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陡峭的山坡上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 经典回放

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喝过Eisele葡萄园出产的阿罗珠酒庄(Araujo Estate)赤霞珠呢。不过,我最近对纳帕谷赤霞珠新产生的热情预示着我将会很喜欢这款酒。七月底皮诺特家族(Pinault family)将阿罗珠酒庄买入拉图名下时所支付的“未披露的金额”究竟是多少?恐怕没有人知道那几百万美元的最前面两位数到底是什么。(或者也许是三位数?)但是纳帕谷赤霞珠葡萄园的土地价格与库那瓦拉、玛格丽特河或任何其他“新世界”葡萄园的价格之间确实存在很大差别,而这值得其他重要的赤霞珠产区的土地拥有者们反思。

图片:Brandstatt葡萄园 © Andrew Jefford

让我来告诉你一个完全不同的葡萄园转让景象。你应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卖家和那片葡萄园,估计你也没听说过那个买家。这笔转让涉及的金额完全不值一提。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执意要说给你听呢?且容我细细道来。

6月25日下午,我和瓦豪河谷(Wachau )的一位葡萄种植者Peter Veyder-Malberg并肩而立;在我们面前的是几个山坡开外的一片梯田葡萄园。上面那张照片正是这个位于斜坡上的葡萄园,它的名字叫做Brandstatt。

图片:Peter Veyder-Malberg
© Andrew Jefford

Veyder-Malberg是瓦豪河谷的外来者;他曾经是一个在维也纳工作的广告总监。但是他辞了职,跑到Pine Ridge、Villa Maria、Esk Valley和Franz Keller学习酿酒。然后,当他在Wienviertel的Graf Hardegg酒庄担任总经理时,他为自己买下了一些梯田葡萄园。

为什么是梯田?“我想要的是从来没有被拖拉机碾压过的土地。这里是奥地利北部,经常下雨。拖拉机会对湿润的土壤造成巨大破坏。这份工作更像是做园艺,而这正是它吸引我的地方。”他把目光集中在瓦豪河谷西端的Spitzer谷,“住在多瑙河岸边的人都说这些葡萄园从来就没有成熟过,不过我觉得随着气候变化这种情况将会发生改变。而且这里的大部分葡萄种植者会把收获的果实送到合作社,也就是说,我只要出土地的钱就可以了。”他在瓦豪河谷上上下下购买了20个小块土地,加起来总共有4公顷左右。

图片:Margarete的小棚屋 © Peter Veyder-Malberg

他伸手指向Brandstatt:这是一片半废弃的陡峭的山坡。“2009年,我从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手里买下了这片葡萄园。她叫Margarete Siebenhandl,是一位瘦小的女士,非常纤细,声音听起来总是很严肃。她终生未嫁,一辈子都在照料这些葡萄园。她曾经每天都要爬上山坡。你看到那个小屋了吗?”在葡萄园底部有一个黑色的小棚屋。陡峭的山势使得它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立在那儿,好像随时都会滑下去一样。“那就是她曾经遮风避雨的地方。她给葡萄藤用的是橡木桩。每个冬天她都会把那些橡木桩拔掉,这样就没有人能偷走了;到了春天她再把它们插回去。直到有一天她再也爬不上山来了,就请消防员砍掉了所有葡萄藤,葡萄园就这样成了废墟。她搬去和她妹妹一起生活。我和她妹妹谈了谈。她妹妹对Margarete说‘这个男人想要买你的葡萄园’,她根本不相信。没有人想到这片葡萄园还能重新活过来。这里的许多葡萄种植者都上了年纪,腰也越来越挺不起来,最终不得不放弃葡萄园,因为他们的孩子都不愿意丢下在维也纳的工作。”

Veyder-Malberg以每两年4块梯田的速度开垦Brandstatt:他既没有钱也没有时间负担更多,不过他的工作十分细致到位,修复梯田的墙体,清理土地,并重新种上葡萄藤。再过6年,他就可以完全恢复这片美丽的云母片岩葡萄园。他在这里种植了雷司令(“这种土地排水性太强,不适合绿维特”),并且抱有很高的期望。我问他,Margarete怎么评价他所做的一切呢?

图片:经过重新开垦的Brandstatt © Peter Veyder-Malberg

“听了她的故事我感到很难过。过了一段时间,我又给她妹妹打电话,询问能不能带Margarete来看看我的成果。‘不行。’她说,‘Margarete现在已经卧床不起了。不过我已经告诉她了。’她妹妹接着说,‘当听说她的Brandstatt会被重新种上葡萄藤,她哭了。’”

不知为什么,我始终忘不了那位瘦小、年迈的Margarete Siebenhandl:忘不了她每天爬上陡峭的山坡来照看她的葡萄藤;忘不了她靠着每年把葡萄送到合作社换来的微薄收入而生活;忘不了在她失去劳作的力气之后,只能请消防员毁掉毕生的心血,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要它了。比起Bart和Daphne Araujo出售阿罗珠酒庄得到的大笔金额,我估计这是个更加具有典型性的故事——在欧洲那些困难的葡萄酒产区,以及新世界那些人们抱着很高期望,以为值得一试,却最终梦想破灭的地方。每一次当你享用一瓶欧洲合作社生产的葡萄酒时,它都在静静地讲述着Margarete们的故事。至少这个故事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