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刑还是保护?

作者:

这条新闻最初被埋藏在Chalon-sur-Saône当地人撰写的博客中。Chalon-sur-Saône位于勃艮第的南端,曾经是一个繁忙的港口,将该地区出产的葡萄酒源源不断地运出去。在1825年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张照片的发明家Nicéphore Niépce出生在这里——这算是最令当地出名的事件了。

而令我注意到这条新闻的正是一张模糊的照片:来自伯恩(Beaune)的生物动力法酿酒商Emmanuel Giboulot因为没有在自己的葡萄藤上施用杀虫剂而正在接受庭讯。随后他以拒绝防治葡萄金黄化病(flavesence dorée)的罪名被判处30,000欧元罚金以及6个月监禁。

我不仅听说过,还十分喜爱Emmanuel Giboulot酿造的葡萄酒。虽然上周在电话中和他聊了许久,我却从来没有当面见过他。不过,我曾经在多个场合喝过他酿造的葡萄酒,所以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绝对不是一个以轻率的态度对待葡萄酒酿造的人。我的最爱是他的Côte de Beaune Les Pierres Blanches——如果你想体会优秀的勃艮第霞多丽爽朗的酸度以及清新的矿物味,但不需要列级太高的葡萄酒,这款酒是绝佳的选择。

图片:雌性葡萄带叶蝉栖息在葡萄叶上 © Yerpo
根据Creative Commons署名-相同方式共享3.0未本地化版本授权使用。

Giboulot的葡萄园从1985年起被认定为有机葡萄园,1996年又获评生物动力法葡萄园。事实上,他的父亲早在1972年就不再使用化学药剂了;“在他跟随了20世纪60年代普遍的做法,通过大量的除草剂和肥料提高产量之后,转而选择这样做,是非常勇敢的。”Giboulot告诉我。时至今日,他只使用非常少量的二氧化硫,对新橡木桶敬而远之(这非常重要,特别是当你只使用少量硫化物抑制氧化作用的时候,因为新橡木桶会造成更强烈的氧化作用),使用无盖木制酒缸发酵红葡萄酒,对温度也仅进行最低限度的控制。Giboulot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他的葡萄园上,所以我可以理解他为什么无论如何也不想在他挚爱的葡萄藤上使用强力的杀虫剂。

但葡萄金黄化病是一种具有传染性的疾病,通过一种学名是“葡萄带叶蝉(scaphoideus titanus)”的小虫传播。这种小虫在20世纪50年代被发现,在过去数年间一直困扰着法国的葡萄园。在波尔多,我曾于2010年写过一篇关于这种疾病的新闻;而上礼拜在勃艮第,产区官方组织BIVB的主席Jean-Michel Aubinal提醒人们说,这种疾病的传播状况依然十分危急。“这是一种亟需谨慎对待的疾病。”Aubinal说道,“人们必需积极行动起来对抗这种疾病,防止其进一步传播。”

法国的每一个产区都采取不同的方式应对这一问题。在波尔多,两个调查团队花费了10年时间研究这种昆虫的习性以及这种疾病的性状,受到感染的产区则被强制要求使用杀虫剂。索恩-卢瓦尔省(法文:Saône-et-Loire)强制要求种植商使用三种杀虫剂展开防治;金丘(Côte d’Or)目前还没有葡萄金黄化病的报告,但是政府已经决定强制使用杀虫剂作为防范措施。

图片:葡萄金黄化病 © Josef Klement,
根据Creative Commons署名2.0奥地利版本授权使用。

现在看起来,这真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而且比开始看似的要严重得多。对于法国65,000公顷的有机葡萄园(占所有葡萄园的将近9%)而言,法国农业部的一个分支部门在到处起诉不肯使用杀虫剂的有机酿酒商意味着什么?根据《有机葡萄酒概览(Organic Wine Guide)*》一书的作者Monty Waldin本周发布估算,现在世界上大概有将近7%的葡萄园都是有机葡萄园,而其中的30%采用一定形式的生物动力法措施。法国最著名的酿酒商有不少都热衷此道,其中包括辛特-鸿布列什酒庄(Domaine Zind-Humbrecht)的Olivier Humbrecht、庞特卡奈酒庄(Chateau Pontet Canet)的Alfred Tesseron、勒弗莱酒庄(Domaine Olivier Leflaive)的Anne Claude Leflavie,以及赛宏河坡酒庄(La Coulée de Serrant)的Nicolas Joly。

