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波尔多期酒评估快速入门

作者:

新一季的期酒品鉴将从4月8日开始。在为期一周的品鉴、午餐会和晚餐会中,来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买家和评论家将品尝数百款贮存在橡木桶中的样酒,并对去年的葡萄酒品质做出评估。不论是波尔多特级酒庄联合会组织的官方品鉴还是大量的私人品鉴都已经发出请柬,邀请业内人士参加。私人品鉴将包括国际生物动力酿酒商联合会Biodyvin的成员(在期酒品鉴周开始时,Biodyvin将在庞特卡奈酒庄——Chateau Pontet Canet举办一个研讨会),以及一些只接受直接预约的需上门品鉴的酒庄。

© CIVB/M Anglada

通常情况下,在品鉴周(或两周)结束后会有一段平静的时期,大家都回到家中对各自的所得进行讨论,并且预估市场的总体行情。当某个酒庄庄主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做出决定时,就会公布他为自己的葡萄酒所定的价格。只要有一家公布了价格,其他酒庄就会跟着给出各自的定价。这些葡萄酒都需要现在付款,在经过进一步的橡木桶陈年或在瓶中陈年一、两后,才会送到买家手中。

一般而言,每年的三月来临时,众人的话题中都会隐隐透出些翘首企盼期酒周到来的讯息。而在今年,即使四月就在眼前,大家还是一片安静,这令人十分在意。当然酒商们会去参加品鉴——单是Berry Bros就会派出30人参加品鉴和评估;前来期酒周品鉴的葡萄酒业界人士总数大约在4,500人左右——但是行业内有一种明显的担忧,不确定市场是否关注2012年份的波尔多葡萄酒。苏甸产区的不少酒庄选择2012年不酿酒,梅多克也至少有一家酒庄做了同样的选择,这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不过对于波尔多这样面积广大的葡萄酒产区,我们很难做出概括性的结论;而且可以确定的是,四月初一定会有一些出色的葡萄酒出现。

然而,绝大多数酒商仍然把注意力放在2010年份上。这个年份被普遍认为架构优秀、强劲、收尾悠长,并且定价很高(在2011年4月的期酒活动中),以至于很多尚未售出。这些葡萄酒装瓶后,最近记者和评论家又进行了一轮品鉴,确认2010年份的葡萄酒确实十分出色,物有所值。“这个年份的葡萄酒在销售时也许比较困难,但更糟糕的是想到在2010年份之后,我们就只剩下2011和2012年份可卖了。”上周一位酒商忧心忡忡地对我说道。

© CIVB/Domaine Chevalier

值得一提的是,就如靓茨伯酒庄(Chateau Lynch Bages)的Jean Charles Cazes所说:“绝大多数对于期酒的预估最后都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他的观点显然是正确的——在期酒还没经过品鉴之前就考虑其价格确实为时过早;不过,在拿起酒杯之前先了解一下今年的期酒品鉴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还是卓有益处的。

我们需要了解的内容包括天气状况、左岸和右岸具体的不同之处,以及某个年份特别值得注意的指标。所以在天气炎热的年份——比如2003年,某种程度上2009年也算——葡萄酒通常酸度较低而pH值较高,会造成过度成熟、风味杂乱,甚至由于酒香酵母(brett)的滋生而产生一些农场和动物的气息(酸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葡萄酒不受酒香酵母感染)。在雨水较多的年份,腐烂的葡萄会产生土臭素(geosmin),酿造出的葡萄酒会散发泥土和发霉的气味。如果葡萄没有发霉,但在还没有完全成熟时被过早采收,则会带有足以被闻出的IBMP——这是一种带有独特青椒气味的分子。了解这些可能出现的缺陷之后,在品鉴时就可以加以警惕了。在波尔多特级酒庄联合会发布的官方新闻稿里可见不到这些信息,所以在前去参加期酒品鉴或者从酒商那里购买期酒之前,我们应该花功夫进行一些学习。

我已经开始了对2012年份红、白葡萄酒的品鉴,并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葡萄酒。2012年8月到9月初十分干旱,不过春季和生长季结尾雨水充沛。在这样的年份,土壤种类就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不同土壤的对水分的调节能力——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排掉水分,在太干燥的时候又能固水。白葡萄品种不如红葡萄那样适用水分胁迫(water stress)*方法种植,这就是为什么石灰石土质对白葡萄而言十分理想,而炎热时容易干旱的粘土和砂砾则不合适。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获得了相对充足水分供给的白葡萄可以带来更高的酸度。特别对长相思而言,高酸度可以有效地保持葡萄酒香气的纯净。这对两河区域和波尔多河岸产区的白葡萄酒而言是可能是个好消息,因为这两个地区有大量石灰石—粘土土壤, 而且总体来看这些地区2012年份的白葡萄收成都相当不错。同样的,种植在粘土土壤上的梅乐看来是这个年份最好的红葡萄酒——这对波尔多右岸是个好消息。

© CIVB/Philppe Roy

我们也应该关注顾问酿酒师的意见,因为他们对很多产区和酒庄有着丰富的经验,从而比起单个的酒庄更加公正。这些人在一年里协助酿造的葡萄酒比在一个酒庄工作的酿酒师整个职业生涯中酿造的葡萄酒还要多。

来自酿酒顾问公司Oenoconseil的Antoine Medeville谈到梅多克的时候说:“我们最担心的是春天和初夏,在当地发现了会影响开花的白粉病菌(oidium)和霉菌的生长。不过炎热干燥的8月和9月使葡萄成熟度的差异变得不那么明显,减产也比预估要低。虽然晚熟的赤霞珠是在雨天采收的,但整体还算顺利……2012年份葡萄酒的质量即使达不到2009或2010年份的水平,也会相当优秀。”

正如Medeville所说,9月底的雨水带来了不小的困难,因为那时候已经来不及往葡萄藤喷洒波尔多液等防止腐烂了。绝大部分酿酒商受灾并不严重(白葡萄和许多梅乐在降水到来之前已经采收完毕),但是会有一些酿酒商将面临一些问题,比如工人在压力下进行采摘时由于葡萄梗去除不充分等原因带来的未成熟的草本气息,有些酿酒商则不得不与明显的腐霉味道作斗争。这种情况下,葡萄的挑选和混酿就极为重要。

格拉夫产区的酿酒师Edouard Massie对此进行了概括:“你不能只做一个好的酿酒师,还得做一个工作狂,对抗这一年里的所有压力来保护你的葡萄藤。”

毫无疑问,有些人一定会做到这一点。究竟谁能够成功,让我们拭目以待……

*水分胁迫(water stress):在葡萄种植中是指在成熟期对提供给葡萄的水分加以控制,令葡萄叶不至过度茂盛,使葡萄藤能够集中养分,从而使果实得到更充分的生长。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