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艮第葡萄酒2016年份概述·酒款推介 | Decanter杂志年份报告

作者:

毁灭性的霜冻在2016年份的勃艮第葡萄酒留下了属于它的印记。严重减产、品质不均是这一年份勃艮第的特点。但即使在恶劣的气候环境中,依然有优异的酒款出产,值得仔细甄选收藏——读一读Decanter专家的2016年份勃艮第概述,或直接跳转本文最后,查看物超所值的红白酒款推介。

勃艮第对于霜冻并不陌生。但是在金丘(Cote d’Or),没人曾见过如此严重的霜冻——2016年4月26日到27日,前所未见的霜冻不仅横扫了地势低洼的大区和村庄级葡萄园,更将寒冰的气息蔓延到山坡上的一级园甚至特级园。

“在我的记忆中,依瑟索(Echezeaux)*特级园从来没有冷到冰点以下过。”勃艮第传奇酿酒师 亨利·贾叶(Henri Jayer)的嫡系传人Emmanuel Rouget说道。

“我的叔叔亨利·贾叶曾说,1947年就连李奇堡特级园(Richebourg)*都结冻了,依瑟索却从来没有过。”

*两者都是位于沃恩罗曼尼村(Vosne- Romanee)的特级园

卢米酒庄庄主Christophe Roumier名下位于尚博勒-穆西尼村(Chambolle-Musigny)的葡萄藤也遭遇了严重打击:“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如此严重的霜冻闻所未闻。”

勃艮第2016年4月的霜冻过后的清晨。酒农们在葡萄园周围点火,帮葡萄藤“取暖”。图片版权:Frederic Billet / @fredericbillet1 / Twitter
勃艮第2016年4月的霜冻过后的清晨。酒农们在葡萄园周围点火,帮葡萄藤“取暖”。图片版权:Frederic Billet / @fredericbillet1 / Twitter

4月的霜冻十分“随性”,将一些葡萄园剥蚀殆尽,一些葡萄园却安然无恙;这场霜灾,在2016年份的勃艮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造成了几乎前所未有的品质差异。

要概括勃艮第任何一个年份的特征都不是件容易事,2016年则接近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年份,细节就是一切。

4月27日以前,金丘的酒农们还在企盼一个丰收的年份——确实如此,在侥幸躲过了霜冻侵袭的夜丘莫雷-圣丹尼村(Morey-St-Denis),酒农们经历了1999年以来最大的丰收年,但是对于遭受霜灾的葡萄田块,高品质的果实却是凤毛麟角。

比起毫发无伤的葡萄藤,那些失去了部分果实、产量很低的葡萄藤更快地令残余的果实孕育成熟,甚至继续孕育出第二批、第三批果实,成熟的速度拉开了距离。

所以,选择最佳的时机采摘遭遇霜冻的葡萄园,并且根据每个田块的情况仔细甄选,就成了一个复杂的问题,不少酒农不得不做出妥协。有不少酒农很好地做到了这点,并酿出了优美的酒——而且得益于极小的产量,他们的酒往往具有特别浓郁的风味。

那些甄选做得不好的酒农,酿出的酒款可能是两个极端:有些过熟如果酱,其他则酸瘦难当。有些不幸的酒农,把过熟的第一批葡萄和尚未充分成熟的第二、三批葡萄一起采了下来,酿出的酒“高不成低不就”,别提多别扭。

酿造的难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2016年份极小的产量也给酿酒厂和酒窖的工作提了难题,不少酒庄不得不放弃一些惯用的特色酿造手法。

对极少量的果浆进行精准发酵很难。在通常的年份,酒农会将来自不同产区的果实分开酿造,以期体现各自的风土特征;但在2016年,一些酒农不得不将不同产区的收成混在一起酿造。也有一些酒农采用整串果实,增加榨出的果浆量,缸中才有足够的原材料可用。

