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类教皇新堡葡萄酒

作者:

开车穿过法国南部总是非常令人兴奋的,虽然从波尔多坐飞机到马赛(Marseille)只需要一个小时,但下飞机的一瞬间,你就会感到一切都不一样了。比起大西洋的海岸,地中海沿岸的天空看起来更广阔、更明亮。从车窗向外望去,生长在贫瘠的阿基坦(Aquitaine)盆地的松树逐渐被普罗旺斯的柏树取代;离开地势平坦的梅多克,崎岖的山峦从平原拔地而起,高出地面几百尺,山顶几乎无一例外地竖立着村落中小教堂的十字架。凛冽的密史托拉风(Mistral)吹散了最后一丝云彩、烟雾、花粉和尘埃,在法国南部明亮的天空照耀下,一切景致都无比鲜明地在眼前铺展开来。这一切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不仅因为此时正值二月,更因为我刚刚离开的波尔多仍笼罩在阴雨绵绵的灰色天空下。

图片 © Decanter

我到访此地的目的,是采访Jean-Pierre(上图左)和François Perrin(上图右)。这两个人正是Decanter刚刚评选出的年度人物。两兄弟共同拥有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的博卡斯特尔酒庄(Chateau Beaucastel)。再难找到比他俩更好的陪伴了:这两位杰出的酿酒师风度翩翩、低调谦逊、遵循传统,目前掌管着法国最成功的家族事业之一,在隆河谷南部经营1,100英亩葡萄园。他俩合起来一共有七位子女,而每个子女都在家族企业中工作。这里没有外聘的市场总监,也没有“飞天酿酒师”作顾问;François甚至说道:“从种植葡萄到给酒瓶上贴上标签,我们密切关注着每一瓶酒诞生的全过程——又怎么可能不愿意让我们的孩子参与其中呢?”如同他们尊重自己的家人一般,Perrin家族也给予周围的环境同等的尊重,采用有机法和生物动力法耕种他们旗下所有的产业。与此同时,他们还与布拉德•皮特还有安吉利娜•朱莉夫妇的合作酿造桃红葡萄酒,对加利福尼亚隆河谷葡萄酒保护协会(Rhone Rangers)开展的事业也进行长期的支持,这些都为法国葡萄酒赢得了不少的关注与荣耀。

François到机场接我,我们一路交谈,车子便一路穿过明快的田园风光。到达教皇新堡的时候,冬日的太阳已经爬上了最高点,将光芒洒在葡萄园间的布丁岩(pudding stone)上。博卡斯特尔酒庄距离教皇新堡村有一点距离——这座古老的村落中蜿蜒着中世纪修成的小道以及破旧的广场,景致优美,吸引了不少游人。小村最古老的部分建于16世纪,当时只是一座猎人小屋;在每个平静的角落里,都蕴含着这个产区的漫漫历史。和隆河谷整体一样,博卡斯特尔酒庄曾遭到忽视多年,葡萄园一直荒废着,直到两兄弟的曾祖父于1909年重新在这里种植葡萄藤为止。而到了如今,正如酒庄四周的“邻里”一般,博卡斯特尔酒庄已经成为了南隆河谷的珍宝,在拍卖会和世界各地的各类二级市场总能轻松地博得青睐。

图片 © Decanter

博卡斯特尔酒庄的红葡萄酒气势恢宏,在强劲的力量和细腻的表现之间取得了绝佳的平衡,堪称典范。不过令我格外欣赏的是,Perrin家族同时也酿造白葡萄酒。这个产区出产的葡萄酒中,多于95%都是红葡萄酒。所以只有相当勇敢的葡萄种植者,才会选择酿造一款(至少对并非居住在隆河谷的葡萄酒爱好者而言)并不广为人知、葡萄品种更有些“扑朔迷离”的白葡萄酒。用于酿造教皇新堡白葡萄酒的葡萄通常选自胡珊(Roussanne)、皮克葡(Picpoul)、克莱雷(Clairette)、布尔布兰(Bourboulenc)以及白歌海娜(Grenache Blanc)这几个品种。可 “扑朔迷离”之处在于,用这五个葡萄品种中的哪个还是哪些酿酒比较好,人们对此没有定论;所以购买教皇新堡白葡萄酒可能是个非常令人困惑的经历。博卡斯特尔酒庄偏爱胡珊葡萄。虽然这种葡萄在许多酿酒师手中只能酿出毫无亮点的中庸之作,但在这里,产量被大大降低,而Perrin兄弟深知如何耕作才能获得最佳的风味。

“种在一起的葡萄藤也会在一起死去。”Jean-Pierre说道,并进一步解释他们为什么坚持采用对环境影响较小的手法管理葡萄园,“葡萄藤不像动物,不能从危险的环境中逃开、并且在必要的时候适应新的环境;植物更加敏感,周围的环境能够决定它的状态,这也是我们主张生物动力法的原因——这种手法能够加强自然元素间的平衡。在我们的父亲,以及我们这一代看来,这正是唤起教皇新堡往日辉煌的关键所在。不过许多酿酒师在过去一个世纪的时光中,已经渐渐忘却了这一点。”

图片 © Decanter

我喜欢这些白葡萄酒的原因是它们勇往直前的风格。这些葡萄酒的拥有良好的深度——令人印象深刻的勃艮第白葡萄酒或德国雷司令都有这样的特点;不过它们并没有雷司令的酸度,有的是这些不同寻常的葡萄品种生长在高pH值土壤中时,产生的单宁带来的几分“高雅的苦味”。在沃克吕兹省(Vaucluse)的骄阳下成熟的低酸度葡萄常见丰腴、异域风情的糖渍柠檬皮和芒果口味;而在这些甜蜜的水果味中加上一丝青苦的滋味,就好比在熟透番茄做成的番茄肉酱中加入一小撮盐一样。所以,尽管教皇新堡白葡萄酒显得神秘莫测,滋味也难以预料,更是很难买得到,但它们拥有令人心醉的诱人魅力,就好比普罗旺斯南部的夜晚一般——尽管白天的滚滚热浪还记忆犹新,但夜晚的清凉仿佛一个休止符——适合让人短暂地休憩,清理思绪。

值得一试的葡萄酒
Chateau Beaucastel cuvée vielles vignes, AOC Chateauneuf-du-Pape Blanc 2009年份

这款葡萄酒使用100%的老藤胡珊葡萄,树龄至少65年;直到葡萄几乎过于成熟时才被采收下来(这个年份的采收日是10月10日),所以酒中带有甘油般丰润柔滑的口感。柔和的辛味从入口的那一刻贯穿始终,这是一款复杂、丰腴、力量强劲且回味持久的白葡萄酒。优雅的苦味和淡咸的滋味弥补了这款酒很低的酸度;浓郁的金银花芬芳令这款酒有着嗅觉及味觉的非比寻常的感受。不过容我提醒一句:这款老藤葡萄酒(vielles vignes)每年酒庄只酿造6,000瓶,价格也自然不菲。

Domaine de Sénéchaux, AOC Chateauneuf-du-Pape 2010年份

这是靓茨伯酒庄的拥有者Cazes家族名下的一家优秀的酒庄。相思木和野蜂蜜的气息首先扑面而来,胡珊和白歌海娜中混入了一些布尔布兰,为这款酒增添了几分橙子的酸度,相比丰腴饱满的博卡斯特尔酒庄白葡萄酒,显得更加清爽有加、年轻而易饮(在周六的晚上,开一瓶2010年份伴着烤芦笋享用再美味不过了)。这是一款充分显示出教皇新堡白葡萄酒水准的佳酿。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