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索 (红)

作者:

[葡萄品种]其他译名:仙索

Image © Christophe Grilhé, provided by Inter Rhône

葡萄酒世界的时尚循环流转,每个时代最当红的风格和品种来来去去,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火”起来的是谁。

有个品种在过去的一个世纪经历了不同寻常的大起大落——这个品种就是神索(Cinsault)。神索曾经是在一些地区极为普遍的品种,后来却被大量地拔除,残酷地抛弃。幸运的是,这个顽强又坚韧的品种近几年稍稍有了重返舞台的征兆。

从历史上看,神索在几个重要葡萄酒酿造国——包括法国、南非、黎巴嫩还有智利等等,都曾经起到过十分关键的作用,只不过它的功劳常常被忽视。

本质而言,神索是一个耐干旱的品种,能够忍受极端高温的环境。它风格粗犷雄壮,在温暖的环境下能够抵抗大多数的葡萄藤疾病。

此外,它是一个格外高产的品种,对酒农们的吸引力不言而喻,在一段历史时期非常受欢迎。

19世纪,法国殖民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神索也在非洲炙烤得骄阳下广播开来。当时法国的葡萄园遭到根瘤蚜的侵袭,阿尔及利亚葡萄酒就大量涌入了法国,治愈高卢人对葡萄酒的渴求。

在那个时期的南非,量比质更重要,神索一举成了酒农们的宠儿。当时人们管这个品种叫“赫米塔西(Hermitage)”。20世纪70年代,神索是南非种植最广泛的葡萄品种:一方面得益于高产,同时也成为了蒸馏白兰地的主要原料。

同时,作为南非特色品种品乐塔吉(Pinotage)的“双亲”之一,神索间接但是显著影响到了南非葡萄酒行业的发展。1925年,Abraham Perold教授将神索和黑比诺杂交,创造了品乐塔吉。品乐塔吉作为一个酿酒葡萄品种成功与否暂时按下不表,但神索的基因依然根植于开普地区的葡萄园中。

公平地讲,神索一直是一个“深藏功与名”的品种。它是法国南部普罗旺斯(Provence)和塔维尔(Tavel)桃红关键但名不见经传的重要原料,在教皇新堡(Châteauneuf-du-Pape)许可的品种中,也有神索的身影。

说到这里,你可能觉得神索一定是个稳定但无趣的品种,翻身唱主角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恰恰相反——现在有一群酿酒师,正在为神索葡萄振臂高呼,对它的潜力也是深信不疑。葡萄酒大师Mark Savage回忆道,20年前米涅瓦Clos Centeilles酒庄特立独行的酿酒师Daniel Domergue曾经说过这样的话:“用神索酿桃红,就好像开着捷豹把山羊驼去市场卖一样!”

土壤就是一切

智利的伊塔塔谷(Itata),种植了650公顷的神索葡萄。这个品种1940年被引入智利,为了给巴伊斯(País)葡萄增添一些颜色,同时增加些产量。在过去的几年里,神索终于开始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神索是一个对风土无比敏感的品种。”国际风土名家Pedro Parra说道。“在条件不好的葡萄园里,它出产的酒品质就是差——歌海娜还有佳丽酿也有同样的问题。但是在伊塔塔,风化花岗岩和石英赋予了神索绝佳的风土环境。”

Parra认为,伊塔塔出产的神索“喝起来像是黑比诺的兄弟,细腻而具有美妙、复杂的芬芳,绝佳的矿物风味以及新鲜的果味。它的风味特征介于黑比诺、佳美和门西亚(Mencía)之间。”

提及对产地的表现以及伊塔塔的风土环境,车库酒公司(Garage Wine Co)的Derek Mossman Knapp说道:“在过去的四个年份中,我们在三个地点种植了神索,酿造单次发酵系列(Single Ferment Series),这三个地点出产的神索都给混酿带来了截然不同的风味。”

在伊塔塔当地,神索被叫做“Cargadora”,葡萄藤都是未经灌溉的灌木树形,最佳的葡萄园位于山坡之上,这几点皆有助于降低产量。Rogue Vine酒庄的Leo Erazo则强调葡萄藤的树龄会影响神索的品质:“老藤能够充分平衡葡萄酒的风味。未经灌溉的老藤最能够反映风土,而年轻、经过灌溉的葡萄藤则很难体现出任何风土特征。”

对我而言,矿物风味和浓郁柔软的单宁,才是伊塔塔神索的精髓所在。这里出产的神索,往往呈现中等酒体,酸度较低,兼具红色和黑色水果风味,以及美好的甘草辛香。

现代的表现力

在南非,Sadie Family Wines酒庄的Eben Sadie也对神索的潜力深信不疑。“神索是目前为止最适合开普地区的葡萄品种。它很有亲和力,而且也很适应本地的土壤。”

2009年,他发布了南非第一款单一葡萄园神索“Pofadder”。“这是一种能够充分体现风土的品种。唯一能有类似表现的其他品种是黑比诺。”

他的葡萄园,位于斯沃兰德(Swartland)的Kasteelberg山中,土壤以板岩和花岗岩为主,塑造的神索葡萄酒具有良好的浓度和鲜活风味。Sadie相信,神索能够充分适应时下的葡萄酒文化:“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人们不再习惯于把酒放起来陈酿,而希望马上饮用。而神索适合及早饮用,也可以陈年。”

