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香槟的二战岁月

作者:

1945年5月8日,德国士兵在兰斯(Reims)正式投降,从此5月8日成为了“欧洲胜利日”,这一天的到来让香槟人喜极而泣。二战时期,香槟人是如何与贪婪的法西斯“葡萄酒监工”斗智斗勇的?

酩悦香槟于1941年的收获季;图片版权:Getty
酩悦香槟于1941年的收获季;图片版权:Getty

香槟估计是二战时期最遭罪的葡萄酒产区,不仅受到残酷的剥削,还要在德军残暴的统治下惶惶度日。但往往一个产区(甚至是一个国家)经历重创后,才会涅槃重生。 对于香槟人来说,在德军统治下的五 年是至暗时刻,但香槟人以足智多谋的手段,以及无私的相互扶持,共同度过了这段苦难的时期。

1940年6月22日,法国向德国投降。德国向法国主要的产区派遣了葡萄酒监工(weinführer),以便向德意志第三帝国提供数量庞大的葡萄酒。当时香槟区的葡萄酒监工头头是Otto Klaebisch,出生于干邑,曾在Matteüs-Müller家族酒庄工作,因此还是一位比较懂葡萄酒和干邑的人士。这让香槟人稍稍松了口气。其中一个香槟酒商表示:“被一个酿酒人指挥,总比被只喝啤酒的纳粹军人呼来喝去好得多。”

法国大部分产区的德国葡萄酒监工都觉得这是一份苦差事,唯独Herr Klaebisch十分享受这种军人生活,在处理事务时总爱身着军装。Klaebisch也也是一个贪婪成性的人物,他只是看了一眼凯歌(Veuve Clicquot-Ponsardin)酒庄的门口,便决定将庄主Bertrand de Vogüé一家扫地出门,将酒庄占为己有。

血口大开的需求

但对于香槟人来说,真正让他们恐惧的是Herr Klaebisc的火爆脾气。柏林总部对酒水的需求量极为庞大,单是香槟产区,需要每周要运送最多400,000瓶酒到德国总部。为此,香槟人得绞尽脑汁的保护自家的上好香槟:比如说将高质量和低质量的酒标掉个个儿,或是虚报自家产量来哭穷。但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葡萄酒饮家,Herr Klaebisch也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的:他敏锐的味蕾总能一下分辨出酒的好坏。有时,只要他怀疑香槟是劣质的,就会立即怒发冲天。

图片:纳粹在柏林欣赏歌剧
图片:纳粹在柏林欣赏歌剧

有一次,这位监工将当时的优质香槟品牌协会(Syndicat des Grandes Marques de Champagne)理事长Roger Hodez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喝点开胃酒(优质香槟品牌协会当时代表了当地主要的香槟酒庄)。Herr Klaebisch给他和Roger倒了杯香槟,并让Hodez谈谈对这杯香槟的看法。但当Hodez正准备开口时,Klaebisch打断道:“我先发表一下我的看法吧,这酒闻起来简直糟糕透了!你怎么能让我将这些东西送给德意志国防军饮用呢?”随后Hodez便被一脚踢出了办公室。

另一次,当时只有20岁的泰亭哲香槟当家人François Taittinger被唤到了Klaebisc面前。Klaebisch对这个年轻人上交的劣质香槟暴跳如雷:“你怎能将这些带泡泡的洗碗水发给我们呢?“Klaebisch咆哮道。Taittinger不甘示弱的回呛:“那又有什么所谓?反正他们也喝不懂香槟!”恼怒的Klaebisch将Taittinger丢到了监狱,直到François的哥哥Guy跑到Klaebisch面前求情,在监狱里呆了数天的François才被放出来。

较为柔和但有创意的外交手段往往是对付残暴统治的一个不错办法。当时的堡林爵(Bollinger)庄主Jacques夫人想了个办法让自己免受Herr Klaebisch打扰。当Klaebisch造访堡林爵酒庄,Jacques夫人十分礼貌地出来接待了这位监工,只是给这位体型庞大的监工准备了一张狭窄的扶手椅,迫使Herr Klaebisch全程都得站着。在这之后,Klaebisch便再也没有去过堡林爵酒庄。如果你今天到酒庄去参观,还能看到这把椅子。

尽管Herr Klaebisch再颐气指使,但在香槟却有一个人可以和他相互抗衡——当时酩悦香槟的庄主Robert-Jean de Vogüé伯爵。de Vogüé的家族与欧洲数个颇有势力的家族具有渊源关系。这难免让Klaebisch对其敬畏三分。

