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与现实: 那些“半路出家”的酒庄主们

你是否曾经梦想过抛下高压的城市生活,住进欧式风格的古堡,种上几亩葡萄园,过上悠然的田园生活?

这几位酒庄主做到了——他们抛下收入丰厚的本职工作,将一切投入到梦想的事业中。然而,这条路绝非坦途。

葡萄酒大师Anne Krebiehl参访几位“半路出家”的庄主们,发现他们的心路历程各不相同,却无一例外地具有丰沛的经历、无穷的想象力,以及冒险和努力的决心……

Ray Nadeson,Lethbridge Wines酒庄,维多利亚,澳大利亚

图片:曾从事科学研究的Maree Collis和Ray Nadeson在Lethbridge Wines酒庄的陈酿室
图片:曾从事科学研究的Maree Collis和Ray Nadeson在Lethbridge Wines酒庄的陈酿室

Ray Nadeson今年52岁,他拥有神经科学博士学位,无数次的品酒经历,以及葡萄酒“科学和艺术的结合”,激发了他自己酿酒的兴趣。

“我并不是忽然从医生转职成酿酒师的——我和妻子一边继续工作,一边取得了酿酒学的学位,随后才正式转行。也不是说一定要有学位才能酿酒,很多人都没有;我们只是觉得要从事这个行业,就要精于其中,才能获得尊重。”

Nadeson一边建设酒庄,一边继续做了八年医生。

“我们希望能够把一切做到尽善尽美,我们不想雇酿酒师,但我没办法同时做两份工作。所以14年前,我决定成为一名全职酿酒师。这是个重大的决定——我抛弃了一份薪水丰厚的稳定工作,去从事一份自己毫无经验的事业。”

“投身酿酒行业之前,我们并没有庞大的资金支持。”Nadeson坦承,“我们酒庄很多年都不挣钱,我不得不接些替别人酿酒的活计,兼职做顾问,以确保酒庄有足够的资金运转下去。尽管我们没有挣大钱,但我们存在至今。”

Vicki Samaras和Jonas Newman,Hinterland Wine Company,爱德华王子县,安大略,加拿大

图片:Jonas Newman和Vicki Samaras,版权:Johnny C Y Lam。
图片:Jonas Newman和Vicki Samaras,版权:Johnny C Y Lam。

Newman是多伦多一家餐厅的老板,Samaras则在医药行业工作。当时他们只有27岁,都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拥有一片葡萄园。第一次见面后不久,他们就决定一起买一片葡萄园。在筹备酒庄的过程中,两人自然地走到了一起,现在已经结婚生子。

为了准备足够的资金,他们投资多伦多郊外的房产,又将它们卖出挣差价;此外,他们取得了政府支持的农业贷款。2004年,他们种下了第一片3.5公顷的葡萄园。由于气候的原因,他们决定酿造起泡酒。

“我们希望酿造品质稳定优质的酒,因为我们需要支付开销,这种压力如影随形,而且我们的葡萄酒产区并不知名。”Samaras说道。

Newman接着说:“一开始,我们并不懂要怎么耕作土地,连怎么给拖车加油都不晓得。理论上我们知道种葡萄藤以及酿酒是怎么回事,但实际做起来,我们心里一点数都没有。谢天谢地,当时我们足够年轻,承受得起这种风险。”

Samaras也表示同意:“我们相信,做够功课总是有用的。就算有风险,但我们做了充足的调研。我们坚持不借助外人的帮忙,资金也捉襟见肘——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做到的。”

2008年是他们“灾难性的一年”:雨水交加,收成极少,他们没有钱雇别人帮忙,其中一个孩子还病得很重。“但我们终究坚持了下来。”Samaras说道。

酿酒之外,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卖酒会是那么困难。但是夫妻俩对这项事业具有同等的兴趣,也都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至少我每天早上起床,都能心情愉悦地开始工作。”Newman说道。

Jamie Kutch,Kutch Wines,索诺玛,加利福尼亚,美国

图片:Kutch酒庄的采收季,Jamie Kutch亲自在田间查看收成
图片:Kutch酒庄的采收季,Jamie Kutch亲自在田间查看收成

“我曾经是美林银行的一名证券交易员,每天盯着三个屏幕,两部电话——我很快就知道这份工作不会让我开心。”Kutch说道,“在华尔街,我见识到了对金钱无止境的欲望会把人变成什么样。不过如果没有这段经历,我也无法成功地经营酒庄。”

“现在我生产的是有形产品。每到圣诞节,我会收到来自客户的短信,他们说:‘我现在正和家人一起享用你的美酒。’这对我而言是巨大的激励,比多给银行挣20k还开心。”

