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一端

作者:

在纽约的下东区(Lower East Side)有一座曾是轻歌舞剧院的建筑;你很难想象它会与波美侯Catusseau地区那座正面是玻璃外墙、(几乎)名不见经传的实验室有什么联系。可它们之间的相似之处却会令你瞠目——尽管你从两者跟前走过时根本不会回头看一眼,但它们的拥有者都是各自行业中的传奇人物,近年来众多标志性的作品都出自他们之手。

我们说到的第一个地方位于克林顿街80号:隐藏在磨损的铁门后面的,是J Ralph洞窟般的工作室。这位自学成才的音乐制作人及作曲家获得过众多奖项,曾给包括Carly Simon和Scarlett Johansson在内的无数艺人写过曲子。我们的话题从音乐制作人转到葡萄酒酿酒顾问也算不上多大的跳跃:与J Ralph相似,Michel Rolland也是野心勃勃的人准备创造非凡之作时会第一个想到的名字。Rolland在1973年和妻子Dany一起在波美侯开办了一家小小的实验室,1997年搬到了目前的地点——在几乎不成规模的小村庄里的一条僻静小街上。然而这里对葡萄酒爱好者的神秘吸引力,就好比克林顿街上的那座明星工作室之于音乐界的圈内人一样。

图片: å…‹é‡Œå¥ˆæ•™å ‚é…’åº„ by Stéphane Klein © å…‹é‡Œå¥ˆæ•™å ‚é…’åº„

上周四我几乎没能去成那里,因为法国空中交通管制(ATC)罢工,而我需要赶一班飞机去伦敦。不过法国工会好心地在我必须前往机场的几小时前取消了这次罢工,我也因此有了足够的时间前往波美侯去参加一场克里奈教堂酒庄(L’Eglise Clinet)的垂直品鉴。

这是我这周以来参加的第二场垂直品鉴——之前我刚刚参与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波雅克杜哈米隆古堡(Chateau Duhart Milon)垂直品鉴。两场都设计得太令人难以抗拒了——都是老年份与新年份的比较,中间有一定的间隔,不仅可以反映出气候以及陈年因素带来的变化,还展现了对葡萄园及酒窖进行大笔投资,以增加葡萄藤的密度,并更合理地使用新橡木等措施都能够对葡萄酒的品质产生影响。

这些酒庄酿造的葡萄酒对它们所在的产区有着近乎完美的诠释。杜哈米隆古堡占地面积将近190英亩(76公顷),这在波雅克很典型;克里奈教堂酒庄的面积却连杜哈米隆的一个零头都不到,只有在波美侯很常见的10英亩(4.4公顷)左右。不过尽管两者大小不同,它们却有不少共通之处。克里奈教堂酒庄在20世纪中期名气最盛,在20世纪70年代品质一落千丈,最近十年又在Durantou的指导下直线上升。众所周知,杜哈米隆古堡被“大哥”拉菲古堡的光环遮蔽了几十年的时间,直到最近几年它才稳稳地重新显现出自己独立的个性。进一步说的话,两个酒庄都以年轻时风味闭合且单宁强劲著称(“杜拉米隆往往在诞生后的十年内都不会对你微笑。”酒庄酿酒师Charles Chevalier这样说道;而Durantou则将他酿造的克里奈教堂酒庄描述为“装瓶后至少第一年完全无法入口”)。

杜哈米隆古堡垂直品鉴包含的两组葡萄酒之间相差了20年;我们品鉴了1988到1990年份,然后是2008到2010年份。克里奈教堂酒庄的垂直品鉴则呈现了较小的五年新老年份间隔:首先是1995到2000年份,然后是2005到2010年份。但这十分恰当:比起左岸的大规模酒庄,在波美侯这样面积很小的产区,葡萄园的变化可能更加迅速,而这些变化带来的特征也能更快地体现在最终酿成的葡萄酒里。小酒庄的另一个特点当然是有限的产量——所以虽然奇迹般的2010年份杜哈米隆古堡清晰地显示出这座产业名副其实的优异品质,受到人们热烈追捧的却是克里奈教堂酒庄——就好像音乐发烧友们为稀有的黑胶唱片痴狂一般。而有机会登门品鉴克里奈教堂酒庄的葡萄酒,感觉就好像是推开那扇大门,进入J Ralph隐藏在曼哈顿的工作室一样。

