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之风

作者:

尽管即将进入12月,葡萄藤上仍挂着坚决不肯掉落的亮橙黄色叶子;深灰色的天空则为这种景象增添了一丝戏剧性的背景。玛歌正适合这个时节。欢庆圣诞的气氛正逐渐临近,城区主街上成排的房屋、餐馆和商店的石灰岩墙壁让人感觉踏实而热情,闪闪发光的葡萄酒零售店里摆放着丰满温暖的红葡萄酒,坐在火炉前来一杯再美好不过了。

Image: Fan Lina at Clos des Quatre Vents © Jane Anson

我在刚过巧克力商店Mademoiselle de Margaux标志的地方拐下主路。那个标志正吸引着人们走进去品尝甜美的阿马尼亚克酒(Armagnac)樱桃巧克力和Sarments du Médoc巧克力。我也动了心,但并没有停下。我的目的地是Clos des Quatre Vents酒庄。在Luc Thienpont将它卖给辽宁能源投资集团后,这是我第一次访问这里。

这笔于今年二月公布的交易标志着中国公司首次在波尔多列级酒庄的中心地带——享有盛誉的梅多克产区购买酒庄。这家公司并不是刚进入葡萄酒行业的新手:购买Vignobles des Quatre Vents的辽宁能源投资集团分公司名为五女山米兰酒业,过去十五年一直在酿造一款著名的中国甜葡萄酒(这款酒被称为“中国的伊甘酒庄葡萄酒(Yquem of China)”,尽管“中国的云岭酒庄葡萄酒(Inniskillin of China)”可能更恰当一些,因为这是一款定价在每瓶200多欧元的冰酒。)

领导这项新投资的范丽娜是一位从2003年起就在法国生活的中国人。我上一次见她是在18个月以前;那时候她还和丈夫王鹏在波尔多丘(Côtes de Bordeaux)的柏阁酒庄(Château de Pic)工作。那个时候我就对她的活力、集中力和天赋印象深刻。她曾在香槟、卢瓦河谷和波尔多学习了五年葡萄酒销售和酿酒,并且同时开展着多种不同的事业,从帮助丈夫经营柏阁酒庄,到接待中国高层领导人,到与波尔多中间商合作,再到成立自己的酒庄投资公司以及与弟弟一起在家乡东北沈阳经营葡萄酒商店。

在我们上次见面后,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残酷的是她的丈夫正是去年12月在多尔多涅河坠毁的大河酒庄直升机上的四位遇难者之一。事故发生后一个月,她带着年纪尚小的女儿搬到了玛歌。她告诉我,悲剧发生后,她从没想过回到中国定居。“葡萄酒是我们的挚爱,而这里是我们都希望生活的地方。我已经停止了其他事业,专注于这里的工作。现在这已经是我的全部人生了。”

酒庄庄主还是Thienpont的时候,我曾经来过这里几次。印象中这里一直是个家庭式的酒庄,简简单单,安静地躲在著名的邻居玛歌酒庄和Château Labégorce酒庄旁边。在我的脑海中,总觉得上次来的时候还看到门外有鸡正在啄食,当然我知道这肯定不是真的。不过当时肯定没有如今园林式的花园和挂满枝形吊灯的门厅。在进入厨房前,范丽娜带我参观了新装修过的休闲空间——这里也是她的家,一辆粉红色的儿童自行车就停在露台门外。在厨房里,她为我们准备了一壶乌龙茶,在放入茶叶前先用开水温了茶壶,并在谈话中不断向小小的陶瓷茶杯里添茶。

在玛歌安顿下来的过程中,她得到了酿酒总监Jérémie Lurton的帮助。Jérémie Lurton跟着她从柏阁酒庄来到这里,负责Vignobles des Quatre Vents在三个产区的28公顷葡萄园的技术工作。Lurton的表亲中包括白马酒庄(Cheval Blanc)的Pierre,还有在玛歌产区的众多家人,例如杜霍酒庄(Château Durfort Vivens)的Gonzargue Lurton和狄士美酒庄(Château Desmirail)的Denis Lurton。

“在这里,我们有最棒的支援。”范丽娜笑着说,“我们有勒顿家族(Lurton)的关系,还有像Nathalie Perrodo这样的邻居——她有一半中国血统,不过她来自香港,所以讲粤语,而我只会普通话,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说法语。”

