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充满活力、野心勃勃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如果我问,有人知道“SAFER”组织是干什么的吗?大概只会引来一片沉默。

图片:勃艮第葡萄园 © David Clark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引人入胜。对于学习法国葡萄酒、或者法国文化也很有帮助。(如果你看得懂法文,该组织旗下的公司通常在www.safer.fr拥有一个信息明确、结构清楚的网站。)

最近勃艮第夜丘的Clos des Lambrays葡萄园被路威酩轩集团(LVMH)收购的新闻引起了轩然大波,SAFER组织也因此频繁见诸报端。这片8.66公顷的特级葡萄园最终被LVMH以高价钱买了下来(高于3300万欧元,具体数据并未公布)。富有的外来者大摇大摆地闯进来,肆意鲸吞当地的产业——这类交易难道不正是SAFER应该阻止的吗?

先来讲一点背景吧。法国土地治理和乡村建设组织(SAFER,全称Sociétéd’AménagementFoncier et d’ÉtablissementRurale,我怀疑几乎没有人能把它简洁地翻译成英文)旗下的公司都是非盈利性的,肩负政府委托的四项任务:保障农业和林业的繁荣和可持续性,协助年轻人在乡村地区就业;保护环境以及自然资源;令乡村经济蓬勃发展。法国有26家SAFER公司(三家在其海外领地),创办于1960年。那时乡村地区人口减少问题刚开始显现出来;现在这个问题仍然存在。

该组织最抢眼的手段要算其令人生畏的优先购买权(preemptive purchasing right)了。如果要进行土地交易,法国所有的律师(notaires)都必须通知当地的SAFER。如果SAFER认为这笔交易不符合其条款,就可以运用权限购买这片土地,然后将它卖给其他人。我知道在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这些对自由格外敏感的国家,这样的法规听起来令人发指。不过法国人能接受政府为了实现某些目标而施行强制介入。如果卖家同意,SAFER也可以代理土地的出售。

实际上,SAFER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例子并不多。2012年,SAFER行使优先购买权1,360次,而这个数字仅是去年法国全土发生的土地交易次数的0.7%,代表了SAFER监管下完成的土地交易中的14%(以及全部金额的5%)。

图片:David Clark喷洒自己的葡萄园 © David Clark

我和最近刚刚退休的酿酒师David Clark聊了聊,他曾经是夜丘Morey-St Denis村的酿酒师。Clark给我例举了SAFER的一个制度给他带来益处的实例(尽管他本人来自苏格兰,是个“外来人”)。年轻的时候他就很快意识到,在勃艮第拥有一片良好的土地代表了一切。那时他作为一个外来者,一直毫无机会选择自己想要的土地,甚至一点土地转手的风声都听不到。

而当SAFER决定出售土地时,通常在报纸上登个广告,并且报出价格。你可以出三倍的价格,但是没用;SAFER只会从那些有意付出既定价格的人们中,选出最适合的人选而已。

令他惊喜不已的是,2008年,当地SAFER经手销售了勃艮第孚讷村(Vosne)一片极其稀有的葡萄园。这片一级葡萄园叫做“Les Gaudichots”,很小而且田块分布支离破碎,但品质格外卓越。20世纪30年代其大部分都归属于拉塔希村(La Tâche)(关于这片葡萄园的历史,Steen Öhman进行了非常详实的记述:http://winehog.org/vosne-romanee-les-gaudichots-16919/#more-16919)。这份产业还包括了一点点特级葡萄园埃雪索(Echézeaux)中的土地。SAFER当时为年岁已高的产业拥有者出售这片土地,代理一桩常规的销售,并未行使优先购买权。SAFER收到了48份购买申请,其中就有谦逊而满怀期冀的Clark先生。可是SAFER不为所动。

到头来,Les Gaudichots葡萄园被RégisForey买下,令他拥有的一小块土地(0.1公顷)达到0.3公顷,变得更实用一些(这两片土地彼此相连)。Clark也没能得到那片埃雪索特级葡萄园。不过SAFER要求Forey卖掉一片相同大小的孚讷村葡萄园——可能令这片品质超群的葡萄田全部落入一个已经有7公顷的著名酒庄囊中令他们感到很不舒服吧。

竞买这片土地的有18个候选人,Clark成为了最后的赢家。他年轻、充满活力而野心勃勃,被选中也是理所应当。(顺带一说,他的酒庄现在被卖给了另一对年轻、充满活力而野心勃勃的夫妇Yann和Justine Charlopin-Tissier。若想阅读更多我与Clark的对谈,包括为什么他决定出售自己的酒庄,不要错过Decanter杂志8月刊我的专栏)。

图片:采收工人 © David Clark

如果要简单地给这个故事加一个脚注,精明的读者会发现Gaudichots葡萄园的卖主最后以比市场价低——而且低很多——的价格卖出了她的土地。确实,从经济收益角度来看,以这种方式出售葡萄园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然而Gaudichot葡萄园的其他拥有者(比如,嗯,野心勃勃的DRC)却会从中受益。据我了解,在法国,保守的SAFER估值会被用作遗产税或房地产遗产税(也就是人们深恶痛绝的“droits de succession”)的征收标准。一直以来,高昂的税率使得酿酒家族不得不放弃手中的土地,在法国最著名的葡萄园地区尤为如此。而减少税率的唯一方法,就是令种植商少获得一些利润。所以SAFER采取保守的估价方式,确实代表了当地的利益。

那么,LVMH集团的这次收购要怎么看呢?没人能否定勃艮第的经济欣欣向荣,那里的葡萄种植业也格外昌盛,而我可以肯定LVMH也为环境保护做出一些贡献。不过我无法预测这次收购将如何帮助勃艮第的年轻人们创业。也许这座产业应该被SAFER优先买下,将那片特级葡萄园分成四份,卖给那些年轻、充满活力而野心勃勃的年轻人经营。可是,这些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又怎么可能筹集到这么大一笔资金呢?看到问题在哪儿了吧。

Clos des Lambrays葡萄园很可能在出售前就已经并非为个人拥有,而是被股份公司持有了。如果是这样,SAFER就被挡在了这桩交易之外,因为土地的拥有者并没有改变,股份公司只是换了股东而已。所以说到底,金钱才是最后的赢家。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