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禁飞区”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搬到法国生活的人很快就会学会的两个单词是“interdire”和“interdiction”:“禁止(做某事)”和“禁令”。我们全家刚搬来时,我带着三岁和五岁的儿子走过幼儿园的操场,最先看到的就是钉在墙上的“被禁止活动”列表。这看起来让人有点沮丧。但是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挺赞成的:毕竟我们已经去过医院急诊室太多次了。然而,在我看来,法国的很多禁令都存在误导。我觉得上个月在法国《政府公报(Journal Officiel)》上公布的禁止从空中给葡萄园施用农药就是一例。

图片:Bernard Magrez的一架葡萄园遥控飞机在黑教皇酒庄进行展示

明智的禁令所禁止的都是经过长时间实践经验证明有害的行为,比如在公共场所吸烟或者酒后驾车。(或者在操场上打架。)这些都是苦涩经验的果实,最终会得到广泛的支持。

不那么明智的禁令则是因为恐惧或特权而提出的。它们通常是不成熟的,是在某种创新实践的优缺点被充分衡量之前就决定下来的。例如,被称作“水力压裂法(fracking)”的天然气和石油开采技术正在世界能源市场上掀起一轮革命。这种技术使得美国在天然气生产方面超过了俄罗斯,很快还将在石油生产方面赶超沙特阿拉伯。但是水力压裂法在法国是被禁止的,尽管法国正在努力摆脱对核能源的依赖。这是明智的政策吗?

禁止从空中向葡萄园喷洒农药的规定是法国禁止从空中对任何作物施用农药的禁令的一部分。这项规定从2009年就开始实施,但是葡萄种植者(以及玉米、大米和香蕉种植者)到目前为止都是得到豁免的。这项豁免在2015年底就会到期。在过去五年中,可以从空中施药的法国农业用地面积减少了77%。尽管从历史上看,法国葡萄园中长期使用这种方法施药的还不到1%,但这个数据在不同的地区有很大差异:香槟地区的比例就高达10%。

向葡萄园喷洒农药——不论是在地面还不是从空中——都是葡萄种植者们不愿意做的一件事,不管他们使用“传统方法”、有机法还是生物动力法。有机法和生物动力法种植者比传统种植者需要更频繁地施药,但是他们会说自己使用的药剂比传统种植者的药剂毒性要小。从邻居的角度来看(我已经做了他们五年的邻居),任何葡萄园农药都不比硫磺更令人反感和难以接受。但不论以何种形式,人人都在使用硫磺。

喷洒的农药发生飘散的事件今年已经上过新闻了。5月5日午餐时间,在玛歌产区河口对面的布尔区(Bourg)附近,Villeneuve村的小学生们突然集体生病,出现了恶心、头疼、咳嗽和咽喉痛等多种症状。这所学校周围全是葡萄园,当天上午刚刚施用了杀真菌剂(农药被“友好的”拖拉机搅得翻腾起来),其中部分时间刚好赶上孩子们在学校操场上玩耍。不过这种做法破坏了喷洒农药的相关规定,也引起了人们对于葡萄园所有者(其中一位还是村长)所具有的常识的质疑。第二天,孩子们的症状就消退了。但在你完全放心之前,继续读一读下一段。

图片:赛博人,摄影:williamsdb,
根据CC 姓名标示-相同方式分享2.0通用版授权使用。

从空中向葡萄园喷洒农药在两种情况下最为有用:一种是当葡萄园面积很大时,一种是当葡萄园地势十分陡峭时。由于法国的土地持有模式十分破碎,这里没有很多南半球常见的大面积葡萄园。但是,这里有很多地势陡峭的葡萄园。从空中喷洒农药也是最快速的人工干预方法,并且不受土壤情况影响(在粘土土壤地区,大雨会导致拖拉机暂时无法进入葡萄园)。

今年初夏,我站在Tain抬头看向赫米塔希(Hermitage)山上的葡萄园——并揉了揉眼睛。当时,部分葡萄园里正有穿成英国科幻电视剧《神秘博士(Doctor Who)》中的“赛博人(cybermen)”侵略部队模样的工人喷洒农药;他们从头到脚穿着橙白相间的全套装备。如果在地势陡峭的葡萄园里喷洒抗霉菌的农药时需要穿上这种程度的保护服装,那么让人类和农药喷洒两者尽可能远离彼此不是更好吗?

这就引出了遥控飞机的概念。到目前为止,在葡萄种植和其他农业分支中使用遥控飞机都只是进行数据采集。这是一种非常完美的精密葡萄栽培技术——这种技术可以大大减少对喷洒农药的需求,因为喷药操作可以集中在最为危险的葡萄园区域,而不需要做无用功地覆盖健康或脆弱的葡萄藤。

遥控飞机技术现在仍然比较昂贵,在应用上也面临一些法律挑战,但看起来使用小型、便宜的泡沫塑料遥控飞机可能会引发一场农业革命(就象无人机技术将会在战场上引起革命一样:现在接受训练的无人机操作员比战斗机飞行员更多)。在地势陡峭的葡萄园或部分遭受病害的葡萄园,又或者在勃艮第或香槟等土地占有模式类似于马赛克的产区中的带状或块状葡萄园里,使用体积更庞大一些的遥控飞机进行农药喷洒看起来是令人无法抗拒的选择。这种方法安全、精确又经济。但是,在一个不允许从空中对任何作物施用农药的国家里,这要如何才能实现呢?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