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冻再度席卷全球,原因究竟为何?

作者:

Andrew Jefford决定前往极北,寻找霜害的根源

Sussex产区Ridgeview酒庄葡萄园升起的火堆。不少波尔多及其他地区的酒庄也采取了类似防霜冻措施。摄影师:Julia Claxton,国际年度园艺摄影师/皇家摄影师协会银奖获得者。

尽管5月份刚刚过去,但法国葡萄园的年度新闻似乎已经有了着落,其他欧洲地区也是类似的情况,包括已经脱欧的英国。这场在相对温和的早春时节袭来的霜冻,整个法国所有产区几乎无一幸免。部分地区(尤其是波尔多)更是遭遇了过去25年来最为严重的霜冻。

这场灾害的具体损失情况要等到下月成花期结束后才能得到准确数字。当然,五六月的天气情况也会影响葡萄藤的恢复能力。霜冻和冰雹一样,都是很看运气的。一座葡萄园或许被毁坏殆尽,但附近略高海拔坡地上的葡萄园,则可能完好无损。波尔多、干邑、卢瓦尔、香槟及阿尔萨斯等地预计将损失25%-50%的产量。勃艮第和朗格多克地区损失惨重:几乎所有葡萄园无一幸免。位于卢瓦河谷的萨韦涅尔(Savennières)产区只有10%不到的葡萄园逃过4月份的霜冻。

(4月20-27日的霜冻中)法国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国家。意大利在稍早时节(4月17-19日)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尤其是皮埃蒙特、托斯卡纳、威尼托、马尔凯(Marche)及阿布鲁佐(Abruzzo)等地的平原地段葡萄园。弗朗齐亚柯达(Franciacorta)和嘉维(Gavi)产区情况惨烈,普罗赛柯(Prosecco)的价格预计将持续上涨。

对这次霜害袭击的预报是准确的。其特定是数日内缓慢袭来,而非突然袭击。让那些能够承担得起应对措施,或是有面对典型霜冻经验的酒庄有时间反应(尽管对流霜或是风霜这两种非典型霜害,很难在短时间内进行防护)。除了常见的点燃火盆或火堆的方式,直升飞机公司四月的生意也是出奇的好。

但是那些负担不起上述解决措施的酒庄,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霜冻肆虐了—春霜对于那些财力有限(即每年要靠上一年的收入过活)的酒庄而言,无异于是一场十足的悲剧。一个寒冷的晚上过后,今年一半的收成可能都打水漂了。这就是评估葡萄园时,霜冻灾害一直是重要的考量标准之一。

卢瓦尔和勃艮第等地已经连续两年发生这样的惨剧(勃艮第去年因春霜损失了1/3的收成,卢瓦尔部分产区损失甚至超过一半)。对勃艮第来说,这种“小年”对于近年来供不应求的状况而言,实在不是个好消息:2010、2012、2013、2016的产量都很低,2011和2014的产量也不尽如人意。而霜害和雹害,正是造成产量降低的主要原因。

在2012年研究夏布利地区气候变化时,当地人告诉我,除了2003经历过一场不太严重的霜冻外,上一个“霜冻年”已经是1997了,而上个世纪50年代的51、53、57和59则霜动频发。当地酒农普遍认为,气候变化降低了霜害发生的可能性,但遭遇冰雹的风险有所增加。但如果是按这种趋势,2016和2017年的两场严重霜冻,又怎么解释呢?

其中一种解释是近两年气候比较反常;第二种解释是我们对气候变化的速度估计的太高了。当然还有第三种理论,也就是未来的气候特性,会变得更加难以预测。但除了上述三种可能性,依然存在第四种情况,那就是全球变暖在某种程度上,会提高霜冻发生的可能性。(感谢爱丁堡大学地质学院前任教授Michael Summerfield对本文的贡献)。

在我具体阐述这第四种理论之前,我必须提前声明:任何基于短短数年数据进行的长期预测,准确性都存在争议,结果基本是以推测为主。而造成气候变化的因素极其复杂,因此很容易得出错误的结论。尽管如此,鉴于气候变化对我们生活造成的重大影响,我们还是要尽力去解读手上现有的数据。

许多酒农都注意到,某些品种和某些产区葡萄藤发芽时间在过去二十年中,一直在提前。与此同时,春季最后一场霜冻的来临时间也相应提早。Daniel Molitor博士及五名同事在《澳大利亚葡萄与葡萄酒研究杂志Australian Journal of Grape and Wine Research》中发表的一篇论文,证实了这一观点。自1950年以来,从卢森堡地区7个种有米勒·图高(Müller-Thurgau)葡萄园收集的数据显示,霜冻提前的速度有要快于发芽提前的现象。基于这些数据,作者认为这一趋势还将持续,对于高海拔葡萄园而言,最终霜冻在发芽后发生的频率将继续走低。

但如果我们考虑更多的因数呢?其中之一便是,在北半球中纬度地区(全球大部分葡萄园的种植区域),北极的气候变化,尤其是极地海洋中浮冰的融化及高纬度地区融雪现象,对于北半球的大气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如果北极圈内的冰雪开始融化,反射到大气中的阳光也会减少(反射率降低),蒸发和蒸腾作用会加强,极地涡旋(地球极地上空低压区的上层部分)也会受到影响。

在北半球,极地涡旋以逆时针方向旋转,涡旋处于一大团致密而寒冷的极地空气之上。当涡旋作用很强时,这些冷空气可以被很好的限制在这一区域内。但当涡旋变弱时,部分冷空气团则会被“挤出”,向赤道方向运动,行进的方向,就包括欧洲北部、北美及中亚地区。

对于种植相对娇贵农作物(例如葡萄)的农民来说,再多的担心也并不为过。过去二十年逐渐变暖的气候,会让葡萄更早发芽。全球变暖会导致极地融雪,降低冬季及早春的极地涡旋作用——两者结合的结果,就是未来在葡萄藤发芽后发生冷空气突然入侵(即霜冻现象)的几率会增加。唉,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编译: 留香 / Liu Xia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