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素的弗吉尼亚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今年10月初,我本可能与Joaquin在弗吉尼亚州近距离接触。幸好这场相遇并没有发生。当然,我人畜无害,但2010年的Igor之后大西洋性子最烈的飓风Joaquin就不一定了——它把汽车刮得到处飞,摧毁了不少穷苦人的简陋房子。所幸最后Joaquin在大西洋上耗尽了气力——但那是它在巴哈马中部造成巨大破坏之后了。

不过,弗吉尼亚州也没有完全逃过一劫:飓风在横冲直闯时总拖着巨大的、雨水织成的“裙摆”。Breaux是弗吉尼亚州最大的葡萄园之一,种植42公顷的葡萄园。Joaquin过境时,这里一天内就积起了一脚深的雨水(305毫米)。飓风过境前一晚看到预报后,Jenn Breaux不得不向众人求助“救救我们的葡萄吧!”在一众吃苦耐劳的志愿者帮助下,他们从大雨中抢收了薄皮的梅乐葡萄。皮稍厚一些的内比奥罗、小维尔多以及赤霞珠则被留在枝头,等待进一步熟成。雨过天晴之后,这批葡萄看起来令人吃惊地毫发无损。

Petit Manseng of Virginia
Image: Petit Manseng of Virginia, credit Andrew Jefford

“雨水是我们最大的问题。”Linden酒庄的Jim Law说道。这位弗吉尼亚的酿酒贤者认为,“土壤条件在这里非常重要。如果是厚重的粘土,就会把所有雨水都吸在里面。”(Breaux酒庄的土壤是花岗岩为主要成分的沙子和壤土。)“在弗吉尼亚,没法采用有机法,除非你想颗粒无收。”Boxwood Winery的Rachel Martin说道。雨水的降临总是令人恼火地毫无征兆。“弗尼吉亚没有典型的一年。” 弗吉尼亚州葡萄酒导览《Jefferson的葡萄园之上(Beyond Jefferson’s Vines)》一书的作者,Richard Leahy说道。“这就是弗吉尼亚。”当地先锋酿酒师之一Gabriele Rausse总结道,“她总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反复无常的弗吉尼亚究竟“中意”什么葡萄品种呢?1973年,第一片酿酒葡萄园在这里安家。但这个产区主要的发展却发生在1980年之后(1979年整个州共有12个酒庄,现在已经有270个了)。最早的葡萄品种包括霞多丽——在某些地方,这个品种依然表现良好(特别是Jim Law的葡萄园);波尔多常见品种以及混酿在这里一直比较成功,尽管这里的酿造风格与纳帕相差甚远——不过,也许这正是成功的秘诀。不过,厚皮的维欧尼(Viognier)在2011年被选为了“弗吉尼亚标志性品种”。这是个很勇敢的选择。维欧尼对这个产区而言够完美了吗?我问Gabriele Rausse。“对弗吉尼亚而言,没有一个品种是完美的。”他苦笑道。

在今年晚秋,我会找个礼拜聊一聊弗吉尼亚的“经典风格”葡萄酒。但是这个礼拜,就让我讲讲那些更浪漫的种类吧。整个州(技术上来讲更像是一个联邦)目前有两个主要的葡萄酒生产区域。第一个位于北端,接近华盛顿;另一个在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的大学城附近。

Jim Law说,弗吉尼亚最大的问题是雨水太多。华盛顿每年的降雨量平均在1036毫米,夏洛茨维尔则是1211毫米。那么,欧洲有没有哪些高品质葡萄酒产区的降雨量相似呢?

有的——马第宏(Madiran)产区每年降雨量在1100毫米左右,瑞朗松(Jurançon)则可能最高达到1400毫米。这两个产区都比波尔多潮湿,和勃艮第相比潮湿得更多。比利牛斯山脚通常比蓝岭山脉(Blue Ridge Mountains)脚下的葡萄园更加凉爽(大西洋岸比利牛斯省首府波城Pau的七月平均温度在21摄氏度左右,华盛顿以及夏洛茨维尔则在25摄氏度左右;但两者全年的平均气温却是几乎相同的,分别为13.13摄氏度、13.15摄氏度和13.95摄氏度)。比利牛斯山区域阳光更充沛(波城全年1877小时日照,华盛顿为1783小时)。两地的相似度令人惊叹。马第宏的厚皮塔娜特(Tannat)葡萄品种是对多雨地区适应性最好的葡萄品种之一;此外,厚皮、果串松散、果粒小的小满胜葡萄(Petit Manseng),还有果粒稍大的大满胜葡萄(Gros Manseng)也在此地如鱼得水。那么符合逻辑的想法就是,或许它们也能在弗吉尼亚取得成功?

