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橡木桶为生的人

作者:

终于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为准备近期的葡萄采收而抢购最新、最大、最闪亮并且技术最先进的设备的时候了。这被人们亲切地——尽管有些可疑——称为“装备竞赛(The Arms Race)”。

图片:Richard Hardillier和Florent Arrouy,图片由H&A Location提供

梅多克地区的“风暴中心”是波雅克郊区一个毫不起眼的仓库;这个供货商提供一切葡萄园作业的必需品,从葡萄分拣台到干冰机,到反渗透浓缩器,再到垂直压榨机等等应有尽有。今年,在仓库来来往往的人们都流露出一种不同寻常的紧迫感;时间刚刚走到九月中旬就有警告传出:如果你还没有及时预定采收机或者光学筛选设备,之后恐怕就要到处求人了。在2009和2010等优秀的年份,酒窖的新设备可以锦上添花,但是在那些艰难的年份(正如我这周听到葡萄酒顾问Stéphane Derenoncourt令人印象深刻的描述:“我们整个季节都在像狗一样辛苦地工作”),合适的设备则至关重要,能够决定你究竟是酿造可以销售出去的葡萄酒,还是浪费一整年的辛勤劳动。

购买和租赁葡萄园作业设备的开销,葡萄酒实验室的支出,今年也许还有额外的给食糖供应商的费用,加上采收葡萄需要的额外人力(采收工人通常每天可以挣45到65欧,每个酒庄大概需要200个采收工人工作二至四周)……对于酒庄的资产负债表来说,采收期的那几个月可谓相当惊悚。而在所有开销之中,新橡木桶的花费一定会远远超过其他项目。

图片: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的橡木桶

每个橡木桶可以装盛225升或者说300瓶葡萄酒。这些橡木桶使用有着200年树龄的老橡树的中心部分制成;制桶材料供不应求,并且被严格控制。仅这一点就决定了橡木桶是十分昂贵的设备。尽管是老生常谈,但你可以看出,全球仅有4%的酿酒厂使用橡木桶是有原因的。并不是酿酒师们不喜欢新橡木、烤面包、香草、轻度烤焦的黄油等等橡木带来的味道,而是一个橡木桶一次就会让你破费600到800欧元,如果你每年酿造15万到20万瓶葡萄酒,那每年光橡木桶就要花费50万欧元。

“而且,购买新橡木桶就像购买一辆新汽车,” 利斯特拉克-梅多克产区(Listrac-Médoc)富丽酒庄(Chateau Fourcas Dupré)的Patrice Pagès说,“基本上你收到橡木桶的时候它们的价值就已经减半,并且每年还会持续折价。”为了让你能更好地理解他的意思,我举个例子:如果你今天花800欧购买一个新橡木桶,10年后它就只值20欧——如果5年后它的价值能超过40欧,你就已经算很走运了。

对于位于金字塔顶端的波尔多大部分地区来说,橡木和葡萄之间复杂的分子相互作用比财政方面的考虑更为重要(不要忘记在橡木桶中陈年也会给最终的葡萄酒增加价值)。不论是在右岸还是左岸,你很难找到一个不使用橡木桶酿造第一标葡萄酒的列级酒庄;绝大部分第二标甚至第三标葡萄酒也会使用橡木桶。这就使得橡木桶成为除了员工工资之外的第二大开销——而且大量资金被束缚在这个快速贬值的产品上。

一个叫做H&A Location的新公司出现并尝试着解决这个基本问题;Pagès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客户。几年前我第一次听到他们时,这个公司还在被当作破坏葡萄酒行业的个别案例来报道。

H&A创建于2004年。凭借一个非常简单的理念,这个公司从2009年以来已经将营业额翻了三倍。“对于很多著名酒庄来说,橡木桶是必不可少的设备,但坦白地说,相关的后勤工作令他们十分头疼。” H&A的法国裔南非籍总裁Richard Hardillier(H&A中的H)告诉我,“我们所做的就是提供一个租赁方案。这样酒庄在橡木桶上的花费就成为每个月开销的一部分,在资产负债表上则从‘负债’栏移到‘开支’栏,从而释放资金。”

图片:艺术家Sam Well和他的设计作品 © Sam Well Design

如今,这个公司占据了法国橡木桶市场的40%,波尔多市场的50%。它在波尔多、里昂、加利福尼亚、马德里和米兰都设有办公室,全球营业额为1亿1千万欧元。在接下来的几周,橡木桶大军会进驻各个酒窖,准备迎接新酿的葡萄酒;这其中每两个橡木桶中就有一个来自H&A的资助。

“酒庄负责洽谈橡木桶的价格,挑选供货商,安排运送事宜,并与橡木桶制造商保持联系。我们要做的仅仅是保证他们可以租赁这些橡木桶,而不需要购买。此外,我们通常提供比银行低的利率,因为我们把客户群控制在很小并经过挑选的范围内;作为一个集体,列级酒庄一般拥有很好的信誉。在我们开始这个业务之前,市场上并没有专门针对这个问题的金融产品,大部分人的普通做法就是向银行贷款购买橡木桶。我们就是看准了市场的空白,将现有的金融产品加以改进,以适应这个具有高度特殊性的市场。”

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些客户源源不断地抵达公司位于Chartrons的总部。这里距波尔多水滨步行仅需两分钟,并且是一个传统的酒商聚集区。这本来是为了庆祝公司开设米兰办公室而举办的一个更大规模的客户活动,但波尔多突然而至的大雨意味着很多客户都留在他们的酒庄里计划着采收期的后勤工作,只不过他们要操心的不是橡木桶而是采收工人。

一小拨客人聚集在一个细瘦的橡木桶旁,这个橡木桶的木板被向外张开,环绕着中央的灯盏。这是艺术家Sam Well的一系列作品之一,在今后的几个月内将在一个波尔多美术馆进行展览。

“经酒庄使用过的橡木桶会有自己的故事。”Hardillier说道,“去年,我们从位于波尔多市中心的仓库售出了55,000个橡木桶,并承诺将它们回收。一个使用了三年的橡木桶通常会进入威士忌或波旁威士忌等酒类生产商手中,使用了五年的橡木桶则可能被送到波特酒酿酒厂。当一个橡木桶被使用了十年之后就不能再用于储存液体,这时它们就会被送到室内设计师或者像Sam这样的艺术家手中。”

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们当初开始这项生意的时候,它只是一个简单的金融产品。但是橡木桶有它们自己一生的历程。”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