不过,南非葡萄酒专家、葡萄酒大师Richard Kelley的观点更加保守:“神索没有那些能够单打独斗的品种必须具备的稳定高品质,也无法酿出特别能陈年或风味特别复杂的酒款。”不过,对于神索作为混酿的实力,他还是十分认同的:“从20世纪60年代早期到后种族隔离时期为止,最伟大的葡萄酒中,很多都有神索的影子:勒斯滕堡酒庄(Rustenberg)的干红、Rozendal农庄,还有20世纪60年代晚期的斯泰仑布什农民酒窖(Stellenbosch Farmers’ Winery)出产的葡萄酒都是如此。在现今的葡萄酒中,神索作为混酿成分依然具有它的地位,尤其能为酒款添加爽口的酸度、矿物味和芬芳的香气。”

巧用果梗

说到酿造神索的手法,就不得不提果梗(整串发酵)和橡木的用法。西开普Simonsberg山区的Natte Valleij酒庄负责人Alex Milner说道:“我喜欢把神索叫做‘工人的黑比诺’,它值得我们倾注更多的尊重。我不认为神索需要进行橡木陈年——也许可以用上木桶的环境,但是大量的橡木味只会破坏它的风味。”

Milner在四种不一样的风土环境下种植了神索,用来酿造他的“Cinsault Collective”系列。这些酒展现了神索对风土环境的敏感程度:达岭(Darling)出产的那款柔和芬芳,莓果味十足;斯泰仑布什出产的则架构丰满,略带淡咸,桑椹果味。

至于果梗的使用,Pedro Parra说道:“视年份而定,果梗是很有用的工具。我现在在实验加入10%到50%的果梗。”Milner采用了一种创新性的手法:“我们先把果梗在炎热的阳光下晒干,之后再加入果浆里。我们发现,这样能够令酒的口感更好,架构也更平衡。”我尝试的最具表现力的神索,几乎都采用了一定比例的果梗(绝大部分少于50%)。果梗给神索带来了更纯净的风味、丝般的口感以及更多香气,同时还有更坚实的单宁。

重新“得宠”

在黎巴嫩,早在19世纪中叶,人们就开始在海拔1000米的Bekaa山谷栽种神索了。在大名鼎鼎的睦纱酒庄(Chateau Musar),神索就是很重要的混酿成分。已经过世的老庄主Serge Hochar曾经说过:“如果我只能挑一种葡萄种在Bekaa山谷,我会选神索。”

2017年,Domaine des Tourelles发售了第一款单一年份的神索,来自50年树龄的老藤。酿酒师Faouzi Issa坚信神索的单一品种表现力:“我们的海拔高度是关键:它赋予葡萄酒刚刚好的平衡和爽口酸度。在这里,我们可以酿造非常优雅的神索。”品完这款酒之后,我不禁开始期待更多酿酒师在此地独一无二的风土环境中,尝试酿造单一品种神索了。

在过去的十年,神索可谓是时来运转,而它也值得这样的机遇。曾经的丑小鸭正在华丽变身的过程中,暂时无法成为高大上的经典款,却是惊艳四座的时尚款。毫无疑问,神索是一个能够充分表达风土的品种,只要栽培酿造得当,就能化为优美的酒款。

但是疑问仍在:在未来的某一天,神索真的能够造就一款伟大的葡萄酒吗?Eben Sadie还有Pedro Parra这样的行业大咖实力盖章,看来我们只需要静待它可观的未来了。

在我看来,老藤神索尤其值得获得更多的重视,并且能够在未来的岁月里继续为人们所用——无论是在混酿中,还是作为绝对的主角。

神索葡萄:特征笔记

- 耐干旱、耐热

- 产量极高,所以需要仔细管理控制

- 果粒很大,皮中等厚度

- 果粒比较紧凑

- 适合旱地种植/不进行灌溉,灌木树形

- 最老的种植地:加利福尼亚洛迪(Lodi)的Bechthold Vineyard

神索葡萄在全世界的别称

澳大利亚:黑王子(Black Prince)

加泰隆尼亚:Sinsó

智利:Cargadora

法国:Oeillade

意大利:Ottavianello

南非:Cinsaut(曾经被叫做“赫米塔西”)

美国:Black Malvoisie

神索葡萄小档案

法国

区域:大概20,000公顷(数字难以精确。是该国第八大红葡萄品种),位于朗格多克-露喜龙,普罗旺斯和科西嘉

土壤:非常适合片岩

风味:通常用于轻盈、红水果风味的桃红葡萄酒中。

其他:人们认为它最早来自地中海沿岸的埃罗(Hérault)地区

南非

区域:1,850公顷(第六大红葡萄品种)

土壤:板岩、页岩和风化花岗岩

风味:红色水果味如覆盆子、草莓味,花香馥郁,轻盈/中等酒体,低单宁。

其他:直到20世纪80年代位置,神索一直是南非最广泛种植的红葡萄品种。

智利

区域:750公顷(第十一大红葡萄品种),几乎全部在伊塔塔谷

土壤:最适合山地,风化花岗岩和石英土壤最佳。未经过灌溉,灌木树形

风味:红色和黑色水果风味,甘草香辛。中等酒体,极致柔和,单宁有质感,酸度较低。

其他:奇廉市(Chillán)地震之后,1940年第一次引入智利。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