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阳台酿酒师”

作者:

人们很容易忽略种植在巴尔扎克故居博物馆门外的夏斯拉葡萄,或者攀爬在Catherine-Labouré公园藤架上的葡萄藤。巴尔扎克故居位于富裕的巴黎十六区,Catherine-Labouré公园则在塞纳河左岸的巴比伦大街上。大部分经过这里的人不是急匆匆地走进博物馆,就是在前往圣日尔曼德佩区(Saint-Germain-des-Prés)高档精品店的路上,所以对巴黎的“阳台酿酒师(vignerons de balcons)”细心照料的葡萄视而不见。

Image: Non-commercial Montmartre vineyard

巴黎有四个由政府管理的公有葡萄园——Bercy、Montmartre、Parc Georges Brassens和Belleville,但有超过200个小规模的阳台酿酒师。他们中的很多人只种植很少的葡萄,每年的收成都用来酿造供自家饮用的葡萄酒,以及用来和亲朋好友分享,或者进行慈善拍卖。大部分人的全职工作与葡萄酒完全无关——医生、教师、公务员、艺术家,而葡萄酒则是在车库或厨房里用各种不同的木桶酿造的。

Image courtesy of Les Vignerons Franciliens Réunis

阳台酿酒师没有官方批准的种植授权,所以不能销售他们酿造的葡萄酒。巴黎政府管理的四个葡萄园也是如此,不过政府的葡萄园因为一年一度的丰收节和葡萄酒慈善拍卖而十分出名。尽管巴黎市和法兰西岛(Île-de-France,俗称大巴黎地区)估计有45公顷葡萄园,但只有叙雷讷(Suresnes)的2.5公顷是经过欧盟官方认证的商业葡萄园,可以出售葡萄酒。从叙雷讷葡萄园的最高点可以看到埃菲尔铁塔的景色。这个葡萄园从9世纪起就为圣日尔曼德佩区的教堂酿造圣餐酒,13世纪又因为可以舒缓主宫医院病人的病痛而广受欢迎。虽然现在这些霞多丽葡萄藤每年只生产5000瓶葡萄酒,但叙雷讷有望在近期获得IGP等级认证——IGP即为取代了地区餐酒(Vins de Pays),标示产自某一特定地理区域的葡萄酒的等级。

“未来五年内,我希望我们在法兰西岛能有五个IGP产区。”游说组织巴黎人葡萄种植者协会(Les Vignerons Franciliens)的Patrice Bersac在我上周拜访他时对我如是说,“就从2013年的叙雷讷开始:那里的葡萄酒目前按照日常餐酒级别标示装瓶,但质量其实应该得到充分肯定。”

Image: Patrice Bersac in action, courtesy of Patrice Bersac

Bersac是巴黎人葡萄种植者协会的主席。这个组织成立于1998年, 旨在为巴黎找回曾经的酿酒传统。组织的总部位于Bercy;这是一个传统的酿酒地区,当地公园里有巴黎政府管理的四个葡萄园之一。Bersac本人就是一个阳台酿酒师。他的小公寓只有协会总部面积的两倍大,同时兼作实验室。他在客厅屋顶上安装了一个挂钩用来悬挂葡萄,风干后用以酿造甜葡萄酒。他的小厨房里则有风干葡萄做的蛋糕、黑比诺酿造的葡萄酒醋和各种塑料瓶,里面装着处于不同酿造阶段的葡萄酒。“我不是酿酒学家,但我是经过正规培训的工程师。我通过自己的科学背景进行自学,必要的时候再请教专家。”

Bersac在1993年使用杂交红葡萄品种Baco Noir酿造了自己的第一瓶葡萄酒。他现在帮助其他人种植葡萄,并兼任那些酿酒师的顾问。他早期在部队的补给物流部门工作,后来做了九年高级公务员,并最终成为地区餐酒级别葡萄酒的经济顾问。

他在1998年创立了巴黎人葡萄种植者协会,并于2011年起全职投入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由私人资助)。“1852年巴黎酿酒业处于鼎盛时期的时候,” Bersac告诉我,“这里有10万8千公顷葡萄园(以今天的勃艮第为例进行比较,勃艮第现在有6万9千公顷葡萄园)。到了1929年剩下6797公顷,现在只有45公顷。这些葡萄藤需要被保护起来。”

Image: Harvest at Argenteuil, 1900, courtesy of Les Vignerons Franciliens Réunis

Bersac计划在该地区建立一个教学苗圃,种植200种不同的葡萄品种,以研究最适合巴黎气候的品种,并实验用不同的搭架方法培植葡萄藤。他还在寻找机会把他的专业知识介绍到中国——特别是云南省。“我正在考虑一个在那里建立教学葡萄园的项目,与我们在巴黎戴高乐机场附近的索塞县立公园(Parc Departemental de Sausset)相似。在这里,学校的学生们可以种植参考葡萄藤,学习葡萄种植的知识,并且作为城市里的孩子可以有机会接触法国乡村传统遗产。这些项目可以起到教育作用,也可以吸引本地旅游业发展。”

Image: 2010 vintage of VFR wines in bottles,
courtesy of Les Vignerons Franciliens Réunis

到目前为止,Bersac在巴黎人葡萄种植者协会的工作包括为想要申请官方IGP认证的酿酒师拟定一个可以参考的葡萄酒酿造章程,申请葡萄种植授权,以及游说政府为那些出于兴趣爱好种植葡萄的非职业酿酒师提供更多保护。法国各地的阳台葡萄园都意识到他们可以从一个支持他们的中央组织获益,并开始联系Bersac。“全法国都有葡萄酒爱好者在自己的街区种植葡萄,与邻居分享收获的喜悦。理论上讲,他们可能会被罚款,或者被要求把收获的葡萄送到蒸馏酒厂。但其实他们很多人都在保护法国的酿酒传统,种植那些被商业酿酒商遗忘的葡萄品种。他们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们。”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