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标皮”和“酒蚊子”

作者:

本周我和两位发明家见了面。其中一位是法国人,刚刚大学毕业,因为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白手起家开办了公司。另一位则是美国人,他经验丰富,为一个点子酝酿了12年,并且已经获得了100位投资者的支持。你能猜到我认为他们中的哪一个十年后还能呆在行业里吗?(不过猜对了也没有奖励)

首先来说说这个绝妙的点子吧:它的名字是“酒标皮(Label Skin)”,用来解决酒窖陈年时酒标易受侵蚀的问题。按发明者Xavier Demeilliers的说法,葡萄酒窖“用来保存葡萄酒再完美不过,但保存酒标却再糟糕不过”。酒标在陈年时往往难以保持良好的状态,主要是因为环境湿度过大:一座好的酒窖湿度大约在95%,这虽然能有效减缓葡萄酒的自然蒸发,但是会很快令酒标受到污损。

“如果酒标受损,一瓶酒在拍卖会上的价格可能会直落40%。”Demeilliers说道,“在亚洲市场尤其如此。”

于是,Demeilliers和他的合作伙伴Maxime Brunet发明了这种“酒标皮”,用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张“皮”其实是一片透明而没有粘性的乙烯基(Vinyl)薄膜,使用时只需在存储前贴在酒标上面即可。贴上之后你几乎完全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它据说可以令酒标几十年都光洁如新。它们非常容易揭下;而且这就意味着,侍酒时可以让客人欣赏到原始酒标。这种“酒标皮”发售六个月,已经卖出了15,000个。买家有商店、私人收藏家,还有提供仓储服务的公司如巴黎的Les Caves de Marly。这个发明物美价廉,而且为一个很少有人注意到的问题(老实说,我就从没想到过)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

图片 © Label Skin

那么,他们能找到足够多的客源支撑他们的生意吗?也许可以——如果他们能和一些拍卖行或者酒庄达成官方合作协议的话。不过至今为止,他们还没能与任何机构建立合作。Demeillier是个颇有经验的实业家(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创建公司了。不过这是第一家葡萄酒相关的公司),毕业于著名的蒙特利尔HEC商学院(HEC Montreal business school)。他不仅打算经营“酒标皮”,还准备在法国代理一系列葡萄酒相关的商品和服务。所以,可能他本人比这项发明更有故事。

本周令我雀跃不已的的第二位发明者是Greg Lambrecht。Lambrecht今年44岁,来自美国。他曾在医疗科技(medtech)行业工作过,主要研发针对特定部位、通过特殊的针头进行治疗的医疗器械——脊椎穿刺、化疗中使用的设备都在此列。Lambrecht运用研发这些器械的经验,发明了一种叫做“Coravin”的装置,使人们能在不拔出瓶塞的前提下从瓶中抽取少量的葡萄酒;这种装置还能通过小型活塞装置,将瓶中的空气替换为惰性的氩气(Argon)。这样一来,理论上一瓶酒可以喝上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变质;相比之下,没有经过特殊处理的葡萄酒通常只需两到三天就会氧化变质,新鲜的果味也消失无踪。听闻这种仪器被发明出来,从侍酒师到葡萄酒销售人员,再到著名酒庄的经营者——如勃艮第Domaine Chandon de Briailles 酒庄的Claude de Nicolay和波尔多高柏丽酒庄(Haut-Bailly)的Veronique Sanders——许多人都兴奋异常。

我是在高柏丽酒庄的午宴上见到Lambrechet的。对于这项吸引了不少狂热支持者的新发明,我并不是第一个上门一探究竟的人。与我同行的还有波尔多酒类研究协会(Bordeaux institute of oenology)的Axel Marchal教授,在波尔多最大中间商公司之一担任总经理的Mathieu Chadronnier,美人鱼酒庄(Chateau Giscours)的董事总经理Alexander Van Beek,还有前任佳士得香港名酒部主管、葡萄酒大师Charles Curtis(葛帝斯)——他现在经营自己位于纽约的顾问公司,负责Coravin在欧洲和亚洲的推广工作。

