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旧园的“后院”——描绘埃雪索(Echézeaux)

作者:

图片来源:pixabay.com

2018年九月初,一群博学的香港勃艮第藏家邀请我与他们一起品鉴和享用10支已然成熟的埃雪索(Echézeaux 1990-1999,以及一支2004年份)。这些阡陌纵横的葡萄园的出产,是否如同犀利的鹰钩鼻,雕塑般的颧骨和坚实的方下巴般,以清晰凌厉的面貌呈现在我们面前呢?

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来聊一聊这块田地的故事吧。

严格来说,埃雪索特级园属于 Flagey-Echézeaux,这个村庄位于连接伯恩(Beaune)和第戎(Dijon)之间的铁路靠近内地的一边(由于没有交通要道经过,较容易被人忽视)。或许把它归属于伏旧村(Vougeot)会更合适一点。

地图版权:www.bourgogne-wines.com

如果是在另一个平行的葡萄酒宇宙里,埃雪索特级园最好的区域理应和大埃雪索 (Grands Echézeaux) 以及上伏旧园一起,组成一个豪华的特级园阵列,而埃雪索、伏旧两个大园子稍次的区域,则可以降级为一级园或村庄级地块也无妨。可惜这样理想的分划,我们只能想想罢了。

这方土地上也曾经有过建筑物,至少“埃雪索”这个名字是这个意思。埃雪索(Echézeaux) 源于古典拉丁文的 Casa - 意为村舍或小屋,以及 casale, 在后期拉丁语中意为农场建筑。在中世纪的法国,这个词演变为 Chesale 或是 Chesel,即为 chéseaux 的复数形式;而“es”前缀是 “en les”的缩写格式。夜丘区里其实还有其他的“埃雪索”——香波Chambolle和哲维瑞Gevrey都有以此命名的“略地”(lieu-dit,即有名称的一个小规模地理区域)——但我们今天讨论的是最大的那个“埃雪索”。

它确实很大:面积达到36公顷和大约26公亩(这是根据 Sylvain Pitiot 2014年发布的数据,BIVB的《Guide des Appellations(产区导览)》 称有35.77公顷用于生产,而Jasper Morris 和 Remington Norman 在著作中引用的数据都是37.69公顷)。整个葡萄园被划分为了11个“略地”。

上述提到的权威方面告诉我们,“埃雪索”原本属于熙笃会的修道士们,他们自1109年开始,在邻近的土地上开垦出了伏旧园。但是,埃雪索这块并不再伏旧园的围墙圈起的之内,并且也是由信众们代修道士在进行耕种。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伏旧园的“后院”。

自那以后,勃艮第的土地拥有权逐渐碎片化,1937年7月,埃雪索正式成为法定产区之前,这个名称的使用范围一直比较模糊。有些酒农不仅在 Echézeaux du Dessus (埃雪索中心的一个地块)的核心区域拥有葡萄园,在附近地区也拥有田地,但他们也在使用“埃雪索”这个名称。

葡萄酒大师 Jasper Morris 在他的 《走进勃艮第(Inside Burgundy)》一书中提到,1925年,酿酒师及政治家Etienne Camuzet和Mongeard-Mugneret酒庄向法院提起了一项诉讼,他们都试图令 “埃雪索” 变成只有Echézeaux du Dessus略地出产的酒才能使用的名称。法院最终判决他们败诉,因为有证据显示,历史上,“埃雪索”也曾经被修道士们用来命名其他略地出产的酒,比如Les Poulaillères。在最终的法定产区划分上面, 从香波的森林一直到村庄边缘的土地都被慷慨地划进了Flagey村的范畴。

图片版权:Decanter醇鉴

从坐落于葡萄园之中的Château de la Tour品酒室旁边小小的屋顶阳台,可以很好的观赏到伏旧园的风景,从这里看出去,埃雪索的葡萄园沉降于山顶林地之下的洼地之中,并且从林地溢出往坡下延伸,特别是在山坡朝北或东北之处。

既分离又统一的大埃雪索特级园,位于整片葡萄园种植区域海拔最低的区域 (大埃雪索的一大半,实际上都比伏旧园的最高处要低),因此仅凭地势高度,不足以裁断其出产的品质。朝向和土壤才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大埃雪索特级园类似蜜斯妮(Musigny),土壤类型比较均一,大部分都是黏土覆盖的侏罗纪巴袭阶石灰石质土壤。

而少了“大”字的埃雪索特级园包含11个略地,土壤差异也是极大的。这里一些区块是多石的(Les Cruots 或 Vigne Blanche,在沃恩-罗曼尼一级园Suchots附近);其余地区则是潮湿而厚重的泥土(Les Treux, les Quartiers de Nuits 以及面积极小的略地Clos St Denis)。拥有更纤薄土壤的Les Poulaillières 和En Orveaux是这里公认最好的地块,, 当然还有Echézeaux du Dessus。可敬的Jasper Morris MW为我们总结出了一张非常有用的表格,告诉我们这片土地的近50个拥有者各自拥有了每个略地的哪些地块。