到了陈年阶段,由于许多酒庄产量不足往年的一半,酒窖几乎无法保证和往年一致的新旧橡木桶比例。许多酒农采用了比往年更高比例的新橡木桶,也有的酒农决定完全不用新桶。

可想而知,酿酒和陈年方式的改变,令2016年份本来就良莠不齐的原材料呈现出更大的差异。

祸不单行

如果我逐一写下所有受灾产区的详细情况,那整篇报告就只有这个内容了——因为每一行葡萄藤的受灾情况都有可能不同。

图片版权:Decanter
图片版权:Decanter

概括来说的话,2016年受霜灾最严重的村庄包括:马沙内(Marsannay),弗拉热-依瑟索(Flagey-Echezeaux),伏旧(Vougeot),香波-慕西尼(Chambolle-Musigny),夜圣乔治(Nuits-St Georges), Pernand-Vergelesses,萨维尼(Savigny-lès- Beaune),伯恩(Beaune),默尔索(Meursault)以及夏山-蒙哈榭(Chassagne- Montrachet)。

桑特奈(Santenay)和莫雷-圣丹尼(Morey-Saint-Denis)村几乎毫发无伤。

普利尼-蒙哈榭(Puligny Montrachet)、沃尔奈(Volnay)、波玛(Pommard)、阿罗克斯-科尔登(Aloxe-Corton)、哲维瑞-香贝丹(Gevrey-Chambertin)以及菲克桑(Fixin)村部分遭到霜冻损毁,其他部分则完好无损。

如果说2016年份将作为一个霜灾严重年份的被人们铭记,那这一年生长季的其他月份又如何?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潮湿的冬季不仅令葡萄藤提早发芽,更带来了葡萄园疾病和寄生虫的隐患。截至7月15日为止,勃艮第经历了2004年以来最严重的霉病;不仅如此,勃艮第还连降破纪录的瓢泼大雨,这意味着就算喷药也难以有效杀灭霉菌。

几家采用有机法或生物动力法的酒农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些种植原则。“霜冻已经毁掉了我一半的收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另一半烂掉。” 普利尼-蒙哈榭村酿酒师Jean-Michel Chartron说道。不过比起霜冻的“厚此薄彼”,霉病的散播倒是相当“公平”。

幸运的是,7月15日以后直到9月初天气一直晴朗干燥,北风吹拂。9月初以及16、18日分别有少量的降雨,缓解了葡萄藤的干渴,有助于葡萄更好地成熟。10月初,持续的降雨再开,但是那时很多酒农已经完成了全部采收,不以为惧。

可以说,生长季后期温暖、干燥的天气拯救了整个年份。正如罗曼尼·康帝酒庄联合庄主Aubert de Villaine所说:“经过了这一年,我们都相信奇迹了!”

一线希望

对于那些几乎损失了所有收成的酒农而言,保持积极的心态并不容易。在金丘尤其如此:人人沉浸在压抑的气氛中。

但是,当酿酒师们开始品鉴这一年份的酒时,他们的心态瞬间改变了。

哲维瑞-香贝丹的酿酒师Pierre Duroché说道:“之前我很难想像2016年份会比2015年份更好。但是现在,我觉得可能真是如此。”

他的许多同行也有同感。事实上,有些酿酒师甚至认为2016年份红葡萄酒不仅能与2015年份比肩,甚至在不同意义上,比2015年更具突破性。

如果说2015年份丰满、诱人、磅礴慷慨,那么优秀的2016年份则鲜活而玲珑。包括Emmanuel Rouget、Frédéric Lafarge和Bertrand Dugat在内的著名酿酒师都认为“充满能量(energy)”是这一年份的典型特征。鲜活充沛的果味令这一年份能够马上适饮,但是它们应当也能经久陈年。

最重要的是,不同葡萄园之间的风土差异在2016年份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样一来,负面影响在于低端产区的表现不尽人意。如果说2015年份是大区级和村级葡萄酒大显身手的年份,那么2016年份的高分葡萄酒则主要来自一级园和特级园。

相较红葡萄酒,2016年份勃艮第白葡萄酒品质略逊一筹,多张扬有余而浓郁不足,适合及早饮用

图片:马孔内产区年轻的葡萄藤被冰雹砸断,图片来源:France TV Info
图片:马孔内产区年轻的葡萄藤被冰雹砸断,图片来源:France TV Info

许多酿酒师认为,在这个年份,只要能酿造出遵循各酒庄固定风格、显示出一定产区风土的葡萄酒,就很满足了。

然而不是每位酿酒师都能做到这一点。由于产量低会造成葡萄成熟更快,许多酒带有麝香葡萄般的热带风情,和勃艮第的典型风格并不相符。还有一些口味尖酸——来自上文提到的那些未成熟的第二、第三波果实——但是,也许时间会逐渐柔化它们的棱角,给我们带来惊喜。

那么,勃艮第南北两极的产区表现如何?