范丽娜告诉我,他们会提供建议,甚至在需要的时候将多出来的拖拉机借给她,帮助照料位于玛歌的Clos des Quatre Vents酒庄、Villa des Quatre Soeurs酒庄和Tayac-Plaisance酒庄,或者位于上梅多克的波诺酒庄(Chateau Bonneau)及Bordeaux Z。Bordeaux Z的酒标上写着波尔多AOC,但葡萄园其实紧邻玛歌产区。

令人意外的是,尽管中国投资者购买波尔多酒庄通常会将葡萄酒销往中国,但Vignobles des Quatre Vents的目标是将之前的销售模式进一步扩展,而非将其改变。

“Luc将90%的葡萄酒用酒庄直销的方式出售,并且只面向比利时和英国很小的一部分市场,而我们则希望让这些酒庄更多地出现在国际市场上。所以我们正在努力进入波尔多系统,发展传统的销售网络。在我们刚接手的时候,酒庄原来的团队可能有些担心,但我们的目标从来不是把所有的酒都销往中国。反而在未来我们可能会把中国的冰酒销往欧洲和美国。”

Vignobles des Quatre Vents旗下所有酒庄的总产量是每年200,000瓶,因此最大的挑战是用相对较小的产量建立销售网络并令酒庄名声远扬。范丽娜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寻找传统的波尔多酒商帮助销售,尽管她的最终目标是将葡萄酒、至少是玛歌产区几个酒庄出产的葡萄酒分为三部分,30%面向现有客户,30%销往中国,40%则面向全球其他市场,并且四分之三的葡萄酒通过期酒系统销售。

显然她会接受酒商的建议,但是丰富的经验令她对自己的任何决定都很有信心。她和弟弟在沈阳经营的葡萄酒商店拐了几道弯后把她带到了现在这个位置。“辽宁能源的总部也在沈阳。2011年,该集团试图收购法国散装葡萄酒并以自己的中国商标灌装。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分管葡萄酒事业的总经理祝鸿洲。虽然最后那次收购没有通过我的公司进行,但是6个月后他们希望收购葡萄园时又一次联系了我。我当然对此很感兴趣,但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带他们在波尔多和勃艮第进行了一次学习之旅,之后又和该集团的不同成员多次访问了这些产区。他们对法国酿酒的了解越深入,对我们所有人来讲越有利,因为这是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

到目前为止,这次投资的金额已经十分巨大——在1,800万欧元收购价的基础上还有600万欧元的预算供Clos des Quatre Vents酒庄和波诺酒庄在未来几年内使用。他们希望酒庄能够在2015年加入中级酒庄联盟,而投资中的大部分都用于土壤研究

“二月份收购成交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葡萄园。”范丽娜说,“我们有40个田块分布在玛歌产区各地,最小的田块只有几行葡萄藤。它们的土壤类型各不相同,大部分都由马匹耕种,所以葡萄藤并不是竖直成行的,而且在一个田块里往往有多个不同的葡萄品种,因此采收也要在不同的时间进行。Jérémie带领由三个农学专业毕业生组成的团队,用四个月的时间品尝了所有葡萄,了解了每一株葡萄藤的情况。现在我们可以开始看出它们各自的需求了。”

新的种植、新的酒标、酒庄从里到外的翻新……看到范丽娜在12个月时间里做到的一切,人们很容易认为她是靠着对这个项目的专注走过了这异常艰难的一年。不过尽管我对她的了解并不深入,但我认为不论悲痛与否,她总是会如此努力地工作。

“我们不希望被人先入为主地看成‘中国人拥有的酒庄’。我们只想被当做一个有国际庄主的优质玛歌产区酒庄,就象历史上许多最好的梅多克酒庄一样。在这里,我们需要关心的只有葡萄酒。”

Clos des Quatre Vents AOC Margaux 2007

与很多玛歌产区的2007年份一样,这款酒证明了在不考虑投资或陈年的前提下,所谓的“小年”可以给人带来极大的享受。是的,这款酒丰富的李子、梅干和肉桂香料风味在未来数年内会慢慢淡去,但是如果现在就开瓶饮用,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这款酒有着美丽而柔和的单宁,架构开放,并且仍具有传统风格梅多克葡萄酒经典而令人振奋的薄荷醇清香。91/100.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