说回到文章一开始的那个问题,埃雪索葡萄酒的风味,应该如何去描述呢? 如果把它比作一副肖像,它的轮廓其实不那么容易清晰的勾勒:没有坚实的方下巴,也没有那么凌厉的鹰钩鼻。于是我鼓励一同品鉴的伙伴们都大胆描述一下尝试过的这些酒,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抓耳挠腮和紧皱的眉头。

“泥土味”和“硬朗“是听到最多的两个形容词,紧随其后的是“粗线条的单宁”以及丛林灌木的香气,而果味则鲜少被提及,这大概也是由于这些酒的“年纪”使然。“没有邻近的特级园那么力量强劲”,其中一位老练的藏家说,他觉得与那些以硬朗坚毅风格著称的园子比起来,埃雪索更偏向“女性化风格”,不过他也同意,埃雪索泥土的气息十分显著。

我们品尝了哪些酒呢?

最老的一支是Domaine Haegelen-Jayer 1990年的埃雪索。它看起来有一些年纪了(清澈的酒体带着饱满的砖红色和赤褐色的光泽),即便如此,果味仍然保持得很好。风干的梅子和蔓越莓味已经盖过了所有残存的单宁,但它依然保持了一定多汁的丰腴质感。总的来说它是馥郁且令人愉悦的,同时也很温和(91分)。

Faiveley的1991年份埃雪索保持着非常好的状态:更加新鲜的果味和轻快的单宁,清晰而鲜明的结构,充满着泥土的清香(92分)。

Fabrice Vigot的1994年份埃雪索(来自Echézeaux du Dessus略地正上方的Rouges du Bas略地)是另一支正值适饮期的酒:半透明的砖褐红色酒体,优雅的香菌和干燥的花香,果味稍弱,入口的泥土香和干蘑菇味为精干的单宁增加了质感(89)。

Mugneret家的葡萄园由Vigot酒庄负责耕种,我们尝试的第一支Mugneret-Gibourg的埃雪索有一些氧化了(1998年份),显得疲惫且没有生气(80分),第二支带有不合时宜的甜味和拖沓感,过于疲软无力 (87分)。

图片版权:Decanter醇鉴

我们品尝了两支来自寒冷但优质的1996年份的佳酿:Robert Arnoux的埃雪索纤细优雅而灵动,酸度适宜——虽然它也有一些过于成熟了,果味和单宁都有一些衰减(90分)。

我比较偏爱的是 Jayer-Gilles 的1996年份埃雪索(94分),这款酒刚开瓶时的气味不是那么令人愉悦,醒开来之后,才终于给我们展现出了它质朴、深邃且有活力的精彩样貌,质感和张力都非常出色(Jayer-Gilles的园子的确是在Echézeaux du Dessus略地之内,但当晚并没有人提到这一点)。

另一支非常出彩的埃雪索来自1996年的Domaine Grivot(94分):它带有同样深沉的色泽和香气,充满了梅李类水果的味道,温暖,扎实且硬朗的口感伴随着根茎类果实和香料的风味。我们一直提到埃雪索的“泥土味”,在这款酒身上也表现的非常突出,而且它的确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Grivot酒庄大部分的土地都在Les Criots略地。

最后登场的是出自Emmanuel Rouget的三支风格迥异的埃雪索,他们分别来自Les Treux, Les Criots 和 Clos St Denis。不仅如此,其中一支还是来自1997年份,那时Emmanuel Rouget有病在身,他的叔叔亨利-贾叶(Henri Jayer,勃艮第传奇酿酒师,也是Emmanuel的师傅)完成了这个年份的酿造,也由于这一特殊性,Emmanuel Rouget 1997年的埃雪索因此而价格不菲,且极受追捧;另外两支分别来自1995年和1999年。令人惋惜的是,1995年那支酒的软木塞出现了问题,受到污染的酒显得昏暗而乏味。

另外两个年份则表现优异:1997年份清澈、花香萦绕且优雅,果味清甜;不愧为当晚最迷人的一款(94分)。而对我来说,当晚的花魁却非1999年份莫属,它丰富的内涵和充满纹理的质感令人回味无穷;当然,也少不了那令人安心的泥土芬芳(95分)。这是一支技艺超群、伟大而完整的杰作,就像 Grivot 同年份的那一支,依然有远大的前程在望。

(编译:Fangfang Gong/龚芳芳,编辑:Sylvia Wu/吴嘉溦)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