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150个年份:品味瓶中的历史 | Jane Anson

作者:

拉菲拥有世界上最令人震惊的葡萄酒年份档案库之一。在过去的150年中,仅仅缺失了三个年份而已。“

*原载于Decanter.com付费精品阅读板块(Decanter Premium)。登陆www.decanter.com/premium 了解更多(目前订阅需翻墙)

近期,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Lafite Rothschild)庆祝了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男爵入主酒庄的150周年纪念日。酒庄开放了过去全部文献记录,并向来宾呈现了从1881年份至今的所有老年份供酒评家品鉴回顾。

Decanter杂志的波尔多专家Jane Anson受邀参加了其中一场难以忘怀的拉菲品鉴之夜,并记录下了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年份。

拉菲的文献档案库,由上千份单页文件构成。它们被小心地保存在编了号的箱子中,上次我看到它们的时候,共有89箱。

最古老的几箱文件中,记载着酒庄早期的出售和购买情况,地契显示了酒庄所属权发生变迁的时间:1721,1786(当年酒庄的名字还是“La Terre Noble de Lafitte”),1797,1818,1821, 1845,最后的一份文件的日期是1868年8月3日。这份文件的签署和寄出日期为1868年8月28日,在这一天, Nicolas Pierre de Prichard将酒庄正式卖给了詹姆士·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James de Rothschild)。

1868年12月1日,詹姆士男爵和来自巴黎的公证员在过去的所有地契上盖章,以示这些文件的真实性。显然从一开始,他就清楚地了解这笔收购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和过往。

图片:波尔多波雅克产区,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酒窖,版权:Per Karlsson-BK Wine 2-Alamy
图片:波尔多波雅克产区,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酒窖,版权:Per Karlsson,BK Wine 2,Alamy

长达37页的收购文件全部手写,摞在一起不过两毫米高,字迹密密麻麻,事无巨细地对詹姆士男爵新入手的这座产业进行了记述。它介绍了要如何通过林荫的大道进入酒庄宏伟的城堡,园林景观是如何美好,堪称“梅多克最美丽的景色”。

文件描绘了酒庄城堡的两层:一层“包含一个前厅,反室,大型客厅,台球室,大型餐厅,办公室,厨房,洗手间和地下酒窖”,此外还有经理的住房——包含卧室、办公室、餐厅和洗手间。二层有十间卧室,全部内含浴室——这在当时,可是令人吃惊的奢华设计。此外,二层还设置了员工的卧室,盥洗室以及熨烫室。

在酒庄城堡的前方,是“富丽堂皇”的露台。此外,酒庄还包括一座酿酒厂,22个木桶的酿酒室,能够容纳六匹马的马厩,制桶厂,能够放得下四辆马车的空地,放牧六头牛的牧场,佣人房,冶炼室,园丁房,堆肥处,几口井,几座大酒窖,酿酒师和家人的住房,供采收工人使用的盥洗室、厨房,用来储存酸葡萄汁的阁楼,木制的储物棚,多个巨大的仓库,一座蔬菜园,一座洗衣间,一片湖。

图片: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版权:Decanter
图片: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版权:Decanter

酒庄产业的总面积达到123.5975公顷, 其中环绕在城堡周围的葡萄园只有63公顷,与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的葡萄园相邻(从1853年开始,詹姆士伯爵的侄子兼女婿Nathaniel已经成为了木桐的主人,把酒庄名字从Brane Mouton改为了Mouton Rothschild)。在这个时候,地契中已经记录了圣艾斯泰夫产区的另一片葡萄园,同属拉菲酒庄的一部分。

除了花费414万法郎买下拉菲,詹姆士男爵另付了30万法郎买下一片叫做“Carruades”的葡萄园,距离酒庄两公里,依然位于波雅克产区境内,包含六块田,共10.294公顷。

看完清单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上面列出的产业几乎原封不动地从1868年保留到了2018年。田园中延展开来的拉菲庄园,依然是当地人钟爱的一景,只不过它的价值恐已飙升到几十亿欧元。

1868年以后,拉菲的所属权再没有发生过变化。罗斯柴尔德家族显然乐意将这座波雅克一级名庄牢牢把握在手中。

150个年份的历史

2018年,酒庄迎来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入主150周年纪念。酒庄做出了一个特殊的决定:开启从1868年至今窖藏的每个年份,与为数不多的几位幸运的来宾分享。

