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海娜的成长史:西班牙的“红色惊喜”

作者:

隐没在西班牙的明星——丹魄(添普兰尼洛)葡萄酒的阴影之下,歌海娜葡萄一度是便宜西班牙酒的代名词。为什么它现在成为了众人青睐的葡萄品种呢?葡萄酒大师Sarah Jane Evans展开了调查。

原载于Decanter杂志2017年3月刊

(干货知识点:WSET Diploma - Unit 3)

识点:西班牙的歌海娜地图

里奥哈

混杂的土壤类型,但石灰岩占主导。歌海娜在下里奥哈特别成功,特别是在Monte Yerga和Tudelilla两个地方。这里的葡萄酒有着丰富的红色水果风味。在美国或法国橡木桶中陈年后,与其他里奥哈葡萄品种酿造的葡萄酒进行调配。

加泰罗尼亚

普瑞特Priorat:棕色和蓝色板岩混杂,还有一些粘土。出产风格强劲的葡萄酒,单宁浓郁,经常展现出纯净的矿物风味,常与佳丽酿调配。这里的葡萄酒通常在法国橡木桶中陈年,而非美国橡木桶,但有时候也会使用双耳陶罐或混凝土发酵罐。

圣山Montsant:试试Acústic, Espectacle 和 Alfredo Arribas酒庄的葡萄酒吧,它们的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都值得一试。

纳瓦

前途曾经充满希望,但是如今仅有少量的歌海娜葡萄藤(见后文)。土壤为粘土、石灰岩和一些板岩。灌木型的老藤,产量低。出产成熟、果味厚实,结构良好,芳香的葡萄酒。值得留意的酒庄包括:Artazu和La Calandria Pura。

格雷多斯

种植于花岗岩、花岗质沙、片岩和石英-花岗岩土壤之上的灌木型老藤赋予了葡萄酒更多的芳香、更少的果味和更多的矿物质风味。酿造技术影响了风格,使用整串发酵技术,葡萄酒有着更佳的结构,轻盈且更像勃艮第风格。注意该地区葡萄酒的微妙性。值得一试的葡萄酒包括:Bernabeleva (D.O. Vinos de Madrid产区)和Canopy (D.O. Méntrida产区)

阿拉

土壤为灰色板岩、石灰岩和粘土。灌木型葡萄藤,其中有的超过100岁。出产成熟但新鲜的葡萄酒,海拔较低、粘土土壤的葡萄园的葡萄酒酒体更饱满,而海拔较高、板岩土壤的葡萄园,其葡萄酒风格更加轻盈。值得一试的葡萄酒:Ateca (D.O. Calatayud 产区); Aragonesas, Borsao, Alto Moncayo (D.O. Campo de Borja 产区); Mancuso (IGP Valdejalón 产区); Secastilla的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 (Somontano)。

长久以来,歌海娜都像西班牙的野孩子。它像个家庭中人人需要忍让的任性青少年,试图不让它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看看它现在的样子吧,当初淘气的孩子已经蜕变成了帅气有型的成人。突然之间,每个人都想成为歌海娜运动的一部分。

注意Garnacha这个单词。这个品种也许和法国的Grenache一样,但是西班牙的阿拉贡才是这种葡萄的故乡。

所以,是什么让歌海娜成为了西班牙众多产区的可靠“劳力”呢?首先,灌木型的歌海娜葡萄藤非常坚强,抗风性强,吃苦耐劳,可以比大多数的葡萄品种更能忍受干旱。它对粉孢菌(白粉病)的抵抗力也相当不错,尽管它容易发生成长不均(millerandage, 果实大小不一)的情况。它有着悠长的成熟周期,这种特性加上高海拔葡萄园的条件,可以创造出极优雅的酸度。它特别容易累积糖分,这使它可以酿造出酒精度更高的葡萄酒——这在以前是个巨大的优势。高性价比、令人愉悦,这就是歌海娜的魅力所在。

但是大家的观点已经改变。里奥哈Bodegas Exopto酒庄的Tom Puyaubert表示:“在酿造过程中,歌海娜是最具挑战性的葡萄品种。它容易变化,一不小心,风味就会变得甜腻无趣。”

歌海娜失宠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来自于过高的潜在甜度或是其高酒精度。另一方面是其较浅的颜色会迅速氧化,这使它容易受到收藏家和侍酒师轻视。

不过,新一代的葡萄酒爱好者喜欢颜色较浅,但风味十足的桃红葡萄酒,而歌海娜正符合他们的需求。并且轻度的氧化问题,在酿造时是可以避免的,经过时间打磨出的曼妙的陈年(rancio)风味,在歌海娜身上也能实现。

20世纪:衰落之期

在使用歌海娜酿造红葡萄酒和桃红葡萄酒方面,纳瓦拉(Navarra)产区有着伟大且光荣的历史。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歌海娜还占据了90%的纳瓦拉葡萄园。

