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莱斯科:被忽视的意大利明珠 | Ian D’Agata

作者:

皮埃蒙特有两个伟大的内比奥罗产地——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但巴巴莱斯科似乎长期被掩盖在巴罗洛的光环之下。意大利专家Ian D’Agata决定为巴巴莱斯科正名:“巴巴莱斯科与巴罗洛同样(甚至更)卓越,并有着更高的性价比。”

意大利最伟大的葡萄酒是?不是巴罗洛,不是蒙塔尔奇诺布鲁诺(Brunello di Montalcino),阿马罗内(Amarone)或是超级托斯卡纳。而是是巴巴莱斯科。

由Bruno Giacosa酿造的1971年份Santo Stefan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至今被人们视为意大利葡萄酒的精华:完美诠释了意大利葡萄酒的力量,平衡与细腻。

但这并非是证明巴巴莱斯科伟大的唯一之选,如今巴巴莱斯科处于最鼎盛的时期,众多顶尖的酒商都在酿造巴巴莱斯科:Angelo Gaja和Bruno Giacosa名声最为远扬,但也不要忽略其他出色的代表:Albino Rocca, Bruno Rocca, Ca’ del Baio, Cigliuti, Cisa Asinari Marchesi di Gresy, Giuseppe Cortese, Moccagatta, Roagna和Sottimano。皮埃蒙特两大巨头Ceretto和Pio Cesare也经常酿造出卓越的巴巴莱斯科。

不幸的是,葡萄酒爱好者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尽管巴巴莱斯科有不少追随者,但依然处于巴罗洛的阴影之下。尽管两者都使用内比奥罗,并用相同的方法酿造,但巴罗洛总能获得更多的关注。

两地近在咫尺,在法律上却是两个独立的产区(在巴罗洛酿造的葡萄酒不能标为巴巴莱斯科,反之亦然),不过两地迷人的地形和出色的葡萄园均有相似之处。皮埃蒙特在2014年正式加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UNESCO)。

巴巴莱斯科概况

图片版权:Decanter
图片版权:Decanter

巴巴莱斯科在1966年获得DOC(法定产区)认证,并于1980年升至DOCG等级。相比较于巴罗洛,大部分巴巴莱斯科口感更为柔和,并更早进入适饮期—不少巴巴莱斯科在出产的5年后便已经适饮。而巴罗洛,尤其是产自Monforte或Serralunga的酒,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开瓶。巴巴莱斯科拥有和巴罗洛同样的陈年潜力,一瓶保存良好的1961年巴巴莱斯科如今尝起来依然迷人至极(当然,前提是你能找到这么老的酒)。

巴巴莱斯科产区规定的最短陈年时间为26个月(其中9个月要在木桶中陈年)。珍藏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 Riserva)最短陈年时间为50个月(其中9个月要在橡木桶中陈年,但不少酒商进行24个月的橡木桶陈年)。

正是这较短的橡木陈年时间,让年轻的巴巴莱斯科比巴罗洛更适合与各种食物进行搭配。同时,巴巴莱斯科价格还没巴罗洛那么贵——仔细想想,这似乎是不太出名的好处。

巴巴莱斯科和巴罗洛在风味上十分相似,盲品起来真的不好区分。两者都带有红玫瑰,紫罗兰,酸樱桃,覆盆子和甜香料的芬芳。但在质感和酒体上还是有所区别:巴巴莱斯科优雅细腻,巴罗洛则更为雄壮有力。但总体而言,两者还是相似居多。

巴巴莱斯科的种植面积比巴罗洛要小得多,相比较于有11个村庄可以生产巴罗洛,巴巴莱斯科只有4个村庄:Barbaresco, Neive, Treiso和San Rocco Seno d’Elvio。San Rocco由于是阿尔巴(Alba)小镇的一部分,因此不少当地人会直接将其称为阿尔巴。

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都坐落在Tanaro河的右岸,但地形的略微差异,是巴巴莱斯科拥有较为柔顺口感的原因之一。巴巴莱斯科的山坡较为平缓,大部分葡萄园的海拔也较低——280至300米,只有Treiso的葡萄园海拔可达500米。

尽管两地的主要土壤成分都为白垩泥灰岩,并混合了沙土,砾石以及高矿物质含量的粘土,巴巴莱斯科的粘土含量会更高一点。巴巴莱斯科不同子产区也各有特色,这在酒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巴罗洛的好与坏

巴巴莱斯科地区酒窖(Enoteca Regionale del Barbaresco)主席、也是当地著名酿酒商Laura Giordano表示:“时代正在发生变化,巴巴莱斯科的品质在过去十年里得到极大提升,当地酒商也开始纷纷前往全球各地,并逐渐走出巴罗洛的阴影。”

