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木桐·黑教皇……这十个眼熟的酒标,背后有哪些故事? | Decanter葡萄酒趣闻

作者:

图片版权:Ben Hu/Decanter

金钟酒庄

Château Angélus

在波尔多右岸的圣爱美浓总共有三个教堂,而当教堂的钟(Angelus)响起的时候,据说只有一个地方能够听到三个地方的钟声。钟声每天在清晨,正午以及日落时分鸣响。而金钟酒庄的葡萄园就位于能够听到三钟鸣响的露天剧场形地区,所以酒标设计中带有“金钟”图标,自然是水到渠成了。不过,酒庄的来访者不一定会在教堂的大钟鸣响的时候恰巧来到葡萄园,所以酒庄近年新建的酒窖上,就挂上了一套能够鸣响各种音色的大钟,据说能演奏许多国家的国歌。

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

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图片版权:Mouton Rothschild

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在酒标设计上一直是一位先驱者。1924年,他接管酒庄两年之后,首次邀请了一位艺术家为他设计酒标。在当时的波尔多,很少有酒庄自行装瓶葡萄酒,所以酒标也被认为没那么重要。木桐的1924年份酒标由Jean Carlu设计,体现了立体主义的风格,这在那个时代而言是相当超前的。1945年,菲利普男爵为纪念二战结束,特别设计了一款酒标,设计灵感来自丘吉尔著名的“代表胜利的V(Victory)”。从那之后,木桐开启了每年邀请不同艺术家设计酒标的传统。之后也开始有其他酒庄效仿木桐的传统(比如奇安蒂经典的尼塔帝酒庄Nittardi),开始每年设计艺术酒标。

菲利普男爵人脉很广,得以邀请到许多著名艺术家来为自己设计酒标,比如让-谷克多,乔治-布拉克,萨尔瓦多·达利,祖安-米罗,马克-夏卡尔,甚至毕加索。这些酒标成为了市场推广的利器,每年葡萄酒爱好者们都翘首以盼木桐酒庄宣布最新酒标的时刻。有些年份的木桐之所以成为收藏家们渴望的藏品,酒占一半理由,艺术酒标则是另一半。对于菲利普男爵而言,这是个一本万利的创意:给他画酒标的艺术家,不会得到金钱的酬劳,而会得到一箱木桐的酒作为报偿。

1988年菲利普男爵去世,邀请艺术家绘制酒庄的传统由他的女儿菲丽嫔女男爵继承。女男爵去世后,这一传统又继续被下一代传承下去。过往每个年份的酒标,如今都被展示在木桐博物馆当中。

克莱蒙教皇酒庄*

Château Pape Clément

也译“黑教皇酒庄”

图片版权:Pape Clément

大名鼎鼎的克莱蒙教皇酒庄位于波尔多市的地界内,其葡萄园最早种植于1252年。Bertrand de Goth成为波尔多的大主教后,他的兄弟将这片葡萄园送给他以示庆祝。1305年,Bertrand被选为法国教皇,成为了“克莱蒙五世(Clément V)”。他将葡萄园赠给了波尔多大主教,之后的波尔多大主教代代承袭这片葡萄园,直到法国大革命打破了这一传统。正因为浓厚的宗教背景,克莱蒙教皇酒庄的酒标带上了代表法国教皇的交叉钥匙纹章。

贝拉斯达酒庄

Chateau Balestard la Tonnelle

酒庄10公顷的葡萄园距离圣爱美浓镇并不远,耸立在葡萄园间的古老哨塔(tonnelle)具有极高的辨识度,也暗示了葡萄园悠久的历史。贝拉斯达酒庄的酒标值得一提,是因为它上面有一首15世纪法国诗人 François Villon写的诗,其中提及了这座酒庄。酒庄的主人 Capdemourlin家族拥有贝拉斯达酒庄,以及其他几个圣爱美浓酒庄已经有几个世代的时间。诗人Villon在诗中用“神圣的琼浆(divine nectar)”来押韵“贝拉斯达(Balestard)”——显而易见,酒庄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词汇,来形容他们的美酒了。

克拉米伦酒庄

Château Clerc Milon

图片版权:Clerc Milon

1983年,菲丽嫔-罗斯柴尔德女男爵希望为旗下的克拉米伦酒庄设计一个特征性的酒标。而木桐的葡萄酒艺术博物馆中,收藏了为数众多的高品质艺术品。女男爵在其中寻找灵感,终于找到了一尊18世纪的银塑像:它出自德国银匠Johann Melchior Dinglinger之手,描绘了两位跃动的舞者,雕像上还镶嵌了珍珠和钻石。于是,克拉米伦酒庄辨识度极高的酒标就此诞生:其中一位舞者高擎着一只酒杯,另一位的动作却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他似乎挥舞着一根香肠……