有可能。大满胜至今在弗吉尼亚还没有得到广泛种植,但是在我最近这次旅行中遇到的最优质的葡萄酒中,有一些就是使用小满胜和塔娜特酿成的,特别是技术高超的Michael Shaps酿造的葡萄酒。因为小满胜口味浓郁,人们倾向于用它酿甜品葡萄酒;等到大满胜在弗吉尼亚普及,就会有更好的干口味满胜餐酒涌现了。如果小库尔布葡萄(Petit Courbu)也能传播到这里就好了。

此外,别忘了内比奥罗葡萄。这个葡萄品种来自夏季温暖、潮湿,不频繁降雨的地区——Alba-la-Romaine地区的平均降雨量是950毫米,7月的平均温度是23.2摄氏度。内比奥罗在弗吉尼亚的表现也非常好,而且显然比起干旱一些的地区,它更喜欢这里。我在下面列出了用这些葡萄品种酿制的优异弗吉尼亚葡萄酒。

Virginia vineyard, credit Andrew Jefford
Virginia vineyard, credit Andrew Jefford

要揭示风土的秘密,三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而为一个产区寻找正确的葡萄品种,则是其中最重要的过程。也许没有一个品种之于弗吉尼亚是完美无缺的——但是比起其它品种,塔娜特、内比奥罗和小满胜显然有着更出众的表现。

小满胜

King Family Loreley 2013

一款杰出的小满胜葡萄酒,采取麦秆酒(vin de paille)的酿造方式(晾晒葡萄使之自然干缩),一半时间在皂荚木桶中陈酿。具有黄油、菠萝的芬芳,以及喷涌的苹果、奇异果、芒果以及杏子口味。细腻的水果口味引人入胜。92分

Linden Late Havest Petit Manseng 2008

香氛华丽而多层次(菠萝、芒果、杏子、桃子以及奶油),带有引人注目的纯净果味以及复杂的口味。我品鉴的这个小瓶装口味依然鲜活,难以想象它已经过七年的陈年。91分

Lovingston Petit Manseng 2014

一款颇具魅力的干口味小满胜,二氧化碳浸渍法柔化了这个品种浓郁的滋味,其中10%的白谢瓦尔(Seyval Blanc)增添了几分蜂蜜的甜香,以及清爽、精练的口感。美味的开胃酒。89分

Michael Shaps Petit Manseng Honah Lee Vineyard 2013

橡木桶陈年使得小满胜浓烈而有穿透力的果味柔化、丰满了不少。相比之下,这款酒入口清爽而有活力,果味戏剧化而且十分纯净——是一款有着少见经典风格的弗吉尼亚干白葡萄酒。92分

塔娜特

Michael Shaps Tannat 2012

典型的塔娜特香氛:粘土、新翻的泥土和鲜血的粗犷气息直冲鼻腔。同时也有几分轻盈的花朵香气。口味不加修饰,忠实于品种的特质:浓密、有力、口感丰满,土壤、腐殖质以及腐叶的气息让人联想到掘墓人。这是出自柔声细语的Shaps之手的另一款杰出的葡萄酒(Shaps在弗吉尼亚和勃艮地两地奔波酿酒)。93分

内比奥罗

Barboursville Nebbiolo Reserve 2012

颜色很浅,蘑菇和土壤的香氛比果香更为明显。口味极干,带有少量的淡咸口味,但是复杂而有魅力:苹果、红李子、香烟以及压碎的橡果味,兼具糖蜜和葡萄干的甜香。引人入胜。89分

Breaux Nebbiolo

Beaux酒庄种植内比奥罗的历史很长,7个年份的纵向品鉴中最好的几款中,2002年份风格淡雅、纯净而优雅(89分),2006年份口味更丰满,带有土壤的细腻芬芳(90分),2007年份华丽而果味浓郁(90分)。最优秀的是2010年份:果香鲜活,带有樱桃、莓果和可乐果的气息,口味浓郁而悠长,有植物的清新滋味,就内比奥罗而言格外丰满,兼具意大利葡萄酒经典的清苦回味。91分

Gabriele Rausse Virginia Nebbiolo 2013

澄澈而轻灵,带有红水果的香氛。优雅的玫瑰果和覆盆子果香,酸度鲜活,单宁细腻,是一款优雅、可口的红葡萄酒。90分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