嘉雅酒庄(Gaja)庄主Angelo Gaja的女儿Gaia Gaja也表示:“如今,有人告诉我TA爱巴巴莱斯科胜过巴罗洛。尽管两者并无孰优孰劣,消费者的喜好也是极为私人的事情。但10年前,没有人会跟我说TA会更喜欢巴巴莱斯科。”

Moccagatta的Martina Minuto道出了众多巴巴莱斯科酒商的心声:“在产量上我们要小得多。巴罗洛占地1984公顷,年产量为一千二百万瓶。巴巴莱斯科占地684公顷,年产量为四百万瓶。我们历史比巴罗洛来的短一些。因此我们经常被看做是质量和价格都低人一等的穷苦亲戚。这种看法实在有失公允。”

Albino Rocca酒庄的Angelo Rocca有次和我开玩笑说道:“人们在介绍皮埃蒙特时也带出了下意识的偏见,他们会说‘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而不是‘巴巴莱斯科和巴罗洛’。”

但事实上,不少巴巴莱斯科酒商似乎并未因为临近巴罗洛而感到困扰。Giuseppe Cortes酒庄的Pier Carlo和Gabriele Cortese都认为,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都是世界上伟大的葡萄酒。其实最好的做法莫过于这两个顶尖的葡萄酒产区一同对外宣传两者各自独特之处。“毕竟只靠巴巴莱斯科单打独斗,是远远不够的。”

Fiorenzo Nada的Bruno Nada则有自己见解:“从某些方面来说,巴巴莱斯科被置于巴罗洛和两家重量级酒庄的阴影下——嘉雅(Gaja)和贾克萨(Giacosa)。这两个酒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买两大酒庄酿造的巴巴莱斯科时,人们注意到的是酒庄而不是产区。况且,这两家酒庄也同时酿造巴罗洛,这让情况变得更为复杂。但我必须承认的是,巴巴莱斯科的葡萄酒有时发挥不太稳定,这也给推广带来了困难。”

Bruno Rocca的Luisa Rocca则比较乐观,除了Gaja和Giacosa之外,我们还有全球最伟大的合作社——Produttori di Barbaresco,它们都向世人证明巴巴莱斯科可以酿造出好酒。

当地酒庄十分看好巴巴莱斯科未来的发展。Gaja表示:“在皮埃蒙特,巴巴莱斯科得益于气候变化。如今,我们的葡萄酒在拥有成熟浓郁的果香的同时保留着与生俱来的优雅。而10年之后,我们会变得更好。”

当地的小产量运营也是一个优势。Cisa Asinari Marchesi di Gresy的Alberto di Gresy解释道:“在意大利四大主要DOCG葡萄酒中,巴巴莱斯科的产量是最小的,而物以稀为贵。”

Alberto同时深信,2010年份的总体情况也有利于巴巴莱斯科的发展:“这是我记忆中最好的年份之一。尽管酒体比以往更显丰满,但却不失优雅。而谁会不喜欢这样的酒呢?”

或许写到这里,我们也会同意如今是巴巴莱斯科最好的时刻。来自全球各地的葡萄酒爱好者们会享用巴巴莱斯科,窖藏巴巴莱斯科,感受这个产区为我们的带来的美好。放眼全球,你似乎很难能找到第2个与此媲美的产区。

巴巴莱斯科年份一览。

2011

一个伟大的年份,风味浓郁又不失优雅。有一小部分的葡萄出现过熟的情况,但总体优于巴罗洛。较为的困难的花期让2011年成为小产量年份。

适饮期:2016-2030

2010:

品质优良,但雨季来错了时候,导致总体略逊于巴罗洛。

适饮期:2015-2025

2009

一个困难的年份。最好的葡萄酒风味柔和,适合较早饮用。

适饮期:2015-2024

2008:

经典的年份。高酸度,高单宁,具有出色的陈年潜力。

适饮期:2015-2035

2007:

温暖的年份,柔和的风格。部分葡萄酒出现过熟情况。

适饮期:2015-2025

2016:

酸度和单宁强劲。需要一段时间的窖藏。

适饮期:2015-2040

2005:

清新可口,风味十足。一个被低估的年份。巴罗洛在采摘季晚期受到暴雨影响。巴巴莱斯科情况稍好。

适饮期:2015-2030

2004:

被高估的年份。平衡有力。但大部分葡萄酒出现发展过快,过熟和风味单一的问题。

适饮期:2015-2020

2003:

炎热干旱的年份。葡萄过熟,酒精度过高。

适饮期:尽快饮用

2002:

雨水过多。酒体细瘦,部分酒款表现惊喜。

适饮期:尽快饮用

2001:

杰出的年份:平衡,讨喜,富有力量。

适饮期:2015-2035

2000:

一个被高估的炎热年份。总体水平中上。:

适饮期:2015-2020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