在de Vogüé于1943年被捕入狱前,他和Klaebisch有过多次的会面,代表了酒庄一方的de Vogüé向Klaebisch争取到了一些优惠条件。正是de Vogüé的努力,让香槟区在被德军占领的时候免受了更为严重的打击。其中的一个成就便是建立了香槟酒行业委员会(CIVC)。

极剧短缺的产量

到了1941年的春天,香槟区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由于德方需求量的持续递增,许多酒庄的存酒都快要见底。保罗杰香槟(Pol Roger)的情况更是令人担忧,德军要求他们每月运送大量顶级的1928年份香槟。当时作为庄主的Christian de Billy说道:“这个年份的产量并不大,我们拼尽全力能藏一瓶是一瓶。但它实在是太有名了,要瞒过德军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务。何况Klaebisch对这个年份也是虎视眈眈。”

但正是在这个时期,所有的香槟人都史无前例的团结在一起。在1941年4月10日,de Vogüé召集了当地的所有酒农和庄主,呼吁建立一个代表整个香槟产区利益的组织。“我们今天将团结在一起”,他说道,“无论是祸是福我们都将一同承担。”3天之后,香槟酒行业委员会(CIVC)正式成立。今天,CIVC依然是代表整个香槟区的官方组织。

CIVC在创立之初,秉持一个最为直接的目标:将所有的酒庄和酒农都团结在一起,用一个声音和当时的德军进行沟通。毫无悬念,de Vogüé被任命为协会主席。尽管Herr Klaebisch对这个新成立的组织十分不满,但他还是得硬着头皮和组织的成员打交道。在一次言辞激烈的会晤中,他向de Vogüé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你们可以将酒卖给第三帝国以及下面的军队,由德国控制的餐厅,酒店和夜店,还有我们的一些朋友,比如驻法国的意大利大使,以及驻扎在维希的贝当元帅(Marshal Pétain)。”

Robert-Jean de Vogüé伯爵
Robert-Jean de Vogüé伯爵

当得知香槟区每月需要交给德国的产量时,de Vogüé试探地询问Klaebisch CIVC应如何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这位葡萄酒监工粗鲁地回应道:“那就周日也加班加点!”但最终双方还是达成了妥协,也就是在多次接触之中,彼此似乎都了解了对方的底线。从某些角度看来,CIVC在一定程度上抵御了Herr Klaebisch和他残暴下属们的摧残,到了后期,香槟甚至能将其中1/4的产量卖给法国、比利时、瑞典和芬兰的普通消费者。并且,CIVC也通过让有经验的工人在酒庄之间的轮流作业,确保了大部分酒庄的正常运转,在这黑暗的占领时期,令不少酒庄挺了过来。

但CIVC并不是当时唯一代表法国人民的组织。在当时的占领时期,法国抵抗军在马恩省十分活跃。在一开始,抵抗军们便注意到,如果有大批香槟被送往欧洲或是非洲的某个地区,那么很可能预示着德军的下一个进攻目标。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发生在1941年末,香槟区被要求将大量的香槟进行特殊的装瓶,因为这些香槟将会送到一个非常炎热的国家。在费尽周折后,人们发现目的地是埃及——欧文·隆美尔将军正打算从那里展开对北非的攻占计划。抵抗军随即将这条信息传递到了位于伦敦的英国情报局。

正是通过各种方式,香槟人成功度过了二战的占领时期,那个在随处都能见到葡萄酒监工的黑暗岁月。香槟人团结在一起,共同保护香槟区最重要的财产。在香槟区迎来解放前,Herr Klaebisch被召回德国,留下数百万法郎的债款以及受挫的自尊心。Klaebisch可悲的香槟区监工生涯,便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庆祝解放

在1944年的8月下旬,香槟的大部分地区陆续解放。在1945年的春天,艾森豪威尔将军将他的总部移到了兰斯,在继续指挥作战的同时,等待德军的无条件投降。1945年5月8日,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胜利终于到来。当地人开启了无数香槟,迎接期盼已久的光明时刻。

在70年后的今天回首,“欧洲胜利日(VE Day)”是香槟历史上的巨大转折点。和一战时期不同的是,二战时期香槟区的葡萄园并没有遭受到极端的损害。在解放后,大部分的香槟酒农和酒庄也很快重新回到了正常生活。70年后的今天,香槟区迎来了它的黄金时期,并在起起伏伏中一路向前。无论是在战乱还是和平时期,香槟永远代表着胜利。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