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级庄分级的那些尴尬往事

波尔多除了有列级庄之外,还有许多性价比十分不错的酒。可是一旦谁想给它们排个高下,争议和抵制就层出不穷。葡萄酒大师Clive Coate被这些分级搞得焦头烂额,决定梳理一下波尔多中级庄剪不断理还乱的掐架史……

先看个有趣的统计数据吧。1997年,英国批发商Farr Vintners分别以155英镑和950英镑的价格销售榆树酒庄(Ormes de Pez)酒庄和拉菲酒庄的1996年份期酒。

十几年后的2010年份,这两个酒庄的价格分别为240英镑和12500英镑。可怜的Les Ormes de Pez连通胀都没跑赢,但是拉菲的价格却翻了13倍。

我和许多行内人都有这样的共识:波尔多金字塔顶端的头40款酒价格实在是离谱。它们以外的波尔多酒则性价比超群。而到了榆树酒庄这个级别的酒,品质更是前所未有的好,让人觉得就算不懂酒,也可以无脑入手波尔多。

让我们暂时无视一级庄和超二级庄,将目光转到中级庄上。毕竟,中级庄买入后很快就可以开喝了。我最后一次购入雄狮酒庄(Léoville-Las Cases),已经是1990年份;但我决定停止买入榆树酒庄(Ormes de Pez)级别的葡萄酒,还是最近的事(快到日薄西山的年纪,等不起了)。

命途多舛的分级

我今天要讲的,就是这些屡经分级的中级庄们。在官方机构思路还算清晰时,他们将其分为了三类,中级庄(crus bourgeois),超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supérieurs),以及特级中级庄(crus bourgeois exceptionnels)。

中级庄分级确实没有圣爱美浓分级那样受关注,但是重要性并不亚之。任何对中级庄分级感兴趣的人,都深知中级庄协会多年来耗费无数时间与精力,说服了无数专家和酒庄,制定了种种体系,但最后往往都劳而无功。

只要清单一有变更,各路律师就大肆“入侵”,把新名单从头到脚检查个遍,只要找出一丝不公正之处或是体制问题,就要大闹一番。因此,新的分级往往落不到实处,而老的分级又的确过时,那些勤勤恳恳、翘首企盼着能够得到评价的酒庄主们,也只能叹气接受了事。

如今,中级庄分级处境十分尴尬。你或许听说过特级中级庄,但这个级别已经灰飞烟灭了。很多本来的特级中级庄,也已经和中级庄协会说拜拜了,因此就算“超级”“特级”两个等级回归,他们也再不能参与分级了。目前中级庄只有一个等级:你或者属于中级庄,或者啥都不是。真是荒唐。

回顾历史

中级庄的概念,早在法国大革命时,就已经存在于非官方的酒商记录中。

上世纪30年代,一份波尔多酒庄的分级名单让中级庄这一概念正式坐实(见表格)。当时经济发展不振,制定分级的主要目的,就在于促进人们爱酒买酒。在这份清单上,有9家特级中级庄,97家优质中级庄,以及387家一般中级庄。当时的设想是这样的:如果有一日1855分级被重修,这些特级中级庄就是全新分级中的有力竞争者。

30年后——在1855分级100周年之际,分级可能被重新修订的谣言四起。Alexis Lichine等一群有着激进观点的作家和酒商也开始呼吁人们对旧有分级进行调整。他甚至发表了一份反映了个人观点的全新分级(我几年后也发表了一份)。

到了最后,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虽然成功将木桐升至了一级,但是这一“成果”如今看来已是绝唱。

部分波尔多酒庄主则认为,就算特级中级庄是通往列级庄之路,这一名称可能也会起到反作用。

上个世纪30到40年代波尔多大萧条的时候,歌丽雅酒庄(Chateau Gloria)庄主Henri Martin购入了不少圣于连列级庄的葡萄园。这些葡萄园如今依然占据酒庄总种植面积的可观比例。

圣于连本身是个高质量产区,就连不曾属于列级庄的葡萄园,质量也可以同样优秀。事实上,大家普遍认为Gloria酒庄属于三级庄的水平。因此Martin自然不乐意加入中级庄协会。

