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申遗”路:历数那些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葡萄酒产区 | Decanter名家专栏

作者:

任何一个葡萄酒产区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评为世界文化遗产都是至高的荣誉——因为入选证明了产区具有独特的风貌、或是悠久的酿酒传统。葡萄酒大师Rebecca Gibb为我们揭开葡萄酒产区曲折的申遗之路。

图片:从空中俯瞰下方的城镇与葡萄园,圣爱美浓于1999年被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图片:从空中俯瞰下方的城镇与葡萄园,圣爱美浓于1999年被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葡萄酒产区

法国,圣爱美浓 (1999)

法国,卢瓦河谷 (1999)

奥地利,瓦豪河谷(Wachau)(2000)

葡萄牙,上杜罗河(2001)

德国,莱茵河中游 (2002)

匈牙利,托卡伊(2002)

南非,开普敦花卉保护区(2004)

葡萄牙,亚速尔群岛,皮库岛(2004)

瑞士,拉沃(Lavaux)(2007)

克罗提亚,史塔瑞格雷德平原 (2008)

格鲁吉亚葡萄酒陶罐工艺 (Qvevri)(2013*)

意大利,潘泰莱里亚 (2014)

意大利,皮埃蒙特(2014)

巴勒斯坦,耶路撒冷南部 (2014)

法国,勃艮第 (2015)

法国,香槟(2015)

*表示UNESCO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场倾盆大雨过后,穿着雨衣的游客从岸边的游轮走了下来。在波尔多的右岸,圣爱美浓(St-Emilion)正值夏日,这是略显潮湿阴沉的一天,陡峭蜿蜒的小道有些湿滑,但似乎并没有影响游客们的热情。

美式英语,法语,德语和中文相互夹杂,游客们或簇拥在当地的咖啡馆,或在挂着“会讲法腔英文”牌子的酒铺里争相购物。

2019年,圣爱美浓将迎来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UNESCO World Heritage)的二十周年纪念日。来访此地的游客中,有30%正是被“世界文化遗产”这个头衔所吸引。

尽管圣爱美浓早在1999年便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但当地人似乎并没有为此举行大型的庆典。并且,当地旅游协会的10位成员里,只有6个成员能说出圣爱美浓是在哪一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人们在今天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要为此庆祝一番。虽然这庆祝来得晚了点,但总好过一直没有。

对此Château de Pressac的庄主Jean-François Quenin解释道:“我们现在才意识到,之前没有给予获得世界文化遗产的头衔足够的重视。” Quenin于2008至2015年担任圣爱美浓葡萄酒协会主席。如今,他为自己在圣爱美浓世界文化遗产的10周年纪念日没有做相应的庆祝工作而感到颇为愧疚。

世界文化遗产对于产区的价值一直到最近才真正彰显出来——如今,在世界文化遗产的申请中,我们看到了许多行业的风云人物为自家产区背书。Quenin说道:“在香槟和勃艮第,所有的酒农都积极为申请出一份力。勃艮第的代表是罗曼尼康帝酒庄的庄主Aubert de Villaine。但圣爱美浓只有行政官员在推动这件事,这是不对的,所有人都应该为此而努力。”

的确,在2014年上半年, Aubert de Villaine为了让勃艮第能获得世界文化遗产的头衔,不惜长途跋涉做最后的助推。在去新西兰的路上,他告诉我从2006年11月开始,他便兼职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我们进行申遗的原因有两点:首先,和其他的产区相比,勃艮第有着有趣和特别的风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是向世人展示我们勃艮第真正风貌的绝佳机会。希望由此让世人不再将勃艮第视为一个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一片独特区域。第二点,也是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借此告诉勃艮第人,尤其是酒农们:我们手中所拥有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独特、珍贵、古老以及价值连城的土地。我们有义务好好保护好这片土地的精华,并传给我们的下一代。”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15年,与香槟的坡地、酒厂和酒窖一同加入世界文化遗产大家庭的,是金丘的1247块葡萄园(climats)。好消息传开,当地所有人都收到了邀请,他们带上好酒好菜聚集到Château de Meursault,伴随着美妙的音乐和焰火,整夜狂欢庆祝。

如今,勃艮第每年都会举行持续一个月和风土有关的庆典活动。尽管勃艮第的风土深植在历史与传统中,当地人亦敞开胸怀用上了时下流行的社交媒体Instagram,创立了一个叫“@ClimatsUNESCO”的账号,专门宣传勃艮第悠久的历史与文化。

图片:在2015年勃艮第的葡萄园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在Château de Meursault举行了庆典。
图片:在2015年勃艮第的葡萄园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在Château de Meursault举行了庆典。

审慎的发展

但获得世界文化遗产的头衔究竟意义何在?它是否值得你花费7年的时间来苦苦追寻?

