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美国先锋葡萄园

作者:

一次品鉴活动得到众多文章和博客报道的情况十分少见;最近在伦敦举办的一场介绍加利福尼亚新风格葡萄酒的品鉴会就做到了这一点。这次品鉴由常驻旧金山的记者Jon Bonné组织(他是今年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加利福尼亚小组的主席,我就是在那里碰见他的)。与过去几十年里广受称赞的加利福尼亚、特别是纳帕葡萄酒相比,这次品鉴展示的葡萄酒风格更加精致、内敛且优雅。

Image: Morning Fog over Salinas Valley © Robert Cook

尽管我没能赶上伦敦的品鉴会,但感情酝酿得刚刚好,因为我计划前往加利福尼亚对这种风格的葡萄酒一探究竟。我在旧金山南部的蒙特雷(Monterey)和北部的纳帕共停留了7天,亲自体验所谓的“新加利福尼亚葡萄酒”是否仅为一个出色的想法,以及少数年轻酿酒师想出人头地的噱头。一周内,我拜访了许多酿酒师,也品尝了不少葡萄酒,其中很多都是Bonné在伦敦品鉴会上重点推荐的。我确实遇到了很多优秀的酒款,但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酒庄却完全不是什么新酒庄(正如Bonné在他的著作《新加利福尼亚葡萄酒The New California Wine》*一书中提到的)——这个酒庄从1960年起就致力于酿造风格优雅、内敛的葡萄酒。

Image: Bobcat (above) and California Condor (below) © Robert Cook

Chalone酒庄的历史十分丰富。首先,Chalone既是酒庄的名字,也是这个AVA(American Viticultural Area,即美国葡萄酒产地制度)的名字。这个产区的创立可以追溯到1982年,是美国最古老的产区之一,在纳帕之前就已获得认证。尽管除了Chalone酒庄,现在这里还有另外7个酿酒产业,但Chalone一度是这个产区唯一的酒庄。它古老的白诗南葡萄藤可以追溯到1919年,是蒙特雷县最古老的葡萄园,最近刚刚被授予“历史葡萄园”称号(这片葡萄园最早的名字可能是Gavilan Ranch,因为Gavilan山脉就在酒庄的正后方)。不仅如此,在1976年由Steven Spurrier组织的“巴黎审判”中,Chalone酒庄是唯一来自纳帕地区以外的美国酒庄,其霞多丽在所有葡萄酒中名列第三。1984年,Chalone还成为美国第一个在股票市场上进行公开交易的酒庄。除了所有这些以外,这个酒庄对我来说还有另一层意义:正如在葡萄酒这个小圈子里常常发生的情况一样,我发现Chalone酒庄与波尔多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呼应,这是因为从1988年起直到2005年Diageo买下酒庄之前,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拥有这个酒庄47%的股份。本周我向拉菲集团主席Christophe Salin询问这个件事时,他回忆道:“我们在那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对此我一点也不感到吃惊。Chalone酒庄是我访问过的所有酒庄中最令人赞叹的酿酒产业之一。第一眼见到时也许感觉不到,但当你离开后,它会在你的脑海中萦绕不去。这里完全是荒郊野外,葡萄园中散布着灌木丛、 广阔的覆盖着茂密丛林的火山岩和石灰岩、令人眩目的600米高的悬崖,以及最新指定为美国国家公园的Pinnacles公园中的石灰岩山峰。这个国家公园是奥巴马总统于2013年1月1日签署设立的,距离1908年由罗斯福总统签署设立为国家保护区已经过去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

除了用白诗南、比诺和霞多丽酿出最好的葡萄酒以外,Chalone酒庄的酿酒师Robert Cook在业余时间是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在这里,一点也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会被这份工作吸引。酒庄外就是山猫和猎鹰的主要栖息地,以及加州秃鹰的放生点。这是一种十分珍稀的鸟类,1987年时野生加州秃鹰就已经灭绝了。现在,Pinnacles国家公园仍然只有一条用来进出的道路,但是自从宣布为国家公园以后,旅游者的数量稍微增长了一些;5年来一直没有品鉴室的Chalone酒庄也重新开放了品鉴室。

“周末和节假日的时候,我们这里已经开始出现堵车现象了。”Cook告诉我,“对于一个曾经连续数周见不到人影,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通电通自来水的地方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改变。”

Image: Morning Fog over Salinas Valley © Robert Cook

人们很难不被这个地方所吸引,但这里的葡萄酒才是真正令人感到惊喜的。蒙特雷县紧邻太平洋,拥有凉爽的加州气候;从海面来的雾气覆盖了蒙特雷县的大部分地区,但这里几乎完全位于雾气之上。Chalone酒庄有着炎热的白天和凉爽的夜晚,夜晚温度可以降至摄氏4-5度,而白天则高达摄氏36-38度。这意味着葡萄园中漫长的生长季;再加上山上的石灰岩和花岗岩土壤,就带来了理解Chalone葡萄酒时最重要的一点:酸度。这个酒庄最年轻的葡萄藤也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并且大部分都来自原来老藤的芽木;这就为最终酿成的葡萄酒增添了复杂度。Chalone葡萄酒适宜陈年,并且既有新鲜酸爽和轻盈之感,又保持了独特的风味和特性。这些葡萄酒确实非常出色。

值得一试的葡萄酒
Chalone Vineyard Estate Grown Chenin Blanc 2012

这款葡萄酒由低产量的1919年白诗南老藤酿造,数量有限(每年只有3000瓶),所以很难找到,但确实值得拥有。从啜饮第一口开始,就能品味到大量的矿物风味和引人注目的独特个性。尽管酒精度高达14.25%,但柠檬草和金银花的风味以及少许柑橘的味道很好地平衡了酒精度。卢瓦河谷如果能从白诗南中挖掘出这些风味,一定会令人非常兴奋。

Chalone Vineyard Estate Grown Chardonnay 2011

这款酒的产量要大很多,每年大约185,000瓶,所以在加利福尼亚之外也很有可能买到。酿造这款酒的很多霞多丽葡萄藤可以追溯到1946年,或者来自那些老藤的芽木。初闻时有一点还原性气味,令人联想到勃艮第葡萄酒的特点。从2007年份起,葡萄由工人在夜晚采收,之后果实整串进行压榨,并在法国橡木桶中陈年。这款酒在中段带有丰富圆润的口感,并泛出焦糖布丁和糖渍柠檬的风味,但在收尾时则显示出强大的垂直架构和更为尖锐的柠檬酸橙味道。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