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恩济贫院拍卖会的“嘉宾主持特酿”

作者:

法国喜剧演员Jean-Pierre Castaldi正在主持“嘉宾主持特酿(the President’s Barrel)”的拍卖。这桶葡萄酒的拍卖所得会用于支持慈善组织的运营,因此他在不断鼓励房间内的竞拍者提出更高的价格。“加油中国(Allez les Chinois)!”他用低沉浑厚的嗓音说道。在法国荧幕上活跃了40余年,这副嗓音正是他的名片。

图片:2013伯恩济贫院拍卖会,Jean-Pierre Castaldi(左)和嘉宾主持Clotilde Courau夫人(右)
© Christie’s Images Ltd, 2013

第153届伯恩济贫院拍卖会在一个阴冷潮湿的周末举行。糟糕的天气并没有阻止人们在周日的午后聚集在这个勃艮第最著名的葡萄酒拍卖会现场,没能幸运地进入室内的人就挤在窗边,聚精会神地聆听着通过扩音器传向Halle广场的拍卖人的声音。

这个拍卖会决定着新一年份在未来的价格走向,与波尔多的期酒周(en primeur)十分相似。不过,伯恩济贫院拍卖会有着波尔多期酒周所缺少的极其迷人的戏剧性:这项拍卖会始于1859年,在有着繁复哥特式尖顶的主宫医院(Hotel-Dieu)对面举行,目的是为从1443年起就对病患提供照顾的主宫医院及其慈善救济院筹款。尽管与期酒周(次年4月)相比,伯恩济贫院拍卖会举办时(11月)葡萄酒还显得相当生涩,但为了使人们获得对该年份的印象,两个活动都提供品鉴年轻葡萄酒的机会。只不过,这时不论是白葡萄酒还是红葡萄酒都还没有进行二次发酵以软化口感,在品鉴时需要发挥一些想象力去忽略充斥在葡萄酒中的刺口苹果酸的滋味。

图片 © Hospices de Beaune

Castaldi的话得到了应有的回应:在伯恩济贫院拍卖会的历史上, “嘉宾主持特酿*”第一次被中国买家拍下。这位年轻的中国女商人名叫曹燕红(音),在云南省拥有多家商店、玉矿和一片茶园。她用131,000欧元拍下了这桶456升的默尔索Genevrières一级葡萄园(Mersault Genevrières Premier Cru)Philippe le Bon特酿。这是曹女士第三次参加伯恩济贫院拍卖会,但却是她第一次成功拍下这款传统的拍卖会特别拍品。这桶葡萄酒的拍卖所得将全部用于本地慈善事业(其他拍品的收益也有着令人欣慰的去向,它们将帮助济贫院维护葡萄园及建筑,并资助仍在运营的主宫医院)。

“能够拍下这桶葡萄酒令我非常欣喜,我也希望大家都能访问中国。”曹女士在竞拍成功后说道;捕捉了她的笑容的照片也迅速传向世界各地。站在拍卖人的讲台前,她又向欢呼的人群补充了一句:“波尔多和勃艮第葡萄酒在中国总是十分受欢迎的,但我更偏爱勃艮第。这也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和曹女士一起竞拍的是六、七位勃艮第中间商,其中包括Louis Latour中间商公司的第七代经营者、勃艮第酒商协会主席Louis-Fabrice Latour。

“共同竞拍这桶葡萄酒的有好几人,我希望将价格尽量推高,好使慈善组织能够受益更多。”Latour这样对我说道。随后他又令人钦佩地坦言:“但是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我认为,如果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士能够赢得这项拍品,不论对拍卖会本身,还是对勃艮第葡萄酒的整体宣传而言都更加有利。这会是一个更有趣的新闻故事。”

他也许是对的。但是作为一个在过去五年里不断关注并充分了解中国与波尔多葡萄酒的“热恋故事”的人,看到中国的兴趣转向勃艮第,令我多少有些沮丧。我所担心的并不是波尔多可能出现的损失,而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消费者又要再一次面对葡萄酒价格的窜升。

