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级的诱惑

作者:

北罗讷河谷(Rhone)的圣约瑟夫(Saint Joseph)产区,用这里最著名的酿酒师之一的话来说,是个“离经叛道”的地方。当我们从圣约瑟夫的一座山坡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时,Jean-Louis Chave这样对我说道。这里距离他被围墙环绕的葡萄园Clos Florentin有几百米的高度,俯瞰他用自己的双手在山侧开辟出的层层梯田。这些葡萄园中种植了经过精英筛选(massal selection)*的西拉葡萄藤,而四周的干石墙则再现了罗马人为了开辟这片天然的山坡而垒起的石墙。

图片:Yves Cuilleron位于北罗讷河谷的葡萄园

圣约瑟夫南北纵深大约30英里(48公里),覆盖900公顷的土地,拥有丰富多样的地形和土壤——所以才会如此“离经叛道”,令Chave跃跃欲试。这里也同时是北罗讷河谷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让你开始一番新事业的地方。如果是平地上的葡萄园,如果赶上好时候,一公顷能花掉你11万欧元。但如果是山坡上那些土壤只有勉强一英寸多厚、下面就是坚硬的花岗岩的葡萄园呢?嗯,你大概会花上——等等,价钱几乎跟平地上一个样。

当然了,等到你为土地付完钱,你就会看到这两者的区别了。平地的葡萄园差不多需要花费每公顷500个工时来耕作。而在山坡上,则至少需要每公顷1300个工时;如果打算采用有机法,这个数字则直逼1700个工时——在连马匹都可能“失蹄”酿成大祸的陡峭山坡上,一切作业都得用手工完成。工时越长,意味着需要的钱越多,这也是为什么这里的酿酒师大多数(Chave认为大概有90%)都继续使用直升机喷洒化学药剂杀除杂草的原因(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一架直升机飞过了头顶,Chave立刻让我们躲开,说了一句没起到什么安慰作用的话:“我不知道他准备给谁的葡萄田喷药,但我们肯定不想被喷到吧。”)。

Image: vines of Crozes Hermitage

讽刺的是,即使山坡上的葡萄园需要付出如此的努力、专注以及辛勤的劳作,一瓶来自山坡的圣约瑟夫产区葡萄酒和来自平原的葡萄酒价格却差不了多少。也就是说,从经济角度而言,所有这一切的努力回报几乎为零。“但是如果不追寻圣约瑟夫最佳的风土条件,就无法酿造伟大的葡萄酒——圣约瑟夫最优异的风土条件无疑存在于一系列小型山谷朝南以及朝东南的山坡上;不使用农药耕作这些土地也很重要。在这样的条件下出产的葡萄酒,品质是不容置疑的。”

Stephane Ognier告诉我,和法国各地许许多多的葡萄酒产区一样,罗蒂丘(Cote Rotie)产区的土地价格已经升到了每公顷100万欧元,令人头昏目眩;不过即使是产区品质最高的坡地葡萄园,其市场价值也与地势更低、更平坦、品质也稍低的土地相差无几。在露喜龙(Roussillon),1.8万欧元/公顷的价格就足够买下位于凉爽的山坡上的露喜龙丘村庄级老藤葡萄园,也够买下气候炎热、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葡萄园。在卢瓦河谷(Loire),2.5万欧元/公顷的价格你就能在希农产区(Chinon)的18个村庄丰富多彩的葡萄园中随便选了——无论是俯瞰维埃纳河(Vienne)的高地上陡峭的山坡,还是河边沙石土壤为主的葡萄园,全都不在话下。

诚然,让酿酒师花上漫长的时间和精力去酿造好酒令人疲惫不堪,如果他们每天都需要这样做的话更是如此。他们知道自己酿出的酒非常优质,忠实的顾客也心知肚明。但怎样才能说服酒商、超市以及一般的消费者为每瓶酒多花一点钱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就在我们眼前——愈来愈多的酿酒师们这样说道:只要把特级酒庄(Grand Cru)和一级酒庄(Premier Cru)的概念引入拓展到其它产区就好了。为什么勃艮第酿酒商可以通过投资提高品质,获得公认和收益,而罗蒂丘却不行呢?要在夜丘(Cotes de Nuits)购买一片特级葡萄园,如果好运的话每公顷“仅”需要200万欧元;而在同一个村地势稍低的勃艮第普通级别(Bourgogne Ordinaire)或村庄级别(village)的葡萄园价格则在每公顷10万到20万欧元之间。这其中的差别之大自不必说,装瓶后的葡萄酒价格也同样天差地别。