夏布利

夏布利(Chablis)和金丘的遭遇相似,霜冻和霉病肆虐,2016年份产量少得可怜。Domaine Louis Michel 的庄主Guillaume Michel损失了50%的收成,他是这么说的:“首先需要知道的是,今年的夏布利基本没产酒。”

夏布利2016年份出产的葡萄酒中,遭受霜灾的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酒很多都因为过熟失去了典型风格,当然也有例外。

还有,和金丘2016年份红葡萄酒的情况相似,往往直到桶中陈年的最后阶段,一些酒的潜力才显现出来。夏布利酿酒师Etiennette Dauvissat一开始对2016年没什么期待,后来却逐渐意识到2016年份可能比优异宜人的2015年份更能够经久陈年。

图片版权:Decanter
图片版权:Decanter

南部产区

在勃艮第南部,夏隆内丘(Côte Chalonnaise)的2016年份红葡萄酒保持着极高的水平,梅尔居雷(Mercurey)、日夫里(Givry)和吕利(Rully都有优异的表现。

可以说,在这样一个金丘红葡萄酒愈发昂贵的年份,像夏隆内丘这样的产区才有真正“物超所值”的选择。

相比之下,夏隆内丘的白葡萄酒大多丰满、开胃而张扬,更适合在餐厅开怀畅饮,不适合窖藏。

马孔内(Mâconnais),情况更复杂一些。冰雹损毁了南部包括圣韦朗(St-Véran)在内的一些优质产区,得以幸免的葡萄普遍成熟过快。而在没有遭受冰雹的葡萄园,葡萄产量过高,果实淡而乏味,还有一股蔬菜味。其中最优秀的酒款与2014年份近似,但缺少几分张力,多了几分体量。

2016年份勃艮第:该不该买?

关于2016年份勃艮第,首先有一点:贵是一定的。由于连续数年产量不足,许多酿酒商手头拮据,即使在丰收的2017年份也不得不抬高价格。

此外,市面上能买到的2016年份会十分稀少,这并不仅仅因为葡萄园的收成很低。近年来,勃艮第人已经受够了买家立刻把他们的酒转卖国际市场,赚得盆满钵满——所以他们很可能会调整卖给各家酒商的份额。

金丘许多极为优秀的红葡萄酒还是值得抢购的——以它们的品质,如果被掩盖在华美的2015年份的阴影之下,未免太可惜了。

2016年份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则需要更仔细地挑选,而且买后最好在短期之内享用。最后,想找真正物超所值的勃艮第黑比诺,认准夏隆内丘。

2016年份勃艮第,肯定不是一个可以盲目买的年份,但绝对是一个值得买的年份。

Decanter杂志推荐:2016年份勃艮第

10款物超所值的白葡萄酒

·Domaine Louis Michel, Chablis

·Domaine VIncent Dureuil-Janthial, Mazières, Rully

·Domaine Marc Colin & Fils, Santenay

·Domaine Alain Gras, St-Romain

·Domaine Guffens-Heynen, En Crazy, Mâcon-Pierreclos

·Domaine J-A Ferret, Autour de la Roche, Pouilly-Fuissé

·Domaine Louis Michel, Les Clos Grand Cru Chablis

·Patrick Piuze, Vaulorent 1er Cru Chablis

·Louis Jadot, Grèves 1er Cru Beaune

·Domaine Rapet, Sous Frétille 1er Cru Pernand-Vergelesses

10款物超所值的红葡萄酒

·Domaine Pierre Guillemot, Vieilles Vignes, Savigny-lès-Beaune

·Domaine Duroché, Aux Etelois, Gevrey-Chambertin

·Domaine Charles Adouin, Cuvée Marie Ragonneau, Marsannay

·Domaine Joseph Voillot, Pommard

·Domaine Michel Juillot, Clos des Barraults 1er Cru Mercurey

·Domaine Faiveley, La Framboisière, Mercurey

·Joseph Drouhin, Rully

·Domaine François Racquillet, Vieilles Vignes, Mercurey

·Domaine Hubert Lignier, Triologie, Morey-St-Denis

·Louis Jadot, Chouacheux 1er Cru Beaune

想查看更多2016年份勃艮第评分?下载Magzter App,搜索订阅Decanter杂志电子版20182月刊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