在20世纪50年,埃及政府代决定在阿斯旺城建造水坝,这会使得一部分区域被淹没,阿布辛贝勒神庙正好位于此。由于神庙是世界文化遗产,它被一砖一瓦地小心移到地势较高的区域,从而被保留了下来。

由此可见,世界文化遗产的头衔有助于各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传统文化,因此受到了广泛的欢迎。第一批世界文化遗产诞生于1978年,当时只有 12处地方获得了认证。如今,它已经扩展到167个国家和1073片地域。

UNESCO的世界文化遗产既可以是如英国多塞特(Dorset)和东德文(East Devon)海岸的宏伟自然风光,也可以是像泰姬陵这样精湛技艺的结晶,囊括了地理、生态和人文风情多个角度。

不过,上榜的地区并不意味着将一成不变,UNESCO鼓励它们进行谨慎规划和发展。在位于托卡伊(2002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Patricius酒庄,总经理Péter Molnár表示:“我时常说,上帝必定是在极佳的心情下创造了这片动人心魄土地。上帝赋予了我们如此美景,我们也需要悉心维护,并谨慎进行规划发展。”至少,世界文化遗产的头衔帮助当地人驳回了企业在此建造发电厂的申请。

同时,获评世界文化遗产也不等于固守陈规。位于圣爱美浓的多米尼克酒庄(Chateau La Dominique) 和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便将酒庄改造得极具现代风格。拥有多米尼克酒庄 的Vignobles Clément Fayat公司市场宣传部门负责人Camille Poupon解释道:“圣爱美浓之所以被评为世界遗产,是源于其具有生命力的人文特色。我们不会固守中世纪时期的风格。相反,我们更注重历代人给这边片土地带来的变迁。但我们也承认,UNESCO不希望看到当地添加过多现代化的建筑,破坏当地的历史感。尽管他们不禁止新建筑,但他们会对现代风格建筑的兴建频次做出控制。”

漫漫“申遗”之路

圣爱美浓成功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也让其他葡萄酒产区的跃跃欲试。至今,已有超过12个产区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意大利的奇安蒂经典产区(Chianti Classico) 和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Conegliano Valdobbiadene)也雄心勃勃地踏上了申遗之旅。

作为上等普罗赛柯(Prosecco Superiore)的心脏地带,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的申请之路已经进入了第10个年头。2017年,UNESCO意大利委员通过了申请,递交给国际总部进行后续的审核。

图片:托斯卡纳的奇安蒂经典产区是意大利两个正在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产区之一。图片版权:Fontodi
图片:托斯卡纳的奇安蒂经典产区是意大利两个正在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产区之一。图片版权:Fontodi

作为此项目的领导人,Leopoldo Saccon已经为此奔波了10年—这基本上是整个项目所耗费的平均时间。尽管他们期待2018年能得到委员会积极的答复,但当委员会成员在完成秋天访问后,也有可能会再重新进行考量。整个申遗过程是一场艰难的拉锯战。Saccon表示:“意大利已经有不少地区是世界文化遗产,因此委员会会更为谨慎地评估新的候选地区。”

“另外,人文特色也是世界上许多知名产区的特点——也就是说,当地自然形成的地貌经过了人工的雕琢。因此,要想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必须拥有显著的与众不同之处。”

在上交给UNESCO的长达1,300页(附加500页的初步研究以及100页的管理计划)的申请档案中,科内利亚诺-瓦尔多比亚德内产区着重阐述当地的特殊之处:葡萄园种植在连绵陡峭的山坡上,人工打理;拥有意大利第一所酿酒学校(1876年);众多的村庄、城堡和教堂;当然还有其极具特色的起泡酒。

奇安蒂经典产区则刚刚开启申请路程,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去做。产区主席Sergio Zingarell表示他们已经聘请了专家团队,帮助他们准备申请成为意大利候选地区的必要资料。

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候选地区需要经过四个程序(见文后附录)。成功进入初步名单是第一步。即使成为初步候选地区,也需要等上5-10,意大利政府才会推动进入下一个流程。

在其他国家,有些产区的申遗之路一开始便碰了一鼻子灰:波尔多的1855分级曾在2013年进入候选名单,但在2016年又被撤下来。这是因为当地有的酒庄表示, 1855年分级系统本已过于僵化,一旦申遗成功,只能变得更被过度保护、再难以有所变化。

费用也是问题——根据Saccon公司给出的计算,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需要花费50万欧元。1855年分级协会主席兼Borie-Manou 首席执行官Philippe Castéja 表示,申遗繁杂的文书准备工作“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尽管如此,160年前便名列1855分级的左岸名庄们还是会在2019年跨过多尔多涅河,为圣爱美浓庆祝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第20个年头。

据说庆祝仪式将包括有以世界文化遗产为主题的爵士乐和朗诵。当地的旅游局也会设计“至少一条以世界文化遗产为主线的旅游路线”。

所以当你下次在圣爱美浓看到一群游客跟着一个摇晃着黄色雨伞的导游身后,他们很有可能是一群世界文化遗产迷。

申请成为UNESCO世界文化遗产之四部曲

1. 首先需要进入到UNESCO的候选名单当中:即成为本国世界文化遗产的候选人

2. 每个国家的世界文化遗产分部会从候选名单中选出候选地区进行申报。这些地区需要向UNESCO世界文化遗产中心提供事无巨细的资料文件。

3. 三个独立的咨询顾问团体将协助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对申请地区进行评估。

4. 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成员在一年一次的会议中评估决定当年的名单,有的候选地区会被推到第二年,并需要上交更多的信息。

葡萄酒大师Rebecca Gibb是葡萄酒作家和编辑,出版过多部作品并曾经荣获多个奖项。

编译: ICY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