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联合时期:塑造了我们所喝葡萄酒的三百年

作者:

中世纪的波尔多城现在已经几乎不存在了,因为十八世纪波尔多的贸易快速发展,大量资金涌入这个港口,城市规划者自豪地拆掉了旧城遗址,并重新修建了有着优雅石灰石外墙的建筑。21世纪初,这些建筑被评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图片:波尔多大钟门(左)及阿基坦的埃莉诺与法国国王路易七世的婚礼(右)

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寻找,还是可以看到一些痕迹,特别是当你在黄昏时分漫步在旧城步行区狭窄的小巷里时。在这里,你也许可以瞥见波尔多在1152-1453年这三个世纪期间的样貌。那时,这座位于法国西南的城市还是英国王室的直辖领地。

波尔多圣安德肋主座教堂(Saint André cathedral)就是保留下来的痕迹之一。这座教堂于十五世纪重建,但中殿仍保留了一面最初修建的墙壁。正是在这里,当时年仅13岁的阿基坦的埃莉诺(Eleanor of Aquitaine)嫁给了她的第一任丈夫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尽管不是令她成为英格兰王后的第二任丈夫)。几条街之外是十五世纪时在旧城城门遗址之上兴建的波尔多大钟门(Grosse Cloche)。它的存在使我们又一次记起那段使英法双方都长久受益的伙伴关系的最后时光。

但是,盎格鲁-加斯科涅(Anglo-Gascon)行政机构的中心Palais de L’Ombrière已经被彻底地夷为平地了。这座曾做过税务局、海关大楼和吉耶纳省(Guyenne)行政长官公馆的宫殿就位于中世纪波尔多城的正门内,穿过现在仍矗立在皇宫广场(Place du Palais)上的中世纪旧城门Porte Cailhau即可到达。和这座宫殿一起消失的还有防御用的土城墙、迷宫一般的塔楼、小巷子里的小教堂、有山形墙的房屋、令人郁闷的蜿蜒小路、对于脏乱环境的种种记忆和充满活力的中世纪波尔多;最重要的是向着各个方向生长、一直延伸到城墙的葡萄园。

这300年的时间对波尔多的葡萄酒贸易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如果想看看当时波尔多城最为丰富的样子,你需要前往伦敦的泰晤士河南岸。英国国家档案馆位于伦敦南部的Kew地区;在这里保存着144个于1273-1467年间在绷紧的小牛皮、山羊皮或绵羊皮上精心手写的卷轴。

这些“加斯科涅卷轴”由英格兰王室起草,由威斯敏斯特宫(即现在的下议院所在地)的英国抄写员使用拉丁文写成,详细记述了英格兰统治下的阿基坦——也就是当时的加斯科涅——从葡萄酒销售到给酒商颁发执照,再到税款收据和对头衔及土地的纠纷等广泛的细节。除这些记录外,还有许多往返于巴约纳(Bayonne)、波尔多和英格兰之间的船只名单,以及它们所装载的葡萄酒的详情。酒桶主人的名字也被详细列出,通常一艘船会有10-15个不同的名字。

作为又一个被葡萄酒的潜力所吸引的英国人,自从来到波尔多以来,这是我所阅读、撰写和教授过的一份惊人丰富的资料。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卷轴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完整的翻译版本,因此如果想从中找到特定的内容就需要有一定的拉丁文基础。这种情况因为一个由数家英国大学于2009年牵头实施的项目而出现了改观。这个项目预计到2015年5月结束(“到那时我们不可能完成所有的工作,”主要研究人员之一的Guilhem Pépin告诉我,“但到那时我们这个项目的资金就用完了。”)。

“作为英格兰领地的波尔多的财政状况十分不错;但是如果只有金钱,英格兰和加斯科涅长达300年的联合是不可能实现的。”当我们一起在圣安德肋主座教堂外喝咖啡时他补充说道,“加斯科涅人并不认为自己是法国人,并且在很多方面都认为作为英格兰领地是一种独立成功的表现。他们对英格兰的金雀花王朝有一种忠诚感,并为了保持这种关系而战——有时候他们对法国作战的表现比英格兰自己的军队还要好。”

1453年在卡斯蒂永(Castillon)进行了英法百年战争的最后一役后,加斯科涅卷轴仍持续了15年;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地区确实不愿意失去与英格兰的关系。法国军队重新占领了这一地区,许多加斯科涅人被迫流亡英格兰,并在那里继续从事卷轴的记录,希望它们能有重新被需要的一天。甚至在一个世纪后的1548年,波尔多人在反抗食盐税时仍穿着红白色的英格兰圣乔治十字作为抗议的标志,并高呼“吉耶纳与圣乔治!”

英国人撤离波尔多时,通过经纪人和酒商销售波尔多葡萄酒的系统已经建立完善,并被证实十分牢固。深入了解这个系统的起源是一项令人兴奋的事情,尽管加斯科涅卷轴项目并不是逐字逐句的翻译,而是用英语进行详细的总结,使得每个文件中涉及的地名、人名、法令和国王可以在网上进行搜索。在伦敦同业公会堂(Guildhall)和伦敦金融城管理当局(Corporation of London)的档案中还有许多这个时期的文献,记载了加斯科涅和英格兰之间的贸易往来,但研究这些文献也需要资金支持。19世纪时曾经翻译过这些文献,但只是一部分而不是全部,而且很多都与其他关于英格兰贸易的国内文件混在了一起。

到目前为止,波尔多葡萄酒行业中只有欧颂酒庄(Chateau Ausone)出资赞助加斯科涅卷轴的翻译项目(作为回报,酒庄获得了一个酒庄要塞的详细信息;这座要塞位于圣爱美浓城墙外,就在酒庄现在的所在地,大概在百年战争打响前被城里的长者拆除,以免落其入法国人手中)。谁知道我们还错过了哪些宝贵的信息呢?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