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欧尼(白)

作者:

[葡萄品种]其他译名:维欧尼耶

隆河谷三大品种之一,维欧尼和玛珊(Marsanne)和胡珊(Roussanne)比起来,可说是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品种——它的难得之处,在于人们最近才“发掘”出它真正的潜力,自此人人都想一览它的魅力。

维欧尼(Viognier)可谓是近年来在新世界十分“时髦”的一个品种。无论是自己唱独角戏还是混酿,维欧尼都在葡萄酒酿造的新风潮中占有一席之地。

不过你可知道,这个有点儿“傲娇”的品种,在历史上曾经一度濒临灭绝……听著名葡萄酒作家Stephen Brook慢慢讲述维欧尼的故事。

复活的维欧尼

维欧尼(Viognier)是种一度濒临灭绝的葡萄。它发源于罗讷河谷北部,在异常陡峭的山坡上种植这种葡萄既艰难又耗费成本,根瘤蚜的迫害更让它的际遇雪上加霜。

到了20世纪60年代,很多种植者渐渐放弃了他们的葡萄园,只剩下岌岌可危得不到12公顷维欧尼葡萄藤。

幸运的是,以乔治韦尔奈(Georges Vernay)为代表的少数酒庄,带头对维欧尼进行了补种,促进了它的复兴。但是,维欧尼“火”起来,则得益于它在孔德里约(Condrieu)再次崭露头角。

说到高品质的维欧尼,就不得不提精品酒庄兼独立法定产区的格里叶酒庄(Château Grillet)。这里出品的极其少量、也极其昂贵的维欧尼,进一步提升了这个品种的美誉度。

越来越多的酿酒师受到罗讷河谷的启发,开始在法国南部种植这一品种,乃至将它逐渐传播至世界各地。

维欧尼的“娇”与“傲”

维欧尼能站在潮流尖端,并不是很难理解的事。它是所有白葡萄酒中最诱人的品种之一:芳香浓郁,拥有杏、桃、蜂蜜,金银花和热带水果的香气和层次,充满异国情调,风情万种。

然而,要种植和酿造好这个品种可是相当不容易。它开花的时候特别容易遭遇霜冻的侵袭(至少在罗讷河谷北部经常如此),也容易出现开花不坐果的问题,浆果很小,因此产量很低。

二十年前,维欧尼葡萄园的产量很少达到15hl / ha(百升每公顷) ­—— 而霞多丽的产量可以是它的三倍 —— 尽管现在种植者可以选择更好的种植方式,从而提高生产力,但即使是在条件理想的情况下,产量也就能达到大约35hl / ha。

让这个品种在它的传统产区——罗讷河谷复兴并不容易。孔德里约(Condrieu)恰恰位于著名的罗蒂丘(Côte-Rôtie)产区南部(罗蒂丘随机种植了一些维欧尼,从而造就了一个令人存疑但很“潮”的做法 ——把维欧尼和西拉一起发酵。在同样广泛种植西拉/设拉子的澳大利亚,这种做法尤其常见。

在罗蒂丘产区往南绵延数英里,就与更大的圣约瑟夫(St-Joseph)产区交汇。在圣约瑟夫产区的区域内,土壤以花岗岩成分为主、日照充足的葡萄园,往往被归为孔德里约产区。

罗讷河谷,我的家

正是花岗岩土壤赋予了孔德里约产区的典型风格,而其中最出色的一些酒款通常会不同程度地表现出一些矿物质感。

孔德里约的葡萄园往往朝南或东南方,种植在陡峭的山坡上——在这里种葡萄绝非易事。此外,表层土壤很薄,很容易被冲走。这可以通过种植绿色覆盖作物,以保持水土。但是这些作物也是“双刃剑”,它们可能与葡萄藤产生竞争——毕竟维欧尼就算在表现最佳时,产量也很低。

要解决水土流失的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修建梯田,并且尽量用石墙围筑,如此一来建造和维护成本非常高。原本种植面积稀少 (葡萄藤占地面积仅有约140公顷),产量低,种植成本高昂,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令孔德里约葡萄酒价位高企无可避免。

“甜蜜”的过往

四十年前,产量极少的孔德里约葡萄酒往往呈甜型。这是因为葡萄产量低的同时,糖分也高度浓缩在果实中,而且在酿造时,通常会在还有糖的时候发酵就自然终止了,这么一来葡萄酒具有明显的甜味。

甜甜的维欧尼完全可以相当可口 —— 而且像Cuilleron,Vaillard,Gangloff和Gaillard这样的酒庄仍然会在特定年份酿一点甜维欧尼;但说到底,这种类型的葡萄酒实属异类。事实上,对于孔德里约产区重量级酿酒商吉佳乐世家酒庄(Guigal)的总经理Philippe Guigal来说,这种酒简直是胡闹。

Condrieu的大多数葡萄酒现在都是完全的干型,但由于收获时天然含有很高糖分,所以他们的酒精含量也很高。在酿造时必须非常小心,避免酒精给味觉带来不好的感受——馥郁的花果香气后跟随着肆意蔓延的酒精灼热感,这体验可不大好。

采收和陈酿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要在维欧尼完全成熟时,抓住准确的时机采摘。“我们其实迫不及待想要早采,从而保持酸度。”Guigal说,“但是,如果操之过急,采摘时维欧尼还没有完全成熟,最终葡萄酒中可能会留下植物气息,令人不快。”

