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要来一杯Nutt Slammer?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我不是星际迷,但我尊重其中的学术,所以如果读者中有喜欢葡萄酒的星际迷觉得我接下来介绍的细节太过初级,我先道一声“抱歉”。在《星际迷航》中,星际舰队的战舰和基地里提供的饮品由synthehol制成:这是一种带有酒精中所有的有益成分,但完全没有其有害成分的物质。对synthehol的设定是否和《星际迷航》系列中的生物拟态凝胶(bio-mimetic gel)1以及紧急运输臂章(emergency transporter armband)2一样可信?

图片:电影《星际迷航:复仇女神》中的红葡萄场面

其实,对synthehol的设定更容易成为现实。上周一我在英国著名广播新闻节目“今日(Today)”中听到伦敦皇家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神经心理药物学(Neuropsychopharmacology)教授David Nutt感叹,他和同事们已经开发出了合成酒精替代品,却得不到资金资助进一步的研究。他说自己已经尝试服用过这种物质,效果非常好。

你大概已经想到,这种物质的化学过程相当复杂。γ-氨基丁酸(GABA,gamma amino butyric acid)是哺乳动物中枢神经系统中一种主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而乙醇(酒精)会提高GABA的效果。GABA与大脑突触后神经元上的GABA-A受体相互作用,能够带来一种平静和幸福的感觉,并降低压力和焦虑感。

Nutt教授的合成酒精替代品是一种苯二氮䓬类药物(benzodiazepine),可以复制这种增强效果(就像安定和其他苯二氮䓬类药物的作用一样),但却没有不良后果。酒精会刺激多种受体;Nutt教授仔细挑选的“苯并(benzo)”则只会刺激指定的、有益的受体:能令我们感到放松和愉快的是α-2和α-3受体,而α-1受体会令人摇晃不稳,α-5受体则会导致记忆丧失。这种合成酒精替代品也不会带来从轻度醉酒演变为慢性醉酒的过程,因为即便使用较高的剂量也没有影响。没有宿醉,没有上瘾,更没有肝脏损伤。服用这种替代品的“醉酒”效果在你准备开车回家的时候就可以迅速逆转。按照Nutt的说法,这种替代品比酒精“安全100倍”。

Nutt有的时候会被描述为反酗酒活动家。实际上,他所做的事情是将科学的严谨性应用在他的研究领域中的统计数据上——只不过他所研究的恰巧是整个社会已经形成了固有观点的一个领域。这些观点通常更多受到感情的驱动,而非理性的影响。

当Nutt提出骑马(每进行该行为350次会出现一次重大的不良事件)比吃摇头丸(每进行该行为10,000次会出现一次重大的不良事件)更加危险时,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他的观点是,对违禁药品的分级应该根据它们所造成的伤害的实际证据而定。为了支持这个观点,他和他的同事们开发了一种根据9项伤害参数进行分析的方法。这种分析方法将伤害进一步划分为“摄取某种成瘾物质对个人造成的危害”以及“摄取某种成瘾物质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当你把两部分标准综合起来看,就会发现酒精比海洛因的危害要大多了(见下表)。

当然,如果海洛因和强效纯可卡因可以像每一家超市里那些充满诱惑力、可口迷人的隆河谷村庄级葡萄酒一样合法出售,这些数据看起来就会大不相同了。此外,这种分析也没有考虑到违禁药品的自然特性。让大部分消费者适量饮用酒精饮品,不对自己和整个社会造成伤害是相对容易做到的;但让吸毒者这么做可就难多了(是否有这种可能都很难说)。而小部分不能适量饮酒的人则令这种我们最常使用并且信任的“毒药”的统计结果产生了偏差。

不管怎么说,我衷心希望Nutt可以为合成酒精替代品找到研究资金,因为将这种替代品和葡萄酒放在一起进行比较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在广播访问中,他坦承服用synthehol制成的药片确实无法带来与朋友分享一瓶好酒时的社交经历或感官享受;还有就是他们正在检测这种酒精替代品的液体版本。不过我希望它们不会被命名为“Nutt Slammer3”(显然Nutt是这样建议的)。

合成酒精替代品的设想并不疯狂——嚼口香糖比过度进食要好得多,而吸电子香烟也确实好过吸入一包香烟中的所有焦油。不过我很怀疑这能否代替你和几个好友围坐一桌,开启一瓶来自世界上最伟大的风土、在最佳的年份、由最出色的酿酒师精心酿制、经过漫长的等待和渴望终于成熟的葡萄酒所带来的乐趣。毕竟,尽管很难证明,但我们都明白:葡萄酒,可不仅仅只是一种酒精饮料。

注:
1生物拟态凝胶:《星际迷航》中一种用于研究基因的液态物质,属于禁运品,受星际联邦法严格管制。
2紧急运输臂章:《星际迷航》中星际舰队成员在离队执行任务遇到紧急情况时,用来远程激活小型运输器的装置。
3 Nutt Slammer:Nutt教授为自己研制的合成酒精替代品所取的名字,套用了一种著名的鸡尾酒Alabama Slammer。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