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人礼貌谦恭的责任

作者:

庄布忠专栏:坐忘

我们应当客气有礼地对待为我们服务的人。

道理很简单。

就算我们粗鲁地对待他们,他们还是得为我们服务。这对他们来说很不公平。

你会不会伤害对你完全无害的人?如果那样做是错的,那么无礼地对待为我们服务的人,甚至伤害他们,不是就错得更离谱了吗。

Jade Belt Milky Way is a landscape of lush green and the snaking Kaidu River in Xinjiang.
Looking at it makes one meditative. Photo by CH

现在人们常常在外就餐,餐厅实际上成为了一个“训练场所”。就像棒球或足球运动员要在球场上进行训练一样,就餐者——不论是儿童还是成人——也在餐厅中不断训练和改进他们的礼仪。

我们常常听到家长教育自己的孩子要“坐有坐相”,不能在餐厅大声喧哗,对待长辈和客人要有礼貌。

与此同时,通常也是这些家长们对待餐厅的服务员或其他服务人员粗鲁无礼。

于是孩子们会对家长行为中的不一致产生困惑。

俗话说“正人先正己”。如果我们说的是一套,做的却是完全相反的另一套,没有人会相信我们。

如果一个人发自内心地待人有礼,就不会选择对待什么人要有礼貌,对待什么人又可以无礼。不管是清洁工人还是开着宾利车的有钱人,我们对待他们都应该一样彬彬有礼。否则我们就是伪君子了。

就我个人来讲,只有一种人不会得到我的礼貌相待,那就是本身粗鲁无礼的人。我会尽可能努力不对他们的粗鲁行为回以相同的态度(尽管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因为我不想把自己降低到他们的档次上。相反的,我会直接无视他们,因为他们根本不值得理会。

我们还应该注意不能仅仅为了外人的好评而培养良好的礼仪。

这个世界会使我们变得不诚实。这个时候我们就变成了动机不纯的说谎者。我们只在社会的“闭路电视”可以监视到的地方表现良好。我们的行为更像是一种表演,而非真心所为。

做事不考虑回报是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这种无价的自由是多少金钱也买不来的。

中国画中有一种平和宁静的意境,体现了我们文化的文雅。
我们的行为也应该如此。The Mind Landscape of Xie Youyu (ca. 1287)
Ink & color on silk
27.4 x 116.3 cm
Zhao Mengfu (1254-1322)
© Princeton University Art Museum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要在一个中文的葡萄酒专栏中说这些?

我们常常以中华文化的渊远流长而自豪。我们常常说我们是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玉器文物证明我们的历史其实有七千余年)。

这个说法中包含着巨大的责任。

中国在过去20年间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向世界各国输送了大量旅游者,支持了这些国家不景气的经济状况。但这还远远不够。

我们还肩负着更重的责任。

就像孩子们以自己的长辈为榜样,中国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并且延续不断的文明,同样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向世界展示何为礼仪之邦。人们会对我们怀着尊敬和景仰(而不是恐惧)的态度。

没有人愿意和令自己感到恐惧的人待在一起。相反,人们都会迫不及待地和自己尊敬、景仰、喜爱的人在一起。

当我们做到了这一点,人们会说中国不但是历史文明最悠久的国家,还是最彬彬有礼的国家。

让我们从今天做起吧。干杯!

专栏作家简介

庄布忠是名律师,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艺术专业研究生毕业,成绩优异。他是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博览会 (TEFAF – The European Fine Art Fair – Maastricht) 的名誉大使。庄布忠主要的工作是葡萄酒记者,并在1991年创办了至今堪称东南亚、香港和中国等地历史最悠久的葡萄酒杂志《葡萄酒评论》 (The Wine Review)。2000年,庄布忠出版全球第一本中文版《波尔多葡萄酒概览》年刊。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