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美食宝贝”

作者:

与Jefford相约星期一

我写信给“美食宝贝(Food Babe)”,而她也给我回信了(好吧,不是她本人,而是她的同事Lindsey,她一定也是个好姑娘)。现在我们应该能一起做些事情了。

每个专栏作家都在“狗窝”里藏着几块他们最喜欢的“骨头”。他们时不时会把这些骨头拿出来啃一啃,希望他们龇着犬牙口水直流的德行能够改变这个世界。当然他们改变不了世界,只好用鼻子把这块“骨头”拱回狗窝里,好在无事可做的时候再把它拿出来。

我最老的这块“骨头”(上回拿出来“嚼”还是在2008年4月期的Decanter杂志上)是关于葡萄酒酒标的一桩丑闻。什么丑闻?事实上,没有葡萄酒酿酒商会被要求将酿酒过程中可能加入的250种甚至更多的添加剂明确地标示出来。显然这是不公平的。因为食品生产商往往会被要求提供添加剂清单,尽管通常这些添加剂会以编码的形式出现。

图片:红葡萄酒酒帽,摄影:Wollombi,根据
and adapt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0 Generic license使用。

比如说欧洲消费者比较熟悉食品包装上“E加数字”式的添加剂标示:比如E621是味精,E175是,嗯,金(白痴才会以为这种东西吃下去无害)。关于这个标注系统,需要向那些对欧盟心存疑惧的人说明的是,与“瞎管闲事的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所在地)”毫无关系,是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 Alimentarius)颁布的编号系统,这个委员会最早由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在20世纪60年代创立。欧洲十分明智地借鉴了这个系统(虽然并非列表中的所有添加剂都被允许在欧盟使用)。我的主张是,这种编码应当得到统一应用,葡萄酒也应与食品一视同仁。这种编码短小精悍不占地方,而且每个编码代表的成分都能够迅速从网络上查到,让消费者知道自己摄取了什么。

我最不喜欢的葡萄酒添加剂是各种形式的酸(比如酒石酸E334,或者柠檬酸E330)。这种添加剂的添加量常被误判,而且(对葡萄酒最为重要,在其他几乎所有产品中几乎都无足轻重)它们是最容易令酿酒商抹去或改变他们的葡萄酒风土特征的工具,让这些酒变得平淡无奇,“平衡”而工业化。

如果你在一罐番茄里面加酸,就必须公示;但在葡萄酒中加酸,却什么都不用说。如果一款酒里面加了酸,我可希望能够知情,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自己是在喝一款经过了工业化纠正的葡萄酒,还是一款真正反映了风土条件的葡萄酒。这可比番茄的味道如何严重多了!

相比之下,我不会购买一瓶没有标注E220(二氧化硫)添加剂的葡萄酒。我并不反对自然葡萄酒的酿造方法,只是想强调消费者应当有知情选择权。

顺便一说,你也可以直接列出添加剂的名称而非编码。如果你使用一种不纯但“自然”形式的添加剂——比如柠檬汁二非柠檬酸——你当然应该直接写出这种成分的名称。

图片:Vani Hari和她的啤酒运动 © Foodbabe.com

说回“美食宝贝(这是她的自称,不是我的创造)”是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北部的博客作家,名叫Vani Hari。她的“Food Babe”网站拥有大量的忠实粉丝,所以由这个网站发起的宣传活动——包括要求食品标签信息透明化的活动,还有其他的——通常能够有足够的吸引力,并且很有效果。“美食宝贝”最近将她完美而白得耀眼的利齿嵌入了美国最大规模的酿酒商身上的毒瘤里:其中包括味道寡淡的Budweiser(Bud and Bud Light)啤酒的酿造商百威英博(AB InBev)。美国对啤酒商标的要求十分松懈,所以那儿的消费者并不知道啤酒里可能含有玉米糖浆和鱼胶。据说百威英博(AB InBev)在Hari小姐的宣传活动结束后告诉她,他们将把产品中的所有成分都公布在他们平铺直叙、信息模糊的网站上(不过可能他们还没这么操作——我花了很长时间,依然没能在网站上找到他们承诺发布的那份清单)。全球的报纸都争先恐后地发布了这个消息,我猜要是Hari小姐的网站叫“美食宅”、“美食呆子”或者“美食老太婆”之类的名字的话,他们一定不会这么积极。

无论如何,“美食宝贝”显然取得了成功。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其中包含了不少细节信息,建议她未来以葡萄酒为主题主持一次宣传活动。“你好Andrew。”我收到的回信这样写着,“谢谢你与我们取得联系。我叫Lindsey,是‘美食宝贝’团队中的一员。谢谢你与我们分享的这些相关的知识,Vani肯定会对葡萄酒行业的问题进行关注。祝你愉快,Lindsay。”那我们静观其变吧。

在欧洲,葡萄酒行业协会十分强大,他们会尽各种努力避免进一步令葡萄酒添加剂信息透明化。每个跨国葡萄酒组织以及全世界的葡萄酒推广机构也是一样的。敢肯定我英国葡萄酒业界的朋友们对此也会频频摇头,而且希望尽量不把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规定的编码写在背标上——不过他们应该记住,最好的葡萄酒除了酵母、硫磺以及澄清剂之外,通常是不会含有任何其他添加剂的。

不过如果你不同意——我很抱歉,但你是错的。总有一天,这种信息将会透明化;就像禁烟令和混合动力机动车一样,实现了之后人们才会开始奇怪为什么没有一早就这么做(与此同时,我会把我那块“骨头”重新推回“狗窝”里,等一两年后再拿出来瞧瞧)。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介绍

An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www.decanter.com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格多克产区,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St Loup的交界地带。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