“目前大多数有机法以及生物动力法种植商正在施用这种杀虫剂,而不愿这样做的种植商则正在遭到不公正的起诉。” 辛特-鸿布列什酒庄的Humbrecht以Biodyvin组织主席的身份对我说道。该组织由90家严格遵守生物动力法原则耕作葡萄园的酒庄组成。“值得强调的是,目前只有除虫菊素(Pyrethrins)是被国际生态认证中心(Ecocert)认可的有机杀虫剂。除虫菊素是从植物中萃取的,所以它们得到了有机认证。不过这种药剂本身是非常强力的杀虫剂,适用的范围很广,基本上可以杀死任何有翅膀和腿脚的昆虫。所以施用这种药剂对于有机葡萄园而言是非常矛盾的,因为它将破坏整个生态系统,从而导致更加严重的问题——我能想象这种药剂也将影响那些遵循可持续耕作法(lutte raisonnée)的种植商以及试图降低强力化学药剂使用的传统种植商。”

为了对整个问题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我拜访了Pascal Chatonnet——他是一位波尔多酿酒商及研究者,在法国葡萄园的农药施用水平方面主导了多项具有重大意义的研究。Chatonnet、Humbrecht以及Emmanuel Giboulot一致指出,关于葡萄金黄化病的防治,目前并没有官方的定论。Humbrecht表示:“没人能肯定地说自己完全理解了这种疾病,对患病植株的诊断也是非常困难而不准确的。”据那些参与了近期的疾病彻查计划的种植商反映,在表现出类似症状的葡萄藤中,只有10%的葡萄藤实际上患了这种疾病。“有些萨瓦省(Savoy)的酿酒商发现,他们只需要拔除那些受到感染的葡萄藤就行了。”Giboulot说道,“而其他人则必须使用越来越多的杀虫剂。我并非不负责任,只是不认为对整个区域笼统地采取系统防治是有效的解决方式。而且我也不希望因为使用一种对葡萄藤和公众健康的影响尚不明确的防治手段而毁掉几十年劳作的结晶。”

图片:葡萄金黄化病 © Josef Klement,
根据Creative Commons署名2.0奥地利版本授权使用。

Chatonnet也和他持有大致相同的观点。“施用这种防治手法是否有风险?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指定的杀虫剂含有非常强力的因子,造成的效果将不仅波及叶蝉,其它与叶蝉相关联的生物也将受到影响;种植商可能将不得不使用更多杀虫剂以驱除食物链下端的生物。比如红绿蜘蛛(green and red spiders)就是一例:如果生态系统处于平衡状态,它们的数量本来能够自然保持在极低的水平。这种风险总是伴随着杀虫剂的施放,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Giboulot的犹豫。可是,目前其他的方法还没有显示出长期的有效性,而且通常比官方指定的方法更加昂贵。从这一点出发,政府不得不作出迅速而有效的决定——但这些决定可能并不明智。”

Giboulot其实并不是第一个站出来对此提出反对的有机葡萄酒酿酒商,所以有机法及生物动力法机构至今还没有作出官方回应令我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今年6月在普罗旺斯沃克吕兹省(Vaucluse),Antoine Joly由于拒绝遵循整个产区对葡萄藤施用防治葡萄金黄化病药物的官方要求,而输掉了一个相似的官司。“你的本意是好的,”法官说,“但你采取的方式欠妥。”最后Joly放弃抗争,对自己的葡萄园施用了药物以避免支付罚金,但却在警察局留下了案底。要解决这个矛盾,应该有比这更好的方法吧?

Humbrecht表示希望如此。“有机种植商——当然Biodyvin也是如此——将要求政府允许我们在生物动力法的范畴内实验其他的防治方法。我们希望与政府协商避免杀虫剂的使用,并停止对酿酒商处以罚款、判处监禁并留下犯罪记录。在这件事情上,政府与种植商们的利益应当是一致的,因为对于任何疾病,只依赖同一种防治方法都是很危险的;当这种防治方法不再奏效的时候,人们就束手无策了。”

*注:书名为意译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me Inc. (UK)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