但是如今,该产区已经变得更重视赤霞珠和梅乐,从而与邻近的里奥哈产区作出区别。因此,仅有一些孤立的歌海娜葡萄园保留下来。如果说歌海娜的历史中有着悲剧的一面,那么说的就是纳瓦拉。仅在20年的时间里,歌海娜的种植面积从24000公顷骤减到区区3000公顷。

现代时期,最初传递出歌海娜清晰、现代风貌的酿酒师是来自于普瑞特(Priorat)产区的先驱者们。

那时候的纳瓦拉依然在废弃歌海娜的进程中,而一个酿酒师组成的“五人帮”走出了复兴普瑞特产区的第一步,他们发现歌海娜是自己葡萄酒的关键因素。他们将其用于调配,首先与国际品种进行调配,随后与佳丽酿一起调配。如今,歌海娜依然是普瑞特的主要葡萄品种。

野孩子歌海娜历来是经典风格里奥哈葡萄酒的一部分,尽管只是其中的“小股东”。歌海娜有着降低葡萄酒的pH值的优点,一点点歌海娜还能确保风味的丰富性和果味。橡树河畔酒庄( La Rioja Alta)的Viña Ardanza葡萄酒酒代表了这种经典的酿造风格,尽管在此例中,歌海娜在调配中的占比有20%,而非通常的5%。Ardanza的歌海娜葡萄产自下里奥哈产区Tudelilla地区的优质葡萄园。

还有两个产区,对歌海娜的发展至关重要:首先是马德里周边地区,包括格雷多斯山脉北面和西面,第二个地方是其出生地——阿拉贡。格雷多斯山脉拥有交织的峡谷和山坡,以及多样的朝向和坡度,不过这里的葡萄园在西班牙酿酒史上曾一度被荒废。在这个故事中的一个关键人物是Telmo Rodriguez,他是马拉加到里奥哈的葡萄酒和葡萄园得以复活和复兴的灵魂人物。“我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买回了邻近Cebreros的葡萄园,”他回忆道。由此,他引领了一股葡萄种植的“淘金热”。

21世纪:崛起之星

在里奥哈Exopto酒庄,Tom Puyaubert正在修剪葡萄藤
在里奥哈Exopto酒庄,Tom Puyaubert正在修剪葡萄藤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现代,然后从歌海娜的家乡阿拉贡开始。在这里,在法定产区卡拉塔尤德DO(Calatayud),博尔哈DO(Campo de Borja)和卡利涅纳DO(Cariñena),以及新的IGP 产区Valdejalón中,年轻、直率的歌海娜葡萄酒是最美味的。

这个酿酒合作社占主导地位的工业化产区,是颇受零售商欢迎的“猎场”,他们在此寻找欧洲的最物超所值的葡萄酒。伦敦酒商The Wine Society公司的首席买手Pierre Mansour说道:“如果我们的顾客在寻求年轻的西班牙红葡萄酒,我会建议他们购买歌海娜。它比年轻的丹魄葡萄酒令人愉悦得多。”

目前,这些法定产区的酒庄致力于提升歌海娜的声望。对于消费者,能以便宜的价格买到好酒也许是好事;不过,要是歌海娜一直被人们看作西班牙最便宜的葡萄酒中最好的那一种,那这个品种就很难持续发展,有所进境。在三个产区中,卡利涅纳是目前最乏善可陈的地方;话虽如此,酿酒师Jorge Navascué和他的父亲Javier的作品还是比较值得关注的,他们的卡利涅纳DO和IGP Valdejalón葡萄酒都品质不错。

博尔哈产区自我标榜为“歌海娜帝国”。它已经开始了一项风土研究,这无疑可以帮助酒庄界定品质。

Fernando Mora正在开展他的个人项目——Frontonio酒庄,位于邻近的Valdejalón地区。他们刚刚在葡萄园展开工作,就充分体验了当地典型的炎热夏季:“我们必须避免使用被太阳晒伤的葡萄。”像西班牙大多数酿酒师一样,Mora 喜欢使用混凝土发酵罐来进行发酵,因为“相比于新橡木桶,它能赋予葡萄酒更多优雅特质”。

图片:Fernando Mora酿造产自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的歌海娜葡萄酒
图片:Fernando Mora酿造产自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的歌海娜葡萄酒

Mora 是自己产区的“忠实信徒”,他坚信“未来歌海娜将在这里创造奇迹”。确实,博尔哈产区最好的葡萄酒充满潜力,而且当地的酿酒者们终会令它们广为人知。

对于现代风格的歌海娜葡萄酒,个性是最重要的,它是西班牙新一代年轻酒农和酿酒师的名片。不仅如此,年轻的酿酒师们还不断通过酒标,讲述在葡萄园的生活故事。他们四处旅行,在全世界各地酿造过葡萄酒,并且做好了质疑公认观点的准备。

