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之歌

作者:

周六晚上大雨倾盆,全然不顾采收庆典的进行曲。即使在这样的天气里,波尔多的列级酒庄也像往常一样精心装饰,宴请大批宾客。

图片由圣爱美浓茹拉德协会提供 © Jean Bernard Nadeau

这种宴会的对象有时是客户,有时是消费者,有时是媒体记者,有时则只是酒庄之间的互相宴请。而一切宴会的起源是在每年六月某个仲夏之夜举办的鲜花节(Fête de la Fleur),目的是为了庆祝葡萄藤开花。梅多克、格拉夫、苏甸和巴萨克的著名酒庄轮流主办这项盛事。这是在充满魅力的波尔多举办的最高级别的活动,来自这个地区最古老的家族、最富有的中间商和有幸获得邀请的3,500名宾客盛装打扮,齐聚一堂。曾任当地报纸《Sud Ouest》编辑的Pierre Veilletet形容这个活动“不仅仅是一场社交宴会,而是本地明星、外国知识分子和资产阶级地方主义者谈情说爱的聚会”。如果波尔多是加龙河上的好莱坞,出席鲜花节的精英家族就像是著名导演和电影明星,我们这些人则像是制片人、经纪人、娱乐记者、电影爱好者和卖爆米花的小商贩。

图片:Olivier Bernard,
由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提供
© Jean-Pierre Lamarque

上周末波尔多举办了两场完全不逊于鲜花节的庆典。首先是周六晚上,1,000名宾客云集佩萨克-雷奥良的骑士酒庄(Domaine de Chevalier);紧接着周日下午,800名宾客汇聚圣爱美浓起源于14世纪的Salle des Dominicains。这两个活动的目的都是庆祝采收季节的正式开始(Ban des Vendanges),但周六晚上同时也是格拉夫列级制度建立60周年、波尔多特级酒庄联合会(Union des Grands Crus de Bordeaux)成立40周年,以及Bernard家族收购骑士酒庄30周年的纪念活动。

“Bernard家族有80位成员出席了今晚的活动,”我们坐下享用晚宴时,Olivier Bernard说道,“共同庆祝早在1928年我的祖父在波尔多开始白兰地生意时开创的事业。正因为祖父的事业,我们在1983年收购了骑士酒庄。Bernard家族在波尔多只经历了三代人,但我们一直缅怀Bernard家族自1155年起的50代先辈。”

图片由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提供 © Jean-Pierre Lamarque

Bernard言简意赅地概括了波尔多既引人入胜又令人疯狂的原因:传统、长寿和仪式。回顾上周末的两场活动,你很难不为其井井有条的后勤安排而倾倒。周六晚上梦幻般的活动开始时,来自骑士酒庄衣着整齐得体的工作人员用雨伞为我们撑起了一条通向宴会场所的道路,抵挡了所有雨水。晚宴中,数百名穿着制服的服务生源源不断地端来几千瓶这个地区最优秀的葡萄酒,并为客人们奉上法国西南部最著名的餐厅之一Magescq的米其林二星名厨Jean Cousseau(他以擅长料理朗德鹅肝酱Landes foie gras和Chalosse牛肉等本地美食而出名)精心准备的餐点。晚宴所提供的配餐葡萄酒中包括带有蜂蜜芳香和荔枝口味的2003年份Domaine de Chevalier Blanc、口感紧致、令人兴奋的2004年份高柏丽酒庄(Haut Bailly)和令我至今念念不忘的奢华的1998年份La Mission Haut-Brion。

图片由圣爱美浓茹拉德协会提供
© Jean Bernard Nadeau

这两个活动的中心是两个葡萄酒兄弟会(confrèries),它们也集中体现了严格的传统与轻松潇洒的魅力奇妙的波尔多式结合。波尔多共有15个兄弟会组织,分别负责推广不同产区和风格的葡萄酒;在周末这两个活动背后的则是其中最大的两个。负责波尔多右岸葡萄酒的是圣爱美浓茹拉德协会(Saint Emilion Jurade)。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葡萄酒协会,起源于1199年,在波尔多属于英格兰的时期曾经获得英格兰国王约翰颁发的皇家宪章(英王约翰的父母是阿基坦的埃莉诺和亨利二世,他们的婚姻使得波尔多等地归为英格兰所有)。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期茹拉德协会被废除,直到茹拉德协会年才重新建立起来。你大概不知道,周日早晨当Jurade的成员们(Jurats)身着红色长袍、白色斗篷和镶着貂皮边的兜帽列队走过圣爱美浓那用鹅卵石铺成的街道时,这个队列仿佛在将近1,000年的时光中从未被打断过。

图片由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提供 © Jean-Pierre Lamarque

波尔多左岸最有名望的则是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Commanderie du Bontemps)。这个协会成立于1950年,负责组织鲜花节和周六的Ban des Vendanges。“Bontemps”一词的发音就像是对这个协会意义的直接描述——一种解释是这是“好时光(Good Times)”的法语说法——不过事实上这个词指的是9世纪时发明的一种品鉴用的酒杯,供酒窖总管将传统上用于澄清葡萄酒的蛋清打在里面。这个酒杯被协会主席当作制服上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灵感来源——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的制服包括一顶天鹅绒的帽子;梅多克和格拉夫酿造红葡萄酒的协会成员的帽子为酒红色,苏甸和巴萨克酿造甜葡萄酒的成员的帽子则为金黄色。与Jurade红白色的袍子相对应,左岸名庄协会成员身着酒红色和金色的天鹅绒袍子,象征着两种颜色的葡萄酒。

图片 © Jane Anson

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左岸名庄协会和茹拉德协会颁发的宪章,在全球29个国家共有3,500名海外成员。如果想要加入协会,你需要得到现有协会成员的提名,还要做好准备成为一个优秀的晚宴伴侣,或自带葡萄酒,或向公共酒窖捐款。作为海外成员加入协会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你将被邀请参加这些宴会——甚至有可能被邀请加入波尔多分会。

上周末两个活动的开场都是新成员宣誓恪守葡萄酒兄弟会传统的仪式。今年新加入圣爱美浓协会的成员包括政治家和记者David Mellor以及Peter Leaver QC;巧合的是,他们两人刚好在1987年同一天成为英国皇室法律顾问(members of the Queen’s Counsel)。除此以外,新成员还包括好莱坞动画电影《卑鄙的我(Despicable Me)》的导演Chris Renaud。在骑士酒庄,波尔多左岸名庄协会则迎来了音乐家Manu Dibango和模特Adriana Karembeu等新成员。当然,不论左岸还是右岸也都有一些来自中国的显要人士加入,其中包括十几家波尔多酒庄的庄主曲成以及著名葡萄酒和艺术品收藏家邵常淳。

“不论是茹拉德协会还是左岸名庄协会——包括勃艮第的品酒小银杯骑士会(La Confrerie des Chevaliers du Tastevin)——在向更多葡萄酒爱好者推广自己的葡萄酒方面做得都很出色。”Leaver一边和我一起品尝桌上几瓶格外优异的葡萄酒一边说道,“今天早上我们到达圣爱美浓时,茹拉德协会完全占据了整个城镇,旅游者和本地居民则在街上观看这个仪式。这充分表明葡萄酒在当地人的心目中占据了怎样不可动摇的地位。”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