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瞩目的拉图酒庄

作者:

波尔多刚刚经历了忙碌的一周。从拉图酒庄宣布推出在新系统下的首款酒庄直销葡萄酒的那一刻起(拉图选择了1995年份拉图、2005年份小拉图和2009年份波雅克作为首次推出的葡萄酒),它就成为了人们讨论、询问、误解的话题,当然也少不了各种流言蜚语。

Image: Frédéric Engerer and the wine label of Chateau Latour, © Decanter

拉图并不是波尔多最容易理解的酒庄。作为1855年评级中的一级酒庄之一,每年有不计其数的专栏撰写与它相关的文章。但与此同时,拉图也成为这个地区不可思议的存在之一。至少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个在波雅克地区举足轻重的酒庄变得越来越自信,一次次生产出优秀的葡萄酒, 并不断向市场发出信号,表示有意走自己的路,重塑波尔多有些过时的葡萄酒销售方式。

拉图最明显的行动就是在传统的期酒销售期间保留葡萄酒库存——我相信2011年拉图只在期酒销售中推出了产量的10%, 2010年和2009年大概也只有20%。与拉菲相比,这些数据可能都是相反的。近几年前往拉图参观的人们都注意到拉图正在兴建一个地下酒窖,用来存放在这个政策下保留在酒庄的葡萄酒(甚至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末,拉图已经做到留在酒庄的葡萄酒数量大于等于售出的葡萄酒数量。作为一个拥有80公顷葡萄园的酒庄,拉图的葡萄园比侯伯王多出整整30公顷,三标葡萄酒加起来每年大概有三万箱。地下酒窖的空间一定是寸土寸金)。

因此,去年4月,当拉图首席执行官Frédéric Engerer的信件送到波尔多中间商办公室的时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在这封信中, Engerer表示2011年将是拉图参加的最后一次期酒销售。信中说到,从现在起,拉图将在其葡萄酒达到适宜饮用的状态时推向市场。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拉图这一步走得很勇敢。不打乱计划,只是坐等各方赞扬、环游世界举办晚餐和慈善活动很容易;拉图在这些事情上有着出色的表现,获得了99%的葡萄酒世界可望而不可及的利润。而现在,它自愿选择去面对存货控制、保险及市场营销的困难,并潜在地把自己放到了与长年支持自己的酒商竞争的位置上。不仅如此,Engerer和他的团队自愿放弃了2009年份和2010年份的巨大利润,而只达到了临近酒庄的最低标准。这些做法背后的利润也许令人无法抗拒,但拉图庄主Francois Pinault的经济实力(和耐心)并不足以解释这一切。

你完全可以相信拉图所做的一切都出于一个真诚的渴望:生产最优秀的葡萄酒。毕竟很多人都认为对于评价一个年份来讲,期酒系统是一种糟糕的方法。不仅是头脑灵活的商学院毕业生这么想,就连广受好评的传统守护者,在柏图斯从事酿酒工作40年的酿酒师Jean-Claude Berrouet也多次公开表示期酒系统的“戏剧性”大过对葡萄酒本身的重视。“懂行的人都知道葡萄酒随着时间可能产生各种变化,不应该在失去理智的时刻评判一款葡萄酒。”

然而,包括拉菲的Christophe Salin在内的其他很多人则表示他们相信现在的系统,并将坚持参与这个销售系统。玫瑰酒庄(Chateau Montrose)的总经理Hervé Berland最近对我说(并非刻意说起拉图),他相信“作为知名酒庄的管理者,我们的角色是保证酒庄不要沾染过多的商业问题。中间商是专门负责销售的人,我们只管指路就好。”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对于知名酒庄中强有力的角色、大量的资金投入和各种既得利益的不同观点,以及在现状和可能带来彻底改变的革新之间的挣扎。也难怪每个人对于拉图本周推出的葡萄酒是否成功都有着自己的看法。

从上面谈到的各种细节可以看出,我们很难简单地判断拉图此举成功与否。此次推出的三款葡萄酒都有注明“酒庄直销”的背标,都使用Prooftag的防伪标签证明其真实性。“所有这些都在告诉外界我们对于保护自己形象的渴望,并保证我们的所有葡萄酒都可以追踪来源。”拉图的商务总监Jean Garandeau如是说。

因为Pinault在勃艮第和隆河谷都拥有著名的酒庄,所以人们相信拉图对建立销售系统有着更宏伟的设想。但是拉图花了很大力气澄清它并没有完全离开波尔多传统——它仍将通过酒商销售葡萄酒(然而酒商获得的利润有所减少——代理人还是会获得2%,但中间商从较早年份葡萄酒的交易中获得的利润只有11%,而期酒大概有18%)。Millésima的Patrick Bernard宣布将不再销售拉图的葡萄酒,直到它回到期酒系统中来(那时他将“非常高兴再次开始购买和销售拉图葡萄酒”)。还有一些酒商也做了相同的选择,只是没有声张。不过也有很多酒商接受了拉图此次推出的葡萄酒,而消费者看起来也很买账。

Berry Bros、Farr Vintners、Corney and Barrow、Fine & Rare……都表示他们的拉图已销售一空。据报道,拉图此次只向市场推出了1200箱。正如Corney and Barrow的Adam Brett Smith所指出的那样:“拉图刻意地——也是明智地——只提供了少量葡萄酒。这是一次试水。如果推出的数量再大一些,我怀疑就不能取得成功了。”

至于消费者得到的“坚不可摧”的来源证明,估计与英国市场上已有的相同葡萄酒价格相比要多支付15%。每箱12瓶的原始价格为波雅克每箱£600,小拉图每箱£1700,以及拉图每箱£4950。不过很多人认为这个价格很合理。

香港大亚洋酒的庞建贻说:“我相信拉图酒庄的葡萄酒推出的时机刚刚好。越来越多消费者看重葡萄酒的来源,因为他们可能对此有过不好的经历。而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无法超越酒庄直销的。与市场价相比,拉图这次的价格也很合理,我觉得这对我们也比较有利。我们购买了100箱,目前销售状况很好。”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虽然这种新的销售方式不是期酒,但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依靠着这个系统。Garandeau完全不带嘲讽地解释现在推出葡萄酒是合理的选择,因为从商业角度讲,三月是很好的时间。“客户和进口商们在未来的几周即将来到波尔多,所以他们不但可以品鉴2012年份——我们仍然会展示这个年份,同时还能品尝那些可以出售的葡萄酒。”基本上可以肯定庄主Francois Pinault是做出这个决定的人。他很相信Engerer,Engerer也确实证明了自己是拉图的有力守护者,并有足够的智慧应对Bernard-Henri Levy在晚间脱口秀节目中所热情表现出的古怪的法国传统。Engerer去年曾对我说过:“我做的工作越多,就越意识到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经营拉图)就像走进一个房间,看到远处角落有一扇门,你走过去打开,就会发现还有一扇门。”从他的话里不难看出,这个男人可以为了他深爱着的拉图,也为了Pinault的信任,不断地折磨自己(不管这样做是否正确)。他不会被这周发生的事情所动摇而认为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不过他到目前为止还没能睡一个安稳觉。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书名均为意译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