他可不是唯一这样想的庄主。Martin先生的女婿Jean-Louis Triaud认为,即使将歌丽雅酒庄酒庄列为特级中级庄,还是会给客户造成“低人一等”的感觉。

即便争议不断,当局还是在1966年发布了第二版分级,并在1978年再度进行了调整。最终评出18家特级中级庄,41家优质中级庄(其中包括9家来自下梅多克的酒庄。在1932年分级时,下梅多克被认为是个“不值得考虑”的产区)以及58家中级庄。

这个版本的分级,既确保了最优质的酒庄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又避免了囊括太多水准平平的成员。尽管如此,Martin先生和其他的一些庄主依然选择对这份分级制度敬而远之,像安格鲁邸酒庄(Chateau d’Angludet)、Bel-Air Marquis d’Aligre、 La Couronne、Moulin-Riche (当时还是于波菲酒庄的副牌酒) 以及雪兰酒庄(Siran)。

2003年的重新分级中(见图表),中级庄协会宣布共有247家酒庄入选。9家特级中级庄、87家优质中级庄以及151家中级庄。可惜那之后没过多久,律师们就找上门了。

要知道,每次进行再分级时,负责评定的都是极有经验的专业人士。这群人包括当时重要的酒商、酿酒师、贸易商以及梅多克中级庄主席本人。问题就出现在主席身上,有人指出主席及相关人士和一些酒庄有利益关联(无独有偶,圣爱美浓评级十年一次的修订也受到了类似的质疑)。

2007年,当地的上诉法院基于评订者 “不能同时担任裁判和选手”的理由,彻底取缔了新分级。而反诈骗办公室甚至出台了一项极端规定,禁止任何人使用“中级庄”这一名称。

只有更离谱

所幸,这项极其无理的禁令在2009年被废除。自那时起,酒庄可以再度申请使用“中级庄”这一名称。但是这是仅存的唯一等级了,“超级”和“特级”依然被禁用。

你可以在以上表格中看出,大部分(甚至是全部的)顶尖酒庄都对这个“一视同仁”的等级没什么兴趣。

出于好奇,我询问了一些没有再度申请中级庄称号的酒庄,他们究竟为何作出如此决定。

包括马利酒庄(Sociando-Mallet)庄主Jean Gautreau及忘忧堡酒庄(Château Chasse-Spleen)庄主Jean-Pierre Foubet在内的部分人士认为,目前每家酒庄都需要每年提交酒样供官方组织品试,才能确保其中级庄地位。这样的做法没有任何延续性可言,也就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分级。

官方品鉴之后,一家酒庄是否有资格获得中级庄称号,通常会在期酒周后才发布。

Pierre Graffeuille是雄狮酒庄及其他Delon家族酒庄(包括波坦萨)的销售总监,他认为评判标准竟然包含酒庄及花园美观程度、接待游客能力等因素,这实在荒谬之极。

奥马赫酒庄(Chateau Haut-Marbuzet)庄主Henri Duboscq也表示,他可不想与价格尚不及自家一半的酒庄“称兄道弟”。

大部分对当前分级制度颇有微词的人,包括雪兰酒庄庄主Edouard Miaihe,都希望可以重启2003年版的分级,他们认为2003分级更能对消费者起到帮助作用。

但是从逻辑上讲,如果说2003年份的三层分级可能受到权钱交易的影响,谁又能保证今日的评审协会就一清二白呢?即使这些人只能影响到一个等级的评选,后果同样严重。

最“有资格”参与制定分级的人,莫过于那些居住在当地的业内人士。这些人士难免会和一些酒庄有些利益上的纠葛。真的纠结下去,只怕永远不可能评出任何百分百公平、没有丝毫偏颇的葡萄酒分级。

归根到底,拉菲酒庄也许不需要列级,但是对于没那么大名气的酒庄,分级带来的光环,还是无法忽视的。

Clive Coates MW是世界著名的葡萄酒作家,他的个人网站是:www.clive-coates.com

编译: 留香 / Liu Xia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