我们首先从盲品开始:酒庄准备了四种高柏丽酒庄2006年份的样酒:有的是通过Coravin抽取出来的,有的则是按照一般的方法,拔出酒塞后倒入杯中的。和围坐在桌旁的其他人一样,我本能地抱持着怀疑的态度。结果不用说,我们没有一个人猜对。

根据Lambrecht的说法,抽取葡萄酒后,理论上瓶中剩余的葡萄酒几十年也不会产生变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说:“只要瓶塞依然完好,瓶中的酒也会保持不变。”Marchal是我们中间的科学家(也是最公正的),我最感兴趣他会说什么。“我想问一问,当瓶中的酒量减少时,氧化的可能性是否也会随之增高。” 他问道,“还有,当葡萄酒的化学成分改变、并且与氧气有更多接触之后,挥发性酸的比例是否也会有所提高呢?仅仅通过目前的品鉴,我还没有看到这种现象。我需要用化学方法对这一点进行验证。”他将在酒类研究协会进行一些相关的试验。

Coravin看起来更像一架显微镜,或者那种20世纪90年代人手一个的特大号开瓶器。它看起来惊人地简约,放在实验室里再合适不过了。Lambrecht从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两个工程学位,如今还在继续从事医学研究。他发明Coravin的理由看似平淡无奇:“我的妻子怀孕了,也因此不能再和我分享一瓶葡萄酒了,而我也不想自己喝掉一整瓶酒。所以我就想,比起目前已有的方法,有没有其他更有效的方法来保持葡萄酒的品质呢?”

图片 © Coravin

2000年,他凭着自己的研发经验,试图用特殊的针头解决这个问题。他花了三年时间,做了各种实验,终于找到了有效的技术方案(当时他给这个装置起名叫“酒蚊子”,因为这种针头和蚊子吸血的原理很像)。2003年到2011年间,Lambrechet用各式各样的针头、不同种类的气体以及不同风格的葡萄酒进行了试验。2011年,他开设了一家公司,开始着手推广这种产品。2013年年中,他正式将这个产品推向市场。这时Coravin的设计已经是第28版了,包含三个不同尺寸的医用针头——第一个适用于老年份葡萄酒脆弱的瓶塞,第二个适用于一般(年轻)葡萄酒的瓶塞,最后一个则能更快速地抽取葡萄酒,方便餐厅按杯售卖葡萄酒。所有针头都是美国产的,氩气来自奥地利,整体在中国组装后又运回美国,最终配送到顾客手中(讽刺的是,因为政府对于进口外来特殊气体的规定,Coravin不能被直接运回中国;不过可以被运往香港)。Coravin很快就找到了市场,公司原计划在2013年底卖出7000台Coravin,现在他们已经卖出了三倍的数量。

当然,还有一些疑问需要得到回答:比如造假者会不会利用这个装置抽出“真”酒然后用更便宜的酒来替换呢?(“这种针头只能抽取葡萄酒。”Lambrecht说道,“而且如果你真的只想不拔瓶塞就把酒抽出来,其实还有简单得多的办法。”)对于颇为传统的葡萄酒世界而言,这种工具是不是太“高科技”了一些呢?还有,真的能有那么多的一般大众愿意花费300美元的高价购买它吗?还是说它很难走出葡萄酒发烧友的圈子?(特别是投资者们恐怕会更关注这个问题:2013年2月的最新一轮注资中,他们投入了1100万美元以上)

Coravin才刚刚上市,看似只是“又一件昂贵的葡萄酒工具”而已,它需要时间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尽管我们接触到的新式葡萄酒工具层出不穷(从各式醒酒工具到酒窖管理系统再到价钱高得离谱的开瓶器),不过我敢保证,当时围坐在桌旁的每个人都在想(还有一些人干脆问了出来):“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一个呢?”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