“如果你相信风土条件以及地理位置会对口味产生影响,那么你就应当赞同[划分]特级葡萄园和一级葡萄园的理念。”在拜访Chave的葡萄园之后几天,我前往了Michel Chapoutier位于Tainl'Hermitage镇的办公室。“在罗讷河谷,一些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酒品质是不容怀疑的。但法国葡萄园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年轻的酿酒师不愿意参与家族葡萄园的工作,因为辛苦工作能够获得相应回报的,只有那些少数幸运的、生来就坐拥历史悠久的特级葡萄园的人们,要不就是那些能买得起特级葡萄园的富有人士。整个列级系统是个金字塔。”

图片:Yves Cuilleron位于北罗讷河谷的葡萄园

Chapoutier准备在11月竞选(目前还没有竞争者出现)官方机构“罗纳河谷葡萄酒行业协会(Inter-Rhone)”的主席。现任主席Francois Paly“善于聆听并理解现状”,Chapoutier说道,“但他却难以付诸政治上的行动。”相比之下,Chapoutier至今多次公开提倡建立列级系统,并称这是罗讷河谷的未来;因此,相信如果他按计划当上主席,一定会试图令这个计划再向前进一步。“仅仅在孔德里约(Condrieu),就有3到4个特级酒庄。”他一边以极快的速度开启一个又一个瓶塞一边继续说道,“这项工作可能会持续10或20年,但我们现在就该开始动手了。”

这听起来非常吸引人,特别是当你同时还在他的引导下品鉴各式各样赫米塔希葡萄酒的时候。但他应该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吉佳乐世家(Guigal)拥有位于罗蒂丘的 La Mouline和La Turque两座产业,如果设立列级系统,这两个葡萄园都会毫无疑问地会获得顶级评价;然而吉佳乐世家几年前公开提出过类似的设想后,却很快就沉默了。

Chave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了赫米塔希和圣约瑟夫产区他心目中的“特级葡萄园”,并估计说圣约瑟夫大概有5%到10%的酒庄都具有成为特级葡萄园的潜质;可是他却很快就否定了任何将这些设想付诸官方列级的想法。“这个地区的大酒商都秉持‘品牌’的概念。”他指出,“他们大量酿造‘罗讷河谷村庄级’葡萄酒,并希望保护这一产品的声望。他们不会同意这个想法的。所以其实在开始之前,这件事(列级)就已经胎死腹中了。它是不会发生的,单纯因为其中牵涉的利益太多。”

即使是对列级的想法明显抱赞许态度的Ogier,也对此并不乐观。在8月的骄阳下,我们一同散步、爬山(如果你想拜访北罗讷河谷,一定要带双结实的运动鞋)、并观察了五、六块罗蒂丘可能的特级葡萄园。我们去看了他自己的葡萄园,比如从金丘(Cote Blonde)的山坡“垂挂”到Ampuis村的 Le Lancement葡萄园,以及充分体现了棕丘(Cote Brune)丰满内涵的La Belle Helene葡萄园;此外,他也带我去参观了由吉佳乐世家、Vernay以及德拉斯兄弟(Delas)旗下的葡萄园。稍后在他自己的酒窖里,我们品鉴了来自不同葡萄园、被他分开酿造的一系列葡萄酒。这些来自罗讷河谷最北端的产区的葡萄酒分别凸显了各自的风土特质。据Ogier估计,罗蒂丘30%到40%的葡萄园都够资格成为一级或特级酒庄。

“但这仍然意味着有大量的酒庄无法获得评级。在其他产区,获得列级评价的酒庄比例更小。”他顿了顿,随后摇了摇头,“要推行官方列级系统,只怕这些小村里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精英筛选法:和从同一优秀母体采取插条的繁殖方法不同,这种方法通常从葡萄园中最优秀的葡萄藤采取插条用于培育新植株,以确保基因的多样性。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