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爱美浓的新兴中国投资浪潮

作者:

当我将汽车开出满是尘土的小路时,车轮辗过干燥的地面,扬起一阵红粘土的烟尘。我刚刚在圣爱美浓(Saint-Emilion)一个新近被中国投资者购买的酒庄度过了几个小时,并由此对内蒙古的葡萄种植有了一些深入了解。我忽然意识到,在这里,文化交流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

图片 © Chateau Trianon

如果我们将时间倒回2008年,当程海燕买下位于美丽小镇蒙塞居(Monségur)郊外的拉图拉甘酒庄(Chateau Latour-Laguens)时,一切都是完全不同的。你我都知道,那时在能源、制造或者房地产业赚了钱的中国实业家们纷纷来到法国,购买入门级产区带有高塔和角楼的美丽酒庄。这些酒庄地价便宜,出产的葡萄酒在传统市场上难以找到立足之地,但只要被中国买家接手就可以被大量出口到中国。

当然事情不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几年内,随着中国投资者购买的酒庄数量不断增加,评论家们也开始预测中国买家的目标会从波尔多不太昂贵的产区向更加有名的产区变化。这种变化发展缓慢却坚定;拉朗德-波美侯(Lalande-de-Pomerol)、梅多克(Médoc)和上梅多克(Haut-Médoc)等中等产区陆续有酒庄被售出。不过,我认为“追求更好的”已经成为了如今买酒庄的新规矩。2012和2013年,两家香港公司购买了位于波美侯(Pomerol)的产业(郭炎的帕塔希酒庄Chateau La Patache,以及Grace Star Investment公司的Chateau La Commanderie);2014年2月,随着Luc Thienpont将Clos des Quatre Vents酒庄的大部分股份出售给中国的国有企业中国辽宁能源投资集团,中国投资者第一次进驻玛歌产区(这家酒庄由范丽娜担任总经理,她是一位出色的中国葡萄酒专家,也是已故的大河酒庄商务总监王鹏的夫人)。

不过,在所有著名的产区中,圣爱美浓才是来自香港、中国大陆、新家坡和台湾的新投资者们汇聚一堂的地方。尽管我没有具体数据,但粗略算来,中国庄主们拥有的产业已经包括Chateau Patarabet、贝勒丰酒庄(Bellefont-Belcier,第一座列级酒庄)、梦洛酒庄(Monlot)、欧碧尚酒庄(Haut-Brisson)、克里斯托弗酒庄(Tour Saint Christophe)和L’Amour酒庄,再加上前几周成交的凯尔西酒庄(Château Quercy)和特里亚侬酒庄(Chateau Trianon)。圣爱美浓是波尔多最大的次级产区之一,5,400公顷(13,343英亩)葡萄园分布在风景优美的山间;相比之下,玛歌产区只有1,410公顷(3,484英亩)葡萄园。再加上这里的土地价格跨度从相对可以负担得起的每公顷20万欧元一直到高于150万欧元不等,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这里是波尔多所有著名产区中最“容易进入”的地区了。

图片:Chateau Quercy

所有这些都使得单笔的酒庄交易不再那么值得被当作新闻报道,但这周的一桩交易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所以我才会在近乎完美的六月阳光里驱车前往。特里亚侬酒庄和它的两个新投资者——一个生活在香港的法国人和一个中国人——标志着波尔多与中国的故事又发生了一次变化:因为这次的投资者安恩达是中国最有抱负的葡萄酒庄主之一。他不但是内蒙古金沙葡萄酒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而且还在计划更多的项目。特里亚侬酒庄的此次交易是资金的投入,而不是所有权的完全转让,而(现在成为小股东的)酒庄共同所有者Dominique Hébrard从两年前起就在安恩达的中国酒庄里担任顾问了。这意味着他们在共同拥有特里亚侬酒庄之前就已经是同事,而这些共事的经历必然会在新酒庄中发挥作用。我们没有理由不把这次合作看作是两个酿酒家族的合资企业;这与Hébrard和Ghosn家族在黎巴嫩贝卡谷地(Bekaa valley)共同耕种的Massaya酒庄、和Brunier家族共同经营的Le Vieux Telegraph酒庄,或者和Hubert de Bouard共同进行的波尔多丘-弗朗产区Chateau de Francs酒庄的项目一脉相承:都是技术过硬、知识丰富的酿酒商强强联合的结晶。

“恩达看中的是这里的风土和可能性。” Hébrard和我漫步在葡萄园里的时候这样说道,“他相信我能够管理好酿酒过程,因为我从2000年起就在这里工作了。不过他非常理解酒庄的需要和面临的挑战,而不需要我一一解释,这对于我们的合作有很大的帮助。”