葡萄酒大师Norrel Robertson便是符合上述条件的酿酒师之一,他出生于苏格兰,在新西兰接受教育,如今居住在卡拉塔尤德产区。他自诩为El Escocés Volante,意为飞翔的苏格兰人(就像飞行酿酒师一样)。对万事万物,他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并将其大胆地表现在酒标上。他的歌海娜,酒标可以粗略翻译为“非TA不可”和“顽抗到底”,光看名字,就可以想象他与葡萄酒管委会发生的种种争执了。

Robertson是最初为提升阿拉贡葡萄酒的品质付出良多的国际顾问之一。不同之处在于,他选择了留在这片土地上。他购买了古老的葡萄园和全新的混凝土蛋形发酵罐,对产区的潜力信心十足,有望为歌海娜和他的葡萄酒赢得更多关注。

走入聚光灯下

在西面的里奥哈产区,歌海娜在葡萄酒调配中作为“调味品”的传统角色正在改变。酿酒师和市场营销者们染上了“单一品种病”,一些酒庄,或大或小,都醉心于生产他们自己版本的“单一品种”酒款。看看Baigorri,帝国田园(Campo Viejo), Contino,Ramón Bilbao和塞拉丽亚(Sierra Cantabria)这些酒庄就知道了。还有Alvaro Palacios,他在家族酒庄Palacios Remondo的工作,就是令歌海娜在下里奥哈“王者归来”——这个产区对于歌海娜,有着绝佳的潜力。

不过,新生代酿酒师不需要凡事都遵循古法。在更远东方的Laguardia地区,法国人 Tom Puyaubert在自己的车库(像其他新生代酿酒师一样,隐藏在商业区内)中酿造了他的Bozeto葡萄酒。这款酒的成分以歌海娜为主导,作为他对歌海娜的“献礼”。“它体现了传统的酿酒技术,当时的酒农自己酿造歌海娜。”他解释道。“我的做法是:在大的混凝土发酵罐中进行发酵,对葡萄完全除梗,但是我不会将葡萄挤碎。”

另一对被灌木型老藤歌海娜葡萄吸引的夫妇,是纳瓦拉产区的Elisa Ucar和她的丈夫Enrique Basarte。他们曾在葡萄酒交易行业中工作过,认识到纳瓦拉杰出的葡萄园正在快速消亡,决定做些什么。在Domaines Lupier酒庄,他们仅酿造两款葡萄酒——La Dama 和El Terroir。出自这对伉俪之手,风格纯粹的歌海娜,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也提升了他们产区的声望。当我问起Ucar他们是否打算像如今许多“歌海娜狂热者”一样,从一开始就想酿造歌海娜葡萄酒,她否认了,知识简单解释道:“Enrique和我在这些葡萄藤中发现了杰出的品质,因此我们要在这些葡萄园完全消失之前拯救它们。”

想要更好地了解歌海娜,与那些一开始不以为然,后来却被歌海娜俘虏的人们聊聊总有启发。例如Ricard Rofes,他于2007年从邻近的圣山产区来到普瑞特的Scala Dei酒庄。他的专长曾是佳丽酿,如今却是一个真正的歌海娜专家。10年过去了,他在这里如鱼得水。他总共管理着40个葡萄园,其中有的最初被加尔都西会修士所开垦,已经存在很久了。Scala Dei的酒庄位于一栋古老的建筑之内,有着一系列大小不一的发酵罐,还有混凝土敞口槽(Lagares)。发酵罐敞开的顶部可以有效地散发酒精。

任何对Garnatxa(Scala Dei酒庄酒标上加泰罗尼亚语拼法的歌海娜)有兴趣的爱好者,都会为他的三款得意之作而兴奋不已。三款葡萄酒分别来自于三个独立的葡萄园,每一个都有不同的土壤,St Antoni海拔600米,粘土土壤;Artigots海拔550米,卵石土壤;La Creueta海拔500米,片岩土壤。我品鉴了这些酒后,最有趣的发现是:板岩不一定是普瑞特最出色的土壤。

图片:普瑞特Scala Dei酒庄的酒窖,其单一园的歌海娜葡萄酒以加泰罗尼亚语标示为Garnatxa
图片:普瑞特Scala Dei酒庄的酒窖,其单一园的歌海娜葡萄酒以加泰罗尼亚语标示为Garnatxa

这就是歌海娜令人惊讶的成长历程:从一个糖果店中淘气的孩子,经过窘迫的、锋芒毕露的青少年时期,直到成为伊比利亚半岛的时尚葡萄品种。如今它自信地成长了起来,而酒农和酿酒师们正在欣赏水平日渐提高的国际舞台上,高声颂扬它的魅力。

Decanter作家:葡萄酒大师Sarah Jane Evans

葡萄酒大师Sarah Jane Evans是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DWWA)的副主席,同时也是一名获奖无数的葡萄酒作家,曾获得“罗伯特蒙大维”奖项。在卸任葡萄酒大师协会主席一职后,Sarah在继续写书的同时,也活跃在葡萄酒教育行业,并在多个国际葡萄酒大赛中担任评委。

编译: 留香 / Liu Xiang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