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酒周特别篇:波尔多2016年份分析 | Jane Anson

作者:

波尔多2016年份期酒周进入尾声,分数和价格即将出炉。在此之前,听Jane Anson从年份气候和采收说起,展望2016年份的表现。

图片:滴金酒庄采收2016年份干白葡萄酒“Y”,来源:滴金酒庄推特
图片:滴金酒庄采收2016年份干白葡萄酒“Y”,来源:滴金酒庄推特

波尔多2016年份:采收后的展望

去年11月3日,伊甘/滴金酒庄采下了最后一筐葡萄,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采收。到此为止,除了极个别的几个酒庄还在紧赶慢赶地收葡萄,波尔多2016年采收已经尘埃落定。

“要放松还太早。”圣于连龙博菲酒庄总经理Didier Cuvelier说道。“赤霞珠的发酵还没结束,不过我们最后一缸梅乐已经完成发酵,正被灌入酒桶,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起到柔化酸度的作用)。”

但是他带我品尝不同酒缸的样本时,望着我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年轻的2016年份,香气丰满,口感美好,果味深邃。说真的,并不是哪个年份尝起来都这么棒的。

估计不少人都会同意酿酒学家Pascal Hénot的看法:“和法国许多其他产区的情况相比,波尔多奇迹般地即将迎来一个卓越的年份。”

波尔多2016年份生长期

冬:湿润而温暖

2015年末到2016年初,是波尔多20世纪以来最温暖的一个冬天。2016年1月到2月的平均温度较往年暖和2摄氏度左右。但是,这也是一个多雨的冬季,仅1月降雨量就是往年的两倍。

暖冬意味着这一年份的发芽期有所提前。3月底,波尔多的葡萄藤就陆续发芽,比往年早一个礼拜。

春:冷凉而潮湿

暖冬过后,春季平均气温却较往年低1摄氏度,但降雨继续。这个春天,法国东部产区和卢瓦河谷大部分地区遭遇了毁灭性的冰雹和霜冻侵袭,但波尔多得以幸免。

可是,由于降雨的影响,葡萄藤生长缓慢。更糟的是,由于积水,不少葡萄根在冰冷潮湿的土壤中慢慢窒息(在梅多克和圣爱美浓,我都拍到了严重淹水的葡萄园的照片)。

5月底,回暖的天气总算令葡萄藤得以加速生长。5月24日开花季到来,持续到6月中下旬。绵延不断的小雨引起了坐果不均,但是并未出现落果的现象(2013年落果现象非常普遍)。

“影响开花季的主要因素中,温度带来的影响更大,降雨的影响要小一些。”金钟酒庄庄主、波尔多多家酒庄的顾问Hubert de Boüard表示。

“2016年的春季,即使下雨,温度也没有多大变化,所以坐果情况尚可,所以产量较2015年份有所提高。”

截至六月,降水量已达722.4毫米,比往年高62%,日照830小时,比往年低18%。

夏:热而干

然后呢……你肯定已经知道了。从6月23日开始,波尔多迎来了一个炎热,而且特别干的夏季。80天之内,产区只有13毫米降水,比往年低53%。这一状况持续到了9月底。

“在6月中旬之前,我们真的有些担心。但是哪想到,紧接着我们就迎来了干燥的夏天,而且少雨的天气持续了那么久。” de Boüard说道。

2016年夏季,有三个时段格外炎热(7月17日-19日,8月13日-16日以及8月23日-27日)。7月的时候,好几位酿酒师都告诉我,由于春季土壤中积累的水分,即使干燥的夏天持续,葡萄藤完全没受影响。

但是到了8月,有些酒庄的葡萄园出现了成熟减缓的现象,也就是说,与开花时预计的采收时间相比,实际的采收时间要更晚。在8月初的小雨(真的是“小”雨)到来之前,大多数葡萄甚至没有开始转色。还有一些葡萄呈现被晒伤的情况,叶片变黄,甚至开始落叶。不过,这些属于个别现象(也有一些葡萄园问题更严重一些)。

“直到8月中旬,我们才开始看到年轻葡萄藤——特别是种植在渗水性良好的碎石中的葡萄藤——出现成熟减缓的情况。”圣艾斯泰夫玫瑰酒庄(Château Montrose)技术总监Vincent Decup说道。

“但是,在如此炎热的气候下,幸而成熟过程减缓,我们得以将酒精度保持在13%左右,不会过高;与此同时,酸度虽低,却仍然鲜活。这一点在酿造中也有所体现;发酵过程迅速而毫无困难。”

在右岸,圣爱美浓卡农酒庄(Château Canon)也收获了13.5%-13.7%酒精度,以及丰腴浓郁的风味。“这些特征令我们在发酵时采取更保守的手法,如降低发酵温度,并减少淋皮等等。”

