它一定会越来越受到瞩目,甚至变成时尚的新宠。” D’Agata说道。

“许多弗朗齐科达酿酒师都对它很有信心,因为它不仅能为起泡酒提供酸度骨架,更可以替代那些非本土的高酸品种,塑造产地特色。这就像是在维纳图的瓦尔玻利塞拉,本土品种Oseleta正在逐渐替代赤霞珠和梅乐的作用,赋予瓦尔玻利塞拉或阿马罗内单宁骨架。”

Erbamat也许在葡萄品种著作中还算是个“萌新”,但是历史资料显示,它早在15世纪就存在于弗朗齐科达了——弗朗齐科达酿酒商协会副主席、Barone Pizzini酒庄总经理Brescianini Silvano说道。Barone Pizzini是弗朗齐科达DOC的初始成员之一。

2017年,Erbamat葡萄获得了新生,成为了弗朗齐科达法定产区允许的酿酒葡萄品种。早在20世纪90年代,米兰大学就针对这个品种开展了众多研究;现在,Iseo湖畔的先驱酿酒师们重新将它们引入了葡萄园中。

据Brescianini介绍,Erbamat葡萄果串大,果皮薄,容易受到贵腐霉的感染。

然而,用Erbamat酿酒,酒精度较低,就算充分成熟酸度也极高,香气精致美好。总体而言,这些特质在全球环境变化的背景下,都是有利条件。协会数据显示,目前弗朗齐科达只栽种了不到10公顷Erbamat,但是法定产区已经允许在混酿中加入最多百分之十的Erbamat。

弗朗齐科达的野心

毫无疑问,弗朗齐科达尽管产量不高,却对海外市场野心十足。1995年成为DOCG以来,当地酒农都热切期待着获得国际市场的认可。

弗朗齐科达酿酒商协会总经理Moretti说道:“意大利本土市场巨大,我们很晚才开始出口。此前我们从来不需要出口,但是我们想让全世界知道弗朗齐科达的名字。”目前,每年售出的弗朗齐科达中,只有百分之十销往海外,但是产区的目标是达到出口30%到40%,Moretti指出。

酒农们相信,既然产区毗邻几大国际都市,络绎不绝的海外旅客会成为令他们闻名海外的良机。

要把游客的注意力从Como湖和Garda湖吸引到Iseo湖,其实并不难:不需要成为千万富翁或国际影星,就可以在此享受美好的湖滨风光;而这里的葡萄酒,更是尚未被人发掘的宝藏。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