中国专家和《饥渴的巨龙(Thirsty Dragon)》*一书(将由Henry Holt出版社于2015年初出版)的作者Suzanne Mustacich对此表示同意:“这位投资者了解每个酿酒师都会遇到的根本挑战——如何培育出健康、成熟的葡萄?圣爱美浓肯定比戈壁沙漠容易很多。这笔投资从财务角度来看也是十分明智的。中国的优质葡萄酒酿酒商帮助我们打开了进口葡萄酒的市场,他们当然也会希望参与其中。这是一笔受人尊敬的投资——更不用提他们的资金在这里是安全的。”

对土地本身价值的关注大概是特里亚侬酒庄被选中的原因——尽管它既没有角楼也没有护城河。这座酒庄位于圣爱美浓地势较低的斜坡之上,门前狭窄曲折的小路可以带你路过金钟酒庄(Chateau Angelus)和Bellevue酒庄。酒庄迷人的查特风格(chartreuse)建筑将在2018年前接受全面改造,因为酒庄的第三位投资者Marc Castagnet是一位酒店经营者和开发者,并且已经聘请诗密拉菲酒庄(Smith Haut-Lafitte)和温泉葡萄酒疗度假中心Les Sources de Caudalie的建筑师Yves Collet负责建造一个拥有八间卧室的住宿加早餐式豪华酒店。不过现在,酒庄的建筑还被淹没在平凡无奇的酿酒建筑之间。从葡萄园向远处相邻的酒庄延伸出去的是一排水泥建造的灰色建筑,就像是从英国画家洛瑞(L. S. Lowry,画作主要描绘20世纪初英格兰北部工业区)早期的风景画中走出来的一样。这里看不到圣爱美浓摇摇欲坠的中世纪街道浪漫的风景,尽管这里曾经住着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顾问,而且“Trianon”这个名字来自凡尔赛宫建筑的一个侧翼。

两位投资者都很清楚,他们在这里的目标是重复Hébrard在圣爱美浓另一座酒庄——贝勒丰酒庄获得的成功:Hébrard收购了极具潜力但表现不佳的贝勒丰酒庄,并使其在2012年的酒庄评级中被晋升为特级酒庄(Grand Cru Classé)。“那是第一次有酒庄在初次接受列级酒庄委员会审查时就获得晋级。” Hébrard带着明显很自豪的口气对我说道,“我们刚使酒庄获得晋级,贝勒丰的土地价格就在一夜之间翻了一倍,所以那个时候是将它出售的最佳时机.”他并没有让特里亚侬酒庄参与2012年的评级,不过他和恩达的目标是参加2022年的评级(但愿这次评级能如期而至,而不会因为法律官司而被迫撤销)。

恩达在内蒙古的经验只能帮到这里了;两个酒庄之间的不同正是这个项目的令人着迷的原因之一。特里亚侬只有10公顷,而他在蒙古边境附近的戈壁沙漠里的新项目计划种植3,000公顷葡萄园。圣爱美浓的葡萄园近几年安装了新的排水管道,以确保适量的水分胁迫(water stress),而他的戈壁沙漠葡萄园没有灌溉就无法存活。而且,在沙漠环境中,有机法种植是不言而喻的,因为那里没有污染,没有害虫,也不需要化学杀虫剂,而圣爱美浓始终受到波尔多海洋性气候的影响,意味着Hébrard在保证可持续耕种的同时,也要为施用化学药剂抵抗霉菌的做法保留余地。

“当我在2000年购买这座酒庄时,唯一的目标就是将它转变为一座列级酒庄。” Hébrard说道,“我的家族和我那时刚刚售出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正在寻找下一个投资机会。如果直接购买另一座列级酒庄,一切会容易许多,但是我想挑战自己,看看自己究竟能够做些什么。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4年间,我一直在重新规划和种植这块被忽视了多年的葡萄园。我知道这里的风土充满了潜力,现在我们已经看到葡萄酒的品质在逐步提升,并开始回报我们的投入了。”

恩达肯定是认同这种决心的。作为专营园艺及动物育种的金沙苑生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他的计划远远超过目前所拥有的葡萄酒公司和戈壁沙漠葡萄园。剩余的土地将平均分配给森林和牧场的建设,并将包括一个饲养3万头羊、1万头牛和10万只家禽的农场,以及与之分开的占地500公顷(1,235英亩)的金沙臻堡酒庄(Château Kinschab),用于酿造高品质葡萄酒,并且年产量将达到上百万瓶。

在我看来,所有这一切意味着,尽管令特里亚侬酒庄晋级为圣爱美浓特级酒庄的项目十分吸引人,但像Hébrard这样目标远大的人也可以在野心和抱负方面从他的中国合伙人身上学到一些东西。而在中国-波尔多合作关系的新局面里,法国人真正应该做的也许是在交易完成、交了钥匙以后继续留在酒庄里,看看他们反过来能从酒庄的新主人身上学到些什么。

*注:书名为意译。

(编译:冯帆/Nina Fan Feng)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