看到酿酒商和销售商——进一步说还有造假者和律师——利用一个正在发展的市场对葡萄酒的热情获利,你很难不感到讽刺。记者们也在其中煽风点火。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自2005年起就一直承办这个在11月举办的拍卖会。在拍卖会开场前的记者招待会上,人们询问佳士得代表Michael Ganne的唯一问题就是,今年会有多少亚洲买家参与?佳士德的顾问Anthony Hanson表示,2011年亚洲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了海外竞拍者人数最多的地区。不过由于现在许多竞拍者都通过电话或网络参与竞拍,只提供公司名称,没有个人的身份信息,因此对最终获得拍品的个人十分难以追踪;今年多家酒商对此情况表示担忧。

图片:曹燕红(音,图左)和嘉宾主持Clotilde Courau夫人(右) © Christie’s Images Ltd, 2013

波尔多葡萄酒因为投机取巧者哄抬价格而受到了怎样的损害,肯定不止我一个人看在眼里。勃艮第也许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在拍卖前后,Latour曾多次尽力指出,价格的提升“并不是因为贪婪,而是因为物以稀为贵。”

继低产的2012年份和2011年份之后,在2013年的采收中,霞多丽葡萄的产量进一步减少了30%,黑比诺葡萄则减产15%。今年的拍卖会中,拍品葡萄酒桶数达到1981年以来的最低值。

“道理很简单:极端的低产意味着酿酒商需要提高葡萄酒的价格,而市场的表现足够活跃,使他们可以获得期望的价格。” Latour说道,“尽管现在中间商已经压缩了他们的利润以减轻价格提升对消费者造成的冲击,但这并不是一个可以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而我相信从2014年起,超市的货架上将再也不会出现10欧元以下的勃艮第葡萄酒了。我们担心勃艮第将会丢失市场份额,因为超市按照价格等级进货,如果我们不能提供相应的价格,它们就会转而购买其他地区或酿酒商的葡萄酒。我们从来也没想过要成为一个只酿造高价葡萄酒的产区,我们也需要为年轻的葡萄酒爱好者和刚开始喝葡萄酒的消费者们提供一个切入点,但我们十分担心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事实上,在今年的伯恩济贫院拍卖会结束后,不论报纸上会用怎样的标题报道比去年提升了19%的630万欧元成交价,勃艮第葡萄酒普遍的价格提升都与中国市场的影响无关——至少在现阶段是无关的。

首先,中国市场感兴趣的几乎全部是金丘(Cote d’Or)的特级葡萄园和一级葡萄园所出产的葡萄酒,而不是占了勃艮第葡萄酒很大部分的夏隆内酒区(Cotes Chalonnaise)和马孔内(Maconnais)葡萄酒——这些葡萄酒目前都在经历压价。中国大陆和香港合起来也只是勃艮第的第六大出口目的地;美国、英国和日本仍然接收着这个产区出口葡萄酒的一半以上。

“最重要是结构性的数据。”Latour说,“我们运往中国的葡萄酒中四分之三是红葡萄酒,而我们这个产区所酿的葡萄酒中三分之二都是白葡萄酒,所以中国市场目前对我们的影响还很小。我们主要担心的并不是我们的葡萄酒运往了哪个国家,而是我们的客户对于今后的价格提升会有怎样的反应。如果我们不提价,我们就会遭受损失,而且葡萄酒的质量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但如果我们提价,我们看起来就很傲慢自大。这是个令人绝望的处境。”

* 嘉宾主持特酿:从1945年起,每一年伯恩济贫院都会将拍品中的一桶葡萄酒的拍卖所得捐赠给一个或数个慈善组织,这桶葡萄酒则被称为“la Pièce des Présidents(嘉宾主持特酿,英文为the President's Barrel)”。“President”一词在这里是指主持这桶葡萄酒拍卖的嘉宾。特邀的嘉宾负责决定接受这笔捐赠的慈善组织,并且亲自主持这桶葡萄酒的拍卖,以为该慈善组织筹集更多善款。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