另外一个重要特点是,维欧尼的酸度很低。因此,它可以既馥郁又撩人。但如果在酿造时不给予足够的关注,它也会显得蓬头垢面、沉闷笨重。“维欧尼需要氧气才能带来矿物质的口感,”Pierre Gaillard说,“我发现,如果你在不锈钢罐中陈放维欧尼,那么它就会产生还原反应,从而需要换桶,这样就会让葡萄酒接触大量氧气,变得特别沉重。”

因此,像许多其他种植者一样,Gaillard喜欢在橡木桶中发酵他的维欧尼,使之焕发出孔德里约特征性的矿物质感,而大部分其它产区都没有这种特色。

与Gaillard相反,从父亲乔治手中接管酒庄的Christine Vernay,选择在锥形木桶中发酵,然后用不同比例的新桶为葡萄酒进行陈年。

很少有酒庄用100%新橡木桶陈年孔德里约葡萄酒。新桶比例从零到25%不等,常规装瓶的葡萄酒比例为零,25%则一般用于陈酿顶级维欧尼。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例外是吉佳乐世家酒庄。酒庄的顶级特酿Doriane完全用新橡木桶发酵和陈年。孔德里约产区的所有葡萄,有三分之一在Guigal酿成葡萄酒,因此酒庄能够为Doriane选择并酿造品质最佳、架构最好的葡萄酒,能将新橡木的风味轻松而柔和地吸收进来。Doriane也很有陈年潜力,这在孔德里约葡萄酒中并不常见。

Gilles Barge酒庄的Julien Barge认为他们的维欧尼可以陈年长达10年。Vernay也发现,她的顶级单一葡萄园Coteau de Vernon品质保持得非常出色,随着陈年时间的延长,蜂蜜和姜饼口味也在发展。

不过,这些具有陈年潜力的孔德里约葡萄酒还是特例,通常来源于种植了最古老葡萄藤的最佳地块。

大部分酿酒师认为,维欧尼葡萄酒的最佳表现不超过四年。

孔德里约的酒农们非常以自己的葡萄园为傲,但他们也并没有沉浸在过去的荣耀当中,而是继续在古老的地块上重新种植维欧尼。

Vernay正是如此,而Guigal则向我展示了四个地块,这里出产的葡萄用来酿制Doriane葡萄酒。他把我带到圣约瑟夫产区内的Château de Volan 酒庄的一个葡萄园。Guigal说道:“19世纪,这里是孔德里约最著名的葡萄园,但和许多其他的葡萄园一样,被根瘤蚜虫侵袭之后这块地就荒废了。 Alain Paret正和我一起,重新种植这个葡萄园,并在这个地块建造梯田。”

没有哪个酒庄只酿造孔德里约维欧尼。即使是Vernay也酿造以罗帝丘和圣约瑟夫为法定产区标志的其他葡萄酒。大多数罗帝丘的种植者都酿造一些孔德里约,而其他做维欧尼的酒庄则星星点点分布在圣约瑟夫产区之内。

对于Yves Cuilleron、François Villard和André Perret这三家优质酒庄来说,情况确实如此。尽管他们拥有的维欧尼葡萄园都很小——从1公顷到最多4公顷,但这样的酒庄通常会制作多达3种酒款,这取决于葡萄藤龄、葡萄园的构成以及陈年的方式。

因此Cuilleron酒庄鼓励消费者趁年轻饮用La Petite Côte,更昂贵的Vertige则能够陈年和发展十年左右的时间。一些大型酒商也出产孔德里约维欧尼。 吉佳乐的葡萄酒属于品质最上乘的产品,而Jaboulet,Vidal-Fleury,Chapoutier和Delas也属上佳。

留恋故土的葡萄

维欧尼在自己法国的故土上都如此傲娇难驯,你可以想象它背井离乡,来到诸如斯泰伦布什(Stellenbosch),伊顿谷(Eden Valley)或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这样的地区得有多么水土不服。

世界各地的酿酒师都为它的异国情调而着迷 —— 相比霞多丽的随遇而安、长相思尖锐的品种特征,维欧尼与它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Viognier这个词怎么发音。

但与酿造维欧尼的难度相比,这点困难简直小巫见大巫。即使在孔德里约的老家,它的品质也常在顶级佳酿和平平无奇之间摇摆不定,种植者、葡萄园和年份都会对它的表现产生影响。

在纳帕(Napa)或门多萨(Mendoza),人们一开始其实对怎么种植和酿造维欧尼是一头雾水。十多年前,我尝到过一款门多西诺(Mendocino)的维欧尼。酒庄很有名,酿酒师也非常有能力,但这款酒一塌糊涂:即使在酿造中经过了处理,酒精度也超过了16%。

一直以来,全世界各地都出产品质不错的维欧尼,但是大多数都差那么点儿意思。他们有的没能表现葡萄品种的特征,有的却品种特征太过明显,要么从这个极端走向那个极端。如果说许多美国的葡萄酒爱好者不再喜欢维欧尼,我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当它表现出色时,维欧尼的魅力是无法抗拒的。在品尝过世界各地不同的维欧尼之后,我发现要说出罗讷河谷外哪个产区最适合种植维欧尼,基本是不可能的。

其中有太多的变数了:维欧尼在孔德里约的花岗岩土壤上表现最好,这是风土理念的胜利,也是达尔文自然选择的胜利。孔德里约的风土条件,在世界上其它地区是无可复制的,

所以种植者只能凭着直觉种植这种难于取悦的“傲娇”品种,尽可能避免显然不合适的种植和酿造条件,接下来就祈祷吧——但愿它会焕发最美妙的光彩。

它的口味是怎样的呢?

桃子和杏子的口味

浓郁的茉莉花香

(翻译:Zhao Yiniu,编辑:Sylvia Wu/吴嘉溦)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