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和Lieu-dit,以及勃艮第的“大问题”

作者:

Andrew Jefford 终于问出了这个长久以来困扰爱好者们的问题……

伏旧园
伏旧园

先旨声明,如果你对细节什么的不感兴趣,就直接跳过最开始的这十几段,直奔“大问题”那部分即可。

虔诚的勃艮第学徒们,在开始学习的初期,肯定就已经懂得这个享有盛誉的产区中,每片葡萄园才是品质的核心所在。

你已经学到了,每一片葡萄园都有自己的风土,或者法语中叫“climat”。这个词,现在已经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上了,官方定义是“一片种植了葡萄的土地,具有独特的微气候以及特定的地理条件,过去几个世纪中得到了仔细的界定和命名”。

你可能同时听说了另一个指代葡萄种植区域的词“lieu-dit”——翻译为“有名称的地点”。大多数葡萄酒爱好者可能都曾经在购买村级勃艮第的时候,看到过这样的地理标志——比如Meursault Le Limozin(位于一级园Génévrières Dessous附近的村级葡萄园),或者Gevrey-Chambertin En Champs(在哲维瑞村一级园Champeaux所在的山坡下)。

我们可能会随之得出一个危险的结论:lieu-dit就是并非特级园也非一级园的climat的名称。我们甚至会以为,climat和lieu-dit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交换使用的同义词。

并不是这样。

两者的含义有着明显的区别。也许climat最好的解释,是“勃艮第2000年历史中葡萄园逐渐形成的约定俗成的名称、耕作方式、以及出产酒款的风味特征”。

Climat这个词第一次被用在葡萄园上是在1584年,当时勃艮第的葡萄园仅仅在村庄级别有所区分。到了18世纪,有些单一climat开始为人们所知(比如沃尔内Volnay的Champans,伯恩Beaune的Fèves,或者蒙哈榭Montrachet本身)。Climat真正普及开来,要数INAO在勃艮第种植商保护及管理组织(Organismes de Défence et de Gestion)指导下,将单一climat分别认证为法定产区之后。

每一个产区都有自己的生产规范(Cahier des Charges),从而为勃艮第climat的管理提供了终极的依据。如勃艮第法规专家Sylvain Pitiot所说,这些生产规范造就了不同climat的“感官特征”。但是他也说道:“也没必要对这些特征太过有洁癖——它们也会被人为、历史以及经济方面的要素所影响。”

相比之下,lieux-dits的概念来源并不一样——这个词的根源,在与法国的土地注册系统(cadastre)。法国国王们一直希望建立一个全面、单一、中心化的土地管理登记系统,但是直到法国大革命到来之前,这个愿望都没有实现。

1807年,土地管理系统被书写进法国法律,从此成为了所有土地交易和税收的基础依据。

比如我在法国买下了一片土地,并且在上面建了我们现在居住的房子,这片土地的注册信息是“Hérault村,129号Ay区(Section Ay)”——这个让人想起香槟Ay村的古怪名字,只不过是个地名,并无它意。也就是说,一片土地在勃艮第外法国所有的地区都是一个lieu-dit,仅仅在勃艮第,它有可能成为一个climat。

一个climat既可以比lieu-dit大也可以比它小,可以包含多个lieux-dit的一部分,也可以是多个lieux-dit的聚合体。比如说,夏布利特级园(Chablis Premier Cru)的土地包含大约78个lieux-dit,但是仅有40个climat,其中又包括17个著名的“带旗(flag-bearing,往往范围更大或更著名)”climat,对于整个勃艮第而言,这可能是最复杂的一个例子了。

更典型的例子是普利尼-蒙哈榭(Puligny-Montrachet)的一级园Les Pucelles:它共包含两个lieux-dit:Les Pucelles以及Clos des Meix。波玛(Pommard)的一级园Clos des Epeneaux,则由两个lieux-dit(Les Grands Epenots和Les Petits Epenots)各取一部分组成的。

