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朗德政府实施的税收政策是否促使法国酒庄流入外国投资者手中?

作者:

波尔多的气温一直在攀升,酒庄庄主们都前往他们在Cap Ferret的海边别墅避暑去了。这个大西洋海岸边富裕的弹丸之地位于波尔多向西一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每年夏天,这里出现的都是相同的面孔;而根据我得到的可靠消息,人们谈论的话题不外乎最近的期酒宣传(说到这个话题估计有些人要拉长脸了),以及自2012年夏天以来的各种八卦消息——婚礼啊、联姻啊、谁家又生孩子了啊、新来的邻居啊、财产的波动啊、酒庄买卖啊——特别是关于那些即将交易的知名酒庄的小道消息。

图片:布尔丘葡萄园,摄影michael clarke stuff(左) 以及弗朗索瓦•奥朗德,摄影:Jean-Marc Ayrault
æ ¹æ®CC BY-SA 2.0通用版本许可协议使用。

“据我所知,有个酒庄庄主把他和中国买家最后文件的签署时间定在他的暑假之后,”上周,一个地产中介在喝咖啡的时候告诉我,“因为他想避开这些海边的八卦。”

也许他在有机会签署那些文件的时候及时下手才是明智之举。对富人们来说,现在并不是个轻松的时期,因为新任法国政府在减少经济赤字方面将目光对准了他们。在过去三年里,财经媒体已经报道了50个针对法国公司的新税收政策;自2012年5月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执政后更是加紧了脚步。仅去年一年,来自公司的税收收入就超过160亿欧元。那么,税收方面的变化与近期不断增加的知名酒庄从法国人手中转入外国投资者、特别是中国投资者手中的现象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很长时间以来,法国的税收制度在很多方面对法国葡萄园来说都是个问题,特别是继承税更是如此。根据拿破仑法典的规定,酒庄产业必须传给所有后代,而不能像英国等国家一样只传给一个人。根据法国《回声报》近期的一项研究,法国的遗产继承人被征收的税额在全欧洲是最高的。他们需要缴纳45%的遗产税(droit de succession),起征点为10万欧元;而相比之下,英国的遗产税为40%,并且起征点为37万5千欧元。

不过,最近通过的三个专门法规使情况变得更加严峻。首先,原本在获得酒庄产业所有权15年后即可免于缴纳资本利得税,现在这个时间被延长到30年。与此同时,针对超过1百30万欧元的财产所征收的财产税(impôt sur la fortune)有所提高;针对所有土地销售行为的财产转让税(droit de mutation)也由4.8%升高到5.09%——虽然在奥朗德上台前这个改变就已经发生了,但无论如何,对数百万欧元的酒庄交易来说,这都是个极大的增长。啊,对股息的税收也有所增长,所以即使不进行销售,葡萄园经营公司的股东们也会受到冲击。

真正的问题在于,在过去的几年里,高税收与土地价格升高越来越多地联系在了一起。对酒庄庄主来说,酒庄所在土地的价格不断攀升似乎是件好事,但是考虑到土地价格对继承税的影响,以及一个家族是否有能力把葡萄园传给下一代,整个事件就变得异常 敏感了。

Image: Chateau d’Issan

Michel Rolland最近称继承税问题 (Golding Financial)是他出售波美侯三个酒庄给香港高银金融的原因;这也使得近期因为类似原因而出售酒庄的事例又增加了一桩。其他反映因这个原因导致酒庄出售的包括蒙布瑟盖酒庄(Chateau Monbousquet)的Gerard Perse的和迪仙酒庄(Chateau d’Issan)的Roland Cruse家族。

巴黎的投资经济公司Wine Bankers 的Jean-Luc Coupet解释道:“一般来讲,一个家族拥有酒庄的时间长达几个世纪,这就意味着有许多股东参与其中。政府希望他们为各自拥有的葡萄园上缴财产税,但他们实际并不参与葡萄园的工作;而且与出售土地所得的总额相比,他们的股息收入其实微不足道。通常家族中只有一、两个人真正从事葡萄酒行业,对于酒庄的投资也带有更深厚的感情,而其他不在这个行业的家族成员则只希望投资有所回报。”

被出售的酒庄数量一直在增长。法国土地治理和乡村建设组织SAFER的报告显示,2012年有712家波尔多酒庄或葡萄园被售出,共3,434公顷或占波尔多葡萄园的2.72%。这个数据在2011年为700次,在2010年则为612次。并不是所有交易售出的都是完整的酒庄——2012年只有大约40家酒庄售出,其余的都被称作“批发市场(wholesale market)”式的销售,即相邻的酒庄之间交换买卖小块土地;这通常是两个相邻酒庄中更成功的那一个为了扩大葡萄园而进行的交易。

“小块土地的交易是典型的本地投资者购买。这些投资者通常是法国人。” Coupet说,“但是对于那些知名的大酒庄,情况就完全相反了。随着酒庄规模和价格的增长,渐渐地只有大公司、海外机构和非常富有的个人才有实力购买这些酒庄。他们是唯一可以负担得起不断增长的税收的人。”

最近这些年,Coupet为很多酒庄进行了买卖交易,所以他对变化也看得一清二楚。“中国投资者开始把兴趣转向意大利葡萄园——巴罗洛、奇安蒂等产区——但法国还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在今后数年间,投资葡萄园的趋势将会进一步发展。目前大家对银行系统没有什么信心,所以人们都在考虑可以把钱投资在什么地方。投资列级葡萄园既安全又有声望,而且还合法——特别是风土出名的勃艮第、香槟、波尔多和北隆河谷等产区完全符合这些需求。购买酒庄不再像过去那样是富人独享的特权,而是大公司将资金智能多元化的一个途径。”

不过一场完美的风暴也正在酝酿。随着法国方面新税收法规的压力不断增加,中国政府也宣布将会更好地控制流出的资本进入外国投资领域。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现在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出——为了赶在在政府加强控制之前尽快完成投资。“目前,出售给中国的葡萄园价格大都在4百万欧元左右,但是我认为下一年极有可能出现售价在5千万、1亿甚至2亿欧元的酒庄。”

值得一提的是,在未来12个月内,法国家庭出售酒庄的需求可能会有些许停顿——获得产业所有权30年之后取得资本收益豁免的法规有望在2014年改为22年,虽然现在只是宣布了这个项目,还没有具体计划。

“可能政府已经意识到他们走得太远了,” Coupet坦率地说,“不过我们的处境很脆弱,并且很明显近期税收只会朝着一个方向发展。虽然这样做的后果对法国葡萄酒行业中的每个人都很重要,但是小型的家族葡萄园肯定首当其冲。随着土地价格的增长,他们身上的压力也会随之增长。而那些希望得到部分法国遗产的海外买家已经作好抓住这个机会的准备了。这很让人难过,但这就是现实。”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