随着采收季临近,9月平均气温较往年高1.5摄氏度,葡萄中的酸度迅速降低,直到9月13日到14日,小雨来临,气温才有所下降,令果实重新取得酸度平衡,直至采收的那一刻。

夏季夜晚的平均温度在10到15摄氏度之间,有些夜晚气温可达30摄氏度。采收之前的天气,除偶有小雨之外,阳光一直灿烂当空,采收工人们迎来了一个无忧无惊的采收季。

秋季:温暖继续,干燥依然

对于2016这样成熟较晚的年份而言,采收时良好的天气至关重要。 但是,按兵不动同样有风险。白马酒庄的种植顾问Kees Van Leeuwen提起已故波尔多著名酿酒顾问Denis Dubourdieu教授的教诲:就算你可以等一等再收,不意味着你应该等。

2016年份的波尔多,不同产区不同酒庄的采收日期大不相同。这其中有土壤环境的原因,也有出于不同风格的选择。

在格拉夫产区,佩萨克(Pessac)成熟最早的地块自然成了最早开始采收的葡萄园。奥比昂酒庄早在9月1日就开始采收长相思。而在雷奥良(Leognan),Château Carbonnieux一周之后才开始采收,较2015年推迟了10天。

在右岸圣爱美浓产区,白马酒庄10月1日采完了最后一批梅乐,品丽珠则在10天后完成采收。加农酒庄的采收时间类似,采收从9月22日开始持续三周,10月13日结束。

金钟酒庄于10月21日完成品丽珠采收(比2010年早一点,那一年10月22日完成采收)。Chateau La Fleur Cardinale于10月26日完成采收,对此庄主的解释是:“我们位于圣爱美浓比较冷凉的地区,通常比圣爱美浓村周边的酒庄晚收一礼拜。但是,我们采收的葡萄具有无与伦比的浓郁果味。”

到了10月底,柏菲酒庄(Pavie)、Lassegue以及Guillemin-la-Gaffeliere还在继续采收——不过他们历来较晚采收。

回到左岸梅多克,红葡萄的采收工作始于9月22日,到了26日,几乎所有酒庄都开始收葡萄了。10月14日,波雅克的百家富酒庄(Chateau Belgrave)采收了最后一批梅乐。至于赤霞珠,酒庄决定将它们留在枝头多成熟一阵。“今年的葡萄酒,单宁架构会非常明显。所以没有必要着急采收,不妨再成熟一段,磨掉那稍显坚硬的棱角。” 中间商公司兼酿酒商Dourthe Vineyards技术总监Frederic Bonnaffous说道。

再来看看贵腐甜酒产区苏甸,Chateau Sigalas Rabaud的首席执行官Laure de Lambert Campeyrot表示,2016年贵腐霉姗姗来迟,但是之后的传播快速而均匀,苏甸和巴萨克将迎来一个“格外优异”的年份。芝路酒庄(Guiraud)总经理Xavier Planty对此表示同意,介绍说贵腐霉10月17日才降临芝路葡萄园,但是这一年份的品质却是“非凡的”。

2016年份:成品如何?

2016年份的干白葡萄酒酸度较往年偏低,和2013年以及2014年相似。其中的原因在于,白葡萄藤对缺水环境的承受能力不如红葡萄藤。话虽如此,在两河间产区(Entre deux Mers)以及格拉夫,我还是品尝到了数款品质优异的白葡萄酒。

至于红葡萄酒,就我拜访过的酒庄来看,所有酿酒商都说颜色的萃取不成问题。记得在拉芳罗榭酒庄(Lafon Rochet), 我试着用手指捻碎葡萄皮,发现手指立刻染上了紫色——所以想象下,酿造完成后这些葡萄酒会有怎样深邃的颜色吧。

风味方面,我认为需要避免的是过度成熟、无花果和干水果的味道。

“和昼夜同样极端炎热的2003年份相比,2016年的热度远远不及。”金钟酒庄庄主de Boüard说道,“不仅如此,2016年份比2009年份更加收敛,在我看来和2010年份更为相似,尽管酸度稍显不足。对于一些酒庄而言,品质比2015年份更好,也更平均,南部以及波尔多丘(Cotes de Bordeaux)一些不那么著名的酒庄,也出产了高品质的葡萄酒。”

2016年份和哪个年份更相似呢?有点难说。

1990年也经历了冷凉的春季,以及极其热而干燥的夏天。2012年的成熟和收获期也很漫长,同样经历了炎热的夏季。而各项参数显示,2016年和2010年更为相似。

在雄狮酒庄,梅乐的酒缸样本显示了高达100 IPT的单宁指数。酿酒学家Antoine Médeville在梅多克多家酒庄工作,他也注意到梅乐普遍呈现很高的单宁和深邃的颜色,这样的现象在梅多克其实很少见。

“事实上,干燥的年份品质往往不错。”van Leeuwen总结道。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