毫无疑问,拉菲拥有世界上最令人震惊的葡萄酒年份档案库之一。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管理下,拉菲在过去的150年中,仅仅缺失了三个年份而已(除此之外,建造于1572年的古老酒窖中,还隐藏着历史可以回溯到18世纪的更老年份)。

品鉴如此庞大数量的老年份显然并非易事,酒庄将品鉴分为几个晚上进行,而我非常幸运地获邀参与其中的一场。

我参与的这一场品鉴,呈现了1881到2010的16个年份。晚宴及品鉴会在Ricardo Bofill设计的标志性地下酒窖中举行。我们对其中五个年份进行了盲品。

16个年份中,包含公认的伟大年份如2005(拉菲技术总监Eric Kohler 说道,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因为“一整年的气候都十分完美”),1982以及1959。此外还有一些艰难的年份如1999和1976——糟糕的年份,恰恰是波尔多最好的酒庄一展身手的机会,往往有超乎人们想象的表现。

更老的年份却是更大的惊喜:1934年份和1917年份,喝起来好像年轻了50年。当然,这些酒款已经没有可考的混酿品种以及酒精度信息了。不过在酿酒巨匠Emile Peynaud撰写的专著《杯酒鉴文明(Wine as a Mirror of our Civilisation)》中,他提到品鉴过截至1920年的60个年份,其中只有14款酒精度高于10%。

品完如此规模的老年份,令人充分体会到拉菲之所以成为拉菲的理由。它们证明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拉菲很少有过于浓郁或者过于强劲的年份,而将重点放在复杂度、细腻度以及绵长的回味上。我在后文会列出其中一些酒款的适饮期,不过都是非常保守的预估——想想看,1881年份和1894年份至今依然可圈可点(不过现场一位酒商朋友指出,这些酒款都是根瘤蚜侵袭前的老藤酿出的酒,当时酒庄使用的软木塞也没有经过氯化处理)。

此外,要用通常的评分标准评价那些超过一个世纪的老酒也是不合时宜的。能够有机会品尝享用它们,就已经是一种荣誉了。拉菲的现任庄主埃瑞克难决显然同意这个观点。品鉴结束后,他总结道:“我一生中最大的愉悦,来自于能够与和我同样热爱拉菲葡萄酒的人们分享这些美酒。归根到底,这些佳酿并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拉菲的荣耀。”

Jane Anson的八个亮点年份

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

波雅克,1855评级一级酒庄

1959年份

100分

适饮期:2018 - 2040

在过去的几年间,我曾经多次品鉴这个年份的拉菲,其中的每一瓶都令我惊叹不已。已经将近60“岁”的1959年份,依然拥有深邃、丰满的色彩,从我上次有机会品鉴以来,几乎没有变化。完美平衡,和1982年份比起来也丝毫没有老态,显示出拉菲典型的雪松香气,辅以松露、石墨以及依然浓郁的醋栗以及覆盆子果味。

除此之外,它具有令人难以形容的强大气场——也许来自令人欲罢不能的酸度,也许来自悠悠不绝的回味,也许来自翩翩起舞的矿物味——极大地提升了整款酒的品饮体验。

1959年,生长季的开端温暖晴朗,夜晚清凉(4月尤为如此),7月非常炎热,8月阳光充沛但气温较7月稍低,采收季的天气完美。

采收时的炙热,令1959年份的葡萄酸度较低,但丝毫没有影响它优雅平衡地陈年。而且我猜测,这份静雅还将保持半个世纪。

回首那个年代,埃瑞克男爵认为1959年份是拉菲酒庄在20世纪的转折点,此后的年份倾向于更成熟的酿造风格。顺便一提,我刚刚读到一篇1979年华盛顿邮报上的文章,上面说1959年份是30年拉菲垂直中最耀眼的一款——在之后的几年里,还不断有人提出类似的观点。也是在这一年,拉菲酒庄的酒窖总管Georges Revelle获得了法国荣誉军团勋章(Legion of Honour),可谓实至名归。

2005年份

100分

适饮期:2020 – 2045

这款令人惊艳的葡萄酒依然极其年轻,以茶香为特色的香气极具表现力,在杯中不断堆叠,入口酸度优雅,风味久久不去。

2005年是一个干旱的年份,5月到10月之间滴雨未下,这在波尔多并不常见。当然,2005年的气温并不如2003年般炎热,所以成熟过程缓慢而充分,产量较小,酒精度较高。

这是一个充满能量的年份,余味极为悠长,单宁真正开始与果味融为一体,进一步展现它优雅的个性。这是一款浓郁绵密,集中而平衡的酒款——再次佐证了经典的波尔多风格:不需任何鼓噪喧哗,内敛中蕴含大千世界。

