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红酒庄的百年

作者:

如果在玛歌这样的产区中的某个酒庄进行一次跨越100年的垂直品鉴,你会学到些什么?我学到的一点是,我们开启波尔多葡萄酒的时间还是太早了。忘掉“等待十年”之类的说法吧。就算是现在向着18岁生日进发的1998年份,与花样梦幻般的50岁酒龄葡萄酒比起来,也仍几乎狂放地年轻,单宁浓重而且力量充沛。

图片 © Château Siran

这是一次真正罕见的品鉴——不论是酒庄庄主、顾问还是参加的四位记者都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其罕见不仅在于我们品鉴了同一个酒庄的100年历史,还在于这个酒庄在百年时间内一直属于同一个家族。1859年1月14日,这个家族(更准确地说是他们的祖先Léo Barbier)从法国画家图卢兹-罗特列克(Toulouse-Lautrec)的祖父母手中购买了丝红酒庄(Château Siran,也译作雪兰酒庄)。酒庄的现任庄主Edouard Miailhe于2007年作为家族第五代接管酒庄;过去12年他一直在马尼拉掌管家族生意,最近才完全回到玛歌生活。

丝红酒庄所处的地理位置十分低调。避开通常异常繁忙的D2“酒庄之路”,拐下沿着加龙河蜿蜒前往梅多克的小路,最后一个酒庄就是丝红酒庄了。我们为了这次品鉴而齐聚酒庄的那天是今年以来最冷的一个早晨,温度计的水银掉到了冰点以下,从波尔多市中心开车过来的路上到处都是雾和冰。尽管18世纪的酒庄建筑有着一米厚的石灰岩墙壁,我们参观酒庄最近修葺一新的建筑的过程也十分迅速,但在酒窖里仍然需要戴手套和围巾。

品鉴室里则温暖舒适,所有葡萄酒都在我们抵达前半小时左右开瓶。这些酒的酒瓶上都有着现代的酒标,并在20世纪80-90年代期间的不同时间在酒庄进行过换塞。我们从最早的年份开始向着年轻的年份逐一品鉴,以确保紧致的单宁不会太快覆盖我们的舌头——正是这些单宁令葡萄酒陈年到如此美丽的状态。在以“开胃酒”(即将完全发展出第三阶段风味的1987年份)热身后,我们从1914年份开始了这次品鉴。在咸味奶油糖一般的茶色酒液被倒入杯中时,每个人都满怀崇敬,保持着静默。

19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一年。由于巴黎面临着入侵德军的包围,法国政府于1914年9月3日迁至波尔多,刚好是那一年的采收之前。在梅多克,Edouard Miailhe的祖父Edouard已经离家投身保卫国家的战斗,将酿酒工作交给自己的老父亲Frederic Miailhe,并让自己的妻子和其他女性进行协助。在战争期间,每一年都是留在后方的女性劳动力帮忙进行酿酒(大概只有1917年是个例外,因为在丝红酒庄的酒窖中,只有这个战争年份的葡萄酒有所缺失)。

战争爆发时,丝红酒庄拥有18公顷葡萄园。从那时起到现在的这些年间,酒庄葡萄园的面积仅扩大了6公顷,2015年时为24.5公顷(此外还有属于波尔多AOC和上梅多克AOC的部分葡萄园)。这使得该酒庄成为玛歌产区中相对较小型的一座酒庄。酒庄两边都是1855年列级酒庄;紧邻的杜扎克酒庄(Château Dauzac)在玛歌产区有42公顷土地,而稍远一点的美人鱼酒庄(Château Giscours)则有102公顷。在Miaihle家族到来前数年,丝红酒庄在1855年遭到忽视,未获得评级(后来该酒庄被评为中级酒庄的最高级Cru Bourgeois Exceptionnel),但它的位置,以及我们所品鉴的这些葡萄酒在瓶中保存上百年的方式都证明了当年那个著名的评级有多么武断。

但是这种垂直品鉴所带来的兴奋感不仅在酒杯中,还在于它所引发的讨论,以及它所照亮的历史。我们品鉴的葡萄酒跨越四代庄主,最早可追溯到Edouard的曾祖父;这些葡萄酒还经历了五位顾问,从20世纪60年代传奇般的Emile Peynaud开始,一直到从最近的2014年份开始工作的Hubert de Boüard。

直到20世纪60年代,只有部分葡萄酒在丝红酒庄装瓶,其余的酒会装在橡木桶中运往中间商位于波尔多市中心Chartrons的酒窖中,或者运送到位于布里斯托、伦敦、纽约或者更远的地方的海外酒商手中,由他们使用自己的酒标装瓶;在酒标上既会提到丝红酒庄,也会有酒商的名字。不过我们所品鉴的所有酒都在酒庄装瓶,并且从未离开过丝红酒庄的酒窖。

品鉴这些葡萄酒需要精神集中,心怀崇敬。最老的几个年份——1914、1916和1921年份——需要耐心来慢慢梳理,并且要放弃寻找果味,而是专注体会甜香料和烟叶的风味。然后则是1928和1929年份——这两个年份梅多克的天气条件十分出色,而这两款酒的强度震撼了所有人。这次品鉴不仅提醒着我们丝红酒庄取得了怎样的成就,也提醒着我们在世界的这个小小角落的地下蕴含着怎样神奇的魔法。

Chateau Siran AOC Margaux 1928

这款酒有着棕褐的茶色,但带有温暖的光芒,是少许红紫色的花青素依然保持着生命活力的表现。酒中仍然带有令人愉快的芳香,可以分辨出柔和的红加仑果味,以及烟草、松露、焦油和淡淡的盐味。这款酒的保存十分优秀,令人不自觉露出笑容;同时一丝酸度令酒保持了活力。我很喜欢这款酒,真令人感叹。

Chateau Siran AOC Margaux 1929

这是另一个出众的年份,酒的颜色与1928年份相似——冷咖啡的颜色,强度令人吃惊。香气与1928年份也很相似,并且两个年份的香气都保存得十分优秀。这款酒口感更加顺滑,更加充实,并且更加突出葡萄酒辛辣的部分,有清晰的白胡椒风味、迷人的香料、藏红花味道,以及少许盐味、松露和渐渐淡去的玫瑰花香。这款酒带来了美好的品鉴体验,是一款拥有历史的葡萄酒。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