爱士图尔酒庄

Château Cos d’Estournel

图片版权:Decanter

爱士图尔酒庄的酒标上的图案,来自于酒庄精美外墙的一部分,雕刻精美的大门来自来桑给巴尔岛苏丹的寝殿,此外还有中国风的佛塔。当你从拉菲酒庄出来,一路向下行驶,很快就能看到爱士图尔酒庄极具特色的建筑。酒庄由Louis-Gaspard d’Estournel创立于19世纪。他旅居全世界,并且将自己收藏的东方艺术品中的一部分用于装点酒庄。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人以为酒标上的图案是酒庄“城堡”的一部分,其实它是酒窖的入口。爱士图尔酒庄并没有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城堡”。

马拉帝酒庄

Château Malartic-Lagravière

图片版权:Malartic-Lagravière

马拉帝酒庄位于佩萨克-雷奥良,和龙船酒庄( Château Beychevelle,见后文)相似,它的酒标描绘的也是一艘船。马拉帝公爵(Comte de Malartic,1730-1800),也就是Anne Joseph Hippolyte de Maurès于18世纪买下了酒庄,这幅酒标也有向他致敬之意。马拉帝公爵曾经是一位军人,后来成为了声名赫赫的殖民地总督。1756年开始的英法“七年战争”中,他曾经在魁北克成功击退了英军的进攻。

雄狮酒庄

Château Léoville Las Cases

图片版权:Decanter

雄狮酒庄的酒标描绘的,是酒庄恢弘的、由狮子守护的石门——不过这道门守护的并不是酒庄的城堡,而是它伟大的葡萄园。大门上雕刻着“雄狮园(Clos Léoville-LasCases)”的字样,暗示了门后是一片被围墙圈起的葡萄园,而它的主人十分为它而自豪。1840年, Léoville恢弘的酒庄产业因为家族纠纷而分裂,而Las Cases家族保留下了一块格外杰出的葡萄园。它紧邻拉图酒庄的葡萄园;在盲品中,人们常常会误以为雄狮酒庄来自拉菲、拉图所在的波雅克产区(Pauillac),其实它属于圣于连(St Julien)。

凯隆世家酒庄

Château Calon Ségur

图片版权:Calon Ségur

凯隆世家酒庄著名的心形酒标,许多读者一定都很熟悉了。酒庄18世纪的主人是Ségur侯爵Nicolas-Alexandre。他的名下拥有许多酒庄,其中还包括两座一级庄——拉菲和拉图。但是他心目中总是偏爱凯隆世家酒庄一些:这座酒庄是1718年,妻子在与他结婚时带来的。侯爵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尽管我在拉菲和拉图酿酒,但我的心留在凯隆世家。”心形酒标的设计,正代表了侯爵的“心”。其实这个设计最早并非出现在酒标上:在酒标使用它之前的很多年,心形标记就被镌刻在酿酒厂的墙上了。

龙船酒庄

Château Beychevelle

图片版权:Decanter

和梅多克许多顶级酒庄相似,这座18世纪建立的恢弘酒庄位于吉隆河附近。在17世纪早期,那时酒庄的拥有者、旧吉耶纳(Guyenne)省的长官d’Epernon公爵是一个极端自负而又独裁主义的人,他要求所有经过自己酒庄的船只都降下船帆以示敬意。所以,酒庄的名称“Beychevelle”其实来源于加斯科尼语“baisse voile”,也就是“降下船帆”的意思。

龙船酒庄的酒标上,描绘着一艘远航的大船,船首雕刻着狮身鹰首兽——这尊狮身鹰首兽是由罗马美术学院教授Roberto Gnozzi镌刻于1989年的一尊铜像,至今保留在酒庄。

龙船酒庄可谓是近年来受到“中国效应”影响最明显的酒庄之一。不得不说,其描绘了“龙船”的酒标,以及与其他列级酒庄相比可以承受的价格,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Stephen Brook是一位获奖葡萄酒作家,1996年开始为Decanter杂志撰稿。由Jane Anson补充报道。

编译: 吴嘉溦 / Sylvia Wu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