1986年份

100分

适饮期:2018 – 2040

如果想了解陈年情况达到顶峰的波尔多老年份葡萄酒,1986年份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它已经到达了适饮的最完美时期,但依然具有饱满的力量,能够继续陈年很长时间。

辛辣的气息中有一丝铅笔芯的矿物香,黑莓利口酒的风味依然浓郁,辅以薄荷脑、黄油、皮革的复杂香气,以及梅多克经典的淡咸、矿物风味——最上佳的陈年赤霞珠,便是如此模样。

2010年份

98分

适饮期:2025 – 2050

2010年份是我们在本次垂直品鉴中最年轻的酒款。它显示出,在一个伟大的年份,列级波尔多在生命周期的前10年,是远远不能充分显示出其潜力的。

对于波尔多而言,2010年份是2016年份横空出世之前的上一个伟大年份,它恐怕还需要再等十年,才能真正大展拳脚——再等五年,我们应该就能看出一些端倪了。

2010年以潮湿的春季为开端,花季降雨不断,因此比起2009年份产量小一些。7月、8月以及9月都极为干旱,夜晚却十分清凉,气候条件理想,仅采收前有些小雨。

丰沛的黑色水果风味(刚刚开始呈现黑莓利口酒的气息)几乎年轻如初,依然非常年轻而浓郁。单宁正在变得丝滑而有立体感,覆盆子和蓝莓的果味开始与之交织,甘草和矿石的气息给这款酒平添了几分细腻。这是一款极为复杂的葡萄酒,漫长的生命无可估量。

1989年份

98分

适饮期:2018 – 2040

优美、丰满,依然极其年轻。1989年份的拉菲已经完美适饮,它优雅,精雕细琢,宝刀不老。黑莓利口酒的风味香辛浓郁,点缀几分雪松的气息。

1989年全年干燥,是1898年以来采收最早的年份之一。这个年份酒精度稍高,单宁成熟,坚挺至今,还将经久不衰。与果味完美交织的单宁已几乎难以察觉,但依然完好地支撑着整款酒的架构。

1982年份

98分

适饮期:2018 – 2040

两年前我也有幸品饮了1982年份的拉菲。和上次相同,它充满了生命力和能量,具有拉菲经典的可饮性,令人欲罢不能。美好的肉桂香辛,酒体丰满,具有几分异域风情,呈现诱人的砖红色。

我们都知道,1982年之所以被誉为伟大的年份,是因为它具有干燥而温和的春季,开花期完满,夏季干燥炎热,仅在8月有几场小雨,夜晚清凉。采收时果实健康,成熟早,产量大。果子运到酿酒厂的时候,人们都闻到了“热果酱的味道”。艾瑞克男爵对这一年份有着清晰的记忆:“采收的最后一天是个周五,我们都知道缸子里的葡萄品质极高,整个采收季,人人都是好心情。”

2009年份

97分

适饮期:2022 – 2050

2009年是一个对葡萄藤而言几乎完美的年份。从始至终天气温暖,极其干燥。树莓和烟熏焦糖的香气是2009年有别于2010年的特征之一,它依然非常年轻,单宁刚刚开始与果味交融,香辛的口味正逐渐凸现。

它已经开始崭露锋芒——作为一款年轻的拉菲,这其实挺罕见的。蓝莓和榨树莓的清新香氛盖过黑莓的深邃气息,单宁细腻,但架构坚实,回味无尽,凸显了拉菲葡萄酒复杂优雅的杰出特色。它还需要大概五年的时间充分绽放,但已经足够惊艳而撩人。

1894年份

95分

适饮期:2018 – 2030

我在期酒周的另一场品鉴中,得以尝试这款老年份拉菲。当时主人共开启了三瓶1894年份,全部表现极佳。相比之下,当晚我们也开启了三瓶1955年份,其中有一瓶就明显逊于另外两瓶。

品尝这款酒令我意识到,跨越三个世纪的拉菲葡萄酒具有无与伦比的持续性。这款年逾百岁的佳酿,竟然依旧鲜活。大约在上世纪50年代,1894年份经历了一次换瓶,现在呈现茶色,具有陈年带来的皮革和秋叶气息,柔和的红色水果风味可人依旧,富有生命力,令在场的来宾无不为之惊叹。

*原载于Decanter.com付费精品阅读板块(Decanter Premium)。登陆www.decanter.com/premium 了解更多(目前订阅需翻墙)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