对葡萄酒浓厚的兴趣,令他接触到了一位加州酿酒师。他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对方表示愿意帮他一把。“挂上电话,我意识到这是个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三个月后,Kutch来到了美国西海岸。他从没干过农活,更没有酿过酒。“我在这儿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我只提了个公文包,坐上飞机就在此地安了家。”

“当时我有一位长期交往的女友,我问她愿不愿意跟我来。六个月后,她来了。”现在,当年的女友Kristen已经成了他的妻子。

不过Kutch也承认,“我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直到如今,他依然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才能卖出3000箱葡萄酒。但是他对于自己的决定,从没有后悔过一秒钟。

“我的许多朋友仍然在华尔街生活,住在价值几百万美元的豪宅里,而我们却需要租房度日;他们开着法拉利,我开着本田。但是我的人生经历却比他们丰满得多。我无法向你描述站在红木林环抱之中,从海拔900米俯瞰太平洋时的那种感受,这份幸运是无价之宝。”

Kutch在30岁的时候做出了改变自己人生的决定,现在他已经43岁了。尽管葡萄园的工作对身体是一种消耗,但他认为辛苦是值得的。“从事股票交易,你总需要权衡风险与回报。在我看来,来自葡萄酒的回报值得我付出的风险。”

Corrado Dottori,La Distesa,Cupramontana 马凯,意大利

图片:Corrado Dottori和妻子Valeria在他们的马凯葡萄园中。图片版权:Paula Prandini
图片:Corrado Dottori和妻子Valeria在他们的马凯葡萄园中。图片版权:Paula Prandini

“我以前是一名股票交易员。” Corrado Dottori说道。从1935年起,Dottori父亲的家族就在马凯持有葡萄园产业了。但是正如那一代人普遍的选择一样,Dottori一家移居城市生活,将土地租给了农民。

然而,随着农民们逐渐老去退休,Dottori需要另找人接管葡萄园,或者干脆将土地卖掉。

2000年,28岁的Dottori决定追溯儿时的记忆,回到自己生长的土地,他当时的女友、如今的妻子Valeria也欣然加入了他:“我们都渴望离开都市,享受真正的自由。”

可是他们刚刚回到家乡时,整座酒庄百废待兴,只剩下了一公顷的葡萄藤。他和Valeria一起开了个带早餐的乡间小旅馆,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

尽管乡村生活所需的开销比城市小得多,但 “最开始的四到五年是最艰难的。”他说道。

现在,他坐拥七公顷葡萄园,还种了橄榄树和水稻,给当地一家意大利面生产公社提供原材料。唯一令他后悔的,是最开始由于资金原因没有多种一些葡萄藤:“不然的话,现在我就拥有更多成熟的葡萄藤了!”

Urban Kaufmann,Weingut Kaufmann,Hattenheim,莱茵高,德国

图片:曾经的奶酪商Urban Kaufmann和妻子Eva Raps。图片版权:Friedrich Spitzbart
图片:曾经的奶酪商Urban Kaufmann和妻子Eva Raps。图片版权:Friedrich Spitzbart

在瑞士乡村地区,奶酪商并不是个很稀奇的职业——Urban Kaufmann就是如此,他曾经营着一家成功的奶酪和奶制品店。

“我做得非常好,也能很容易地继续干下去。但是我内心的声音告诉我,我还有二十年去创造新的事业。”

25岁第一次参加正规的品酒之后,他心中逐渐有了成为酿酒师的念头。2012年,他在一家瑞士酒庄工作了一整年,终于决定自己去买一家酒庄。

放弃已经稳定的成功事业,转而踏入完全未知的世界,甚至离开自己的国家——“我有一千个理由不这么做。”他说道。那时他已经41岁了,起步远远落后于他人,却不想放弃自己的梦想。

为了找到一家合适的酒庄,他的足迹踏遍意大利、奥地利产区,辗转到了德国。在那里,他遇到了一生所爱——当时VDP德国名庄联盟的经理Eva Raps,她恰巧也有一个酿酒梦。

通过Raps,Kaufmann听说莱茵高有一家酒庄正在寻求收购者。由此,他收拾了自己在瑞士的全部家当,搬到莱茵高,酿起了雷司令和黑比诺。

Raps负责酒庄日常事务的管理,Kaufmann则一心扑在酒窖里。凭着制作奶酪的丰富经验,酿酒学对Kaufmann而言并不是太难。“无论是乳酸菌还是酿酒酵母,微生物很大程度上都是一回事。”

那么,艰辛的工作是否让他退缩了呢?“并没有。” Kaufmann说道,“一旦下定决心,那就只有前进一条路。”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