图片: Denis Durantou by Stéphane Klein © å…‹é‡Œå¥ˆæ•™å ‚é…’åº„

克里奈教堂酒庄的庄主是Denis Durantou。他看起来像一位在常春藤联盟大学教文学的教授,谦逊地酿造着波尔多最伟大的葡萄酒之一。他充满活力,对细节有着严苛的追求。他常常质疑自己的酿造理念;在我们将一系列葡萄酒一一品鉴的时候,他也对Rolland的手法提出不少疑问:很明显,他广于接受来自葡萄酒行业的信息,也对此兴致勃勃。

克里奈教堂酒庄最古老的葡萄园由Durantou的祖父种下开垦于1935年,混合种植了品丽珠和梅乐,供他实施精英筛选法(massal selection):这些老藤被同时采收、一同发酵。葡萄园中大约有15%的品丽珠,虽然他在主打葡萄酒中已经愈来愈少地使用这个品种了;种植密度则上升到8000株左右。从2000年以来,主要的变化在酒窖之中——他现在减少了换桶次数(以往是每三个月一次,现在每六个月一次,因为他更青睐硫磺密度健康、氧气进入更少、还原条件下的陈年环境。)这些葡萄酒在橡木桶中陈年的时间比以前更短,但新橡木桶的比例却有所提高(直到20世纪90年代,克里奈教堂酒庄一直仅使用30%的新橡木桶,主要是因为他们没钱买更多了)。“比起以前,我能够地对细节加以更好的控制了。而且我不会采用自己不了解的手法。所以我们不踩皮(punch down),也不会在橡木桶中进行苹果酸-乳酸发酵。我无法同时出现在不同的地方,而我希望尽可能地对一切加以控制——所以我不想定下复杂的步骤,然后让我的团队在我缺席的时候不知所措。”

通过杯中的葡萄酒里辨识这些变化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过程,而且这种“之前-之后”式的垂直品鉴是彻底了解一座酒庄最有效的方法。不过垂直品鉴所展示的最清楚的,是Durantous在酿酒中表现出的单纯的快乐以及高超的技术。所以令我最欣喜的并不是经典权威的2000、2005、2009或2010年份,尽管收藏者们争先恐后地想把它们收入囊中。真正的精彩隐藏在“小年份”里:它们显示出尽管在不那么伟大的年份,克里奈教堂酒庄也能创造完美。

图片: Denis Durantou by Stéphane Klein © å…‹é‡Œå¥ˆæ•™å ‚é…’åº„

值得一试的葡萄酒……

L’Eglise Clinet AOC Pomerol 2008

这一年份的采收从10月1日持续到了8日,对克里奈教堂酒庄而言是到2012年份为止最迟的一次采收。这款酒采用了80%新橡木桶陈年,但带有充足的果味与橡木味相平衡,仅从香氛就惊艳四座。它至今还如同期酒周品鉴时一样年轻而纯粹,但架构更加良好,充沛的单宁强劲而饱满,富有嚼劲,同时轻盈而风趣。带有奶油糖果、肉桂卷、熏孜然、木炭、汁水丰满的蓝莓以及黑莓、咖啡以及甘草的口味。口感丝般柔滑,令人甚至难以指出任何不足之处——也许比起2010年份稍欠一些力道,但却如此优雅而精致。这款酒是对“力量与轻盈”的绝佳诠释——这种风格常常被酿酒师们挂在嘴边,但却鲜有人将其成功实现。这款酒超过了我目前品鉴过的所有其他年份,而且价格只有2009或2010年份的不到三分之一。在我看来,它带来的惊喜更让我愉悦(税前价格六瓶装每箱750英镑,而2010年份则卖到每箱2500英镑)。这款酒一定会大卖特卖的。19.75/20;99/100 优异杰出适合2018-2050年饮用

(编译:吴嘉溦/Sylvia Wu)

专栏作家简介

Jane Anson是Decanter驻波尔多记者,1994-1997年曾在香港居住,从2003年起长居波尔多。著有讲述波尔多一级庄历史的《波尔多传奇(Bordeaux Legends)》(由Editions de la Martiniere于2012年10月出版)。在著作《葡萄酒鉴赏(The Wine Opus)》以及《1000种质优价廉的葡萄酒(1000 Great Wines That Won’t Cost A Fortune)》中负责波尔多及法国南部地区部分的撰写(两书分别由Dorling Kindersley出版于2010及2011年)。Anson同时是《米其林法国葡萄酒产区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to the Wine Regions of France)》的作者之一,并每月为香