大名鼎鼎的特级园Echézeaux中就包含10到11个不同的lieux-dit——的全部或一部分。顺便一提,在特级园的酒标上使用lieux-dit的名称是不合法的。不过法律也并非完全没有争议——在伏旧园(Clos de Vougeot)等几个范围比较大的特级园的定义上,法律规定就令消费者着实摸不着头脑。

相关阅读:价格还是风土?解读勃艮第的分级系统

如果你想了解所有这些,可以去找一本(挺贵的)书读一读,这本书的全名叫:《勃艮第伟大葡萄园的Climat和Lieux-Dit:地区名称的历史和地图》,作者是Marie-Hélènehe z Landrieu-Lassigny和Sylvain Pitiot。我为这本书的英文版作了序(我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和这本书的营收也没有任何关系)。这本书分别给出了每个村的climat和lieux-dit的区域地图,并且从学术的角度对每个地名的渊源进行了描述。Sylvain Pitiot告诉我,他们正在筹备撰写一本关于夏隆内丘(Côte Chalonnaise)的同类著作。

说了整么多,勃艮第的“大问题”究竟是什么呢?马上说到。

在几个世纪里,climat一直在不断进化,但是当它们在20世纪30年代被定义为法定产区的时候,就成为了一个钉死的法律定义,这停止了它们的进化过程。上世纪30年代,是个对葡萄酒酿造行业而言万分混乱的时代:气候状况糟糕,恰逢全球经济危机,还有战争的威胁,所以法定产区的界定起到了规范化的作用。

现在,全球变暖几乎完全改变了金丘上下葡萄成熟的速度和可能性。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是,今年伯恩丘的采收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会提前到8月开始,和去年一样。而在这些产区初创的时候,10月采收才是常态。

不仅是气候,勃艮第葡萄酿造业的经济情况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恐怕是20世纪30年代的酒农们难以置信的。勃艮第葡萄酒的价格呈现螺旋上升的趋势,那些比前任获得了更好教育训练的酒农们,只要经过了最大的努力,大多会获得丰沛的奖赏。

所以,金丘坡地上海拔更高(或者有些情况下海拔更低)的葡萄园,现在也能够充分成熟了。气候和文化的变迁,意味着20世纪30年代建立的葡萄园品质金字塔可能即将分崩离析。

就算我们坚持认为,在某些葡萄园,土壤本身对品质能够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个观点恐怕不那么科学),那么也必然有一些已经存在的lieu-dit村庄级葡萄园,可能具有比20世纪30年代指定的一级园更好的潜力。此外,在2018年的现在,一定也有些1938年未被开垦的森林或者荒地,可以用来栽培葡萄园,并且具有极高的潜力。如果有这样的土地存在,那么它就算没有climat名,也会拥有一个lieu-dit名。

“现在所有酿酒商都在彼此讨论葡萄园分级的话题。”Clos de Tart酒庄的Jacques Devauges说道。

“现在的分级系统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那是的气候要寒冷得多。”Taupenot-Merme酒庄的庄主Romain Taupenot说道,“如果现在重新进行分级,那么结果会大不相同。”

所以勃艮第的“大问题”,是这样的:勃艮第是否是时候允许它的climat重新开始进化呢?

重新进化的可能性是令人目眩的:金丘可能开辟几百公顷崭新的葡萄园,现在的一级园和特级园也会发生不少调整和变化。但由此产生的经济后果也是巨大的:重新界定新的climat会是个彻头彻尾的噩梦,新分级也会被人们反反复复搬上法庭,事无巨细地争论下去。所以,我至今还没有遇到任何一位勃艮第酒农,觉得重新分级会真的发生。

但是,勃艮第的这个“大问题”还是值得一问的。如果面对早已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现状,却选择什么都不做,那就等同于背弃了勃艮第的潜力,以及耕作了几个世纪的先驱们无比的开拓精神、努力和能量——别忘了,这片葡萄种植的黄金土地,曾经仅仅是一片荒林。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