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米利永的土地热

作者:

波尔多有两个怪兽般的葡萄酒分级制度。

苏甸(Sauternes)和佩萨克-雷奥良(Pessac Léognan)可能会提出异议,但波尔多获得最多关注的无疑是梅多克的1855年分级(梅多克半岛的60家酒庄和一个此地区之外的酒庄)和十年更新一次的圣埃米利永分级(最近一次的2012年更新包括82家酒庄,而1955年的原始分级中只包含61家酒庄)。

Image: 图片:圣埃米利永 © CIVB/HAUT RELIEF

越来越明显的一个问题是,这两个分级制度中的一个完全是因为错误的原因而获得关注。由于最近两次圣埃米利永分级最后都被告上法庭,以很不得体的诉讼斗争为结尾(其中一场至今仍在进行),人们开始质疑到底有没有必要设立这个分级制度,尽管在理论上分级为酒庄带来了声望和可观的收入增长。此外,不管与这种斗争是否有关,圣埃米利永的列级酒庄在另一个方面也与它们的梅多克同类越发不同——这就是地产交易。

梅多克列级酒庄易主的频率极低,在过去四年中只有两笔交易:2011年的力士金酒庄(Château Lascombes)和2012年的凯隆世家酒庄(Château Calon Segur)。除此之外还有两次部分所有权易主,即2013年迪仙酒庄(Château d’Issan)50%所有权的转移和2014年夏天MAIF保险公司从拥有杜扎克酒庄(Château Dauzac)42%的所有权变为酒庄的唯一所有者。

下面,我们来对比一下圣埃米利永列级酒庄的情况如何?(#清嗓子,鼓声起)。首先,让我们回到2011年,道格山酒庄(Château Tertre Daugay)被拥有1855年分级一级酒庄侯伯王(Château Haut-Brion)的Dillon家族收购。同年,拥有1855年分级佳得美酒庄(Château Cantemerle)的保险公司收购了Château Grand Corbin酒庄,而另一个1855年分级著名酒庄豪庄•赛格拉(Château Rauzan Ségla,也译为鲁臣世家酒庄)的所有者也收购了Château Matras酒庄;只是在这两笔交易中,收购者此前都已经拥有了圣埃米利永列级酒庄产业。

2012年最大的一笔交易是贝勒丰酒庄(Château Bellefont-Belcier)的收购案;这是圣埃米利永列级酒庄第一次被中国公司收购,买家为巨鑫酒业有限公司。2013年2月,Gerard Perse将蒙布瑟盖酒庄(Château Monbusquet)的部分股份出售给一个法国养老保险公司;仅仅一个月之后,Clos Fourtet酒庄的Mathieu Cuvelier购入了三个列级酒庄:Clos St Martin、Les Grandes Murailles和Côte de Baleau。2013年10月,侯伯王酒庄的团队又一次出手,购买了与道格山酒庄(现在更名为昆图斯酒庄Quintus)相邻的拉若斯酒庄(Château L’Arrosée)。这一年则以刚刚重新获得评级的菲力苏酒庄(Chateau Faurie de Souchard)被与之齐名的Château Dassault酒庄庄主家族收购划上句号。

今年5月,拥有靓茨伯酒庄(Château Lynch Bages,1855年分级酒庄,从20世纪30年代起就未曾改变过所有权)部分股份的Sylvie Cazes与儿子女儿一起买下了舍宛酒庄(Chateau Chauvin)。9月,欧颂酒庄(Château Ausone)的Alain Vauthier并购了他的邻居La Clotte酒庄。本月,原弗龙萨克(Fronsac)大河酒庄(La Riviere)的所有者Nicolas和Cyrille Gregoire即将成为赫伯酒庄(Chateau Ripeau)的新主人。在这些海啸一般涌现的名字中,我可能遗漏了一些——而且我可以肯定还有更多交易正在进行当中;我很愿意告诉大家,但那样我就该惹上麻烦了。

所以,在同样的时间内,圣埃米利永酒庄的交易数量和梅多克相比为13比2(至多为4);所有被买卖的产业都是列级酒庄,价格均在每公顷100万-200万欧元之间。再说得明白一点,整个圣埃米利永一共只有82家列级酒庄,而酒庄总数大约为650家——咱们甚至还未开始讨论一般酒庄的买卖,其中包括中国投资者所拥有的Patrabet酒庄、梦洛酒庄(Monlot)、欧碧尚酒庄(Château Haut-Brisson)、克里斯托弗酒庄(Château Tour Saint Christophe)、L’Amour酒庄、凯尔西酒庄(Château Quercy)和特里亚侬酒庄(Chateau Trianon)。

如果你去访问圣埃米利永迷人的中世纪村庄,看着那些只适合缓缓步行的狭窄的鹅卵石街道,肯定想不到这里正进行着如此激烈的买卖活动。在圣埃米利永泛着雾气的冬日清晨,你会期待看到中世纪僧侣的鬼魂从阴影中走出,听到消失已久的石头切割工人在穿过石灰石山丘里的隧道时留下的呼喊。

但是,很明显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有什么正在进行着。我们很容易说圣埃米利永分级的不确定性正在瓦解这个产区,迫使庄主们出售酒庄。一些酒庄庄主也表示,十年一次的更新过程带来的沉重开销是他们销售酒庄的原因之一——特别是现在看来新的评级结果都成为了律师们的狩猎场,意味着所有为了成功晋级而投入的资金都不一定能取得回报。

但是,如果你走近一些观察就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除了贝勒丰酒庄和赫伯酒庄的买家,其他所有收购者都已经拥有了波尔多列级酒庄。他们中大部分人已经在圣埃米利永拥有产业,或者是正在向着河对岸进发的1855年分级酒庄的庄主。传统上你是绝对看不到这种情形的。

酒庄地产中介Vineyard Intelligence公司的Alex Hall表示:“我感觉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在左岸购买列级酒庄的机会较少并且估价极高,还有就是Cuvelier家族或Dillon家族等一些波尔多的重要人物希望令他们的投资组合多元化。此外,梅多克酒庄面积相对较大,因此平均价格在1亿5000万-2亿欧元左右,而相比之下圣埃米利永葡萄园面积较小,价格也只在1500万-2000万欧元上下。即使对富有的人来说,这种差异也是很大的。”

事实上,这也许只是另一个征兆,显示“拥有波尔多列级酒庄”正在逐渐成为一个封闭的小圈子的行为。

“当然所有投资者都逐渐意识到波尔多最有价值的酒庄在最有名望的产区里。” Hall说,“但是仍然有波尔多家族想方设法找到进入列级酒庄庄主俱乐部的路子——Gregoire家族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们将位于弗龙萨克、可能从来也不赚钱的大河酒庄售出,然后购入一个规模小一些的圣埃米利永列级酒庄,而这个新酒庄的酒会更好卖,价格也会更高。”

我们完全可以把Gregoire家族的这次交易看成一次令人愉快的成功的增值销售(嗯……或者说增值购买?)。但他们是一个例外,而且在我看来,这恰恰是针对2012年圣埃米利永分级的敌意和不满令人十分遗憾的原因之一。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理论上民主在圣埃米利永是有机会实现的。如果你购买一个普通酒庄,可以通过努力使其升级为列级酒庄,你所投入的时间、金钱和专业知识也可以因此得到回报。如果掌权者决定完全冻结现有的分级,以避免今后出现任何法律诉讼,这种升级的机会就会被剥夺。那么列级酒庄俱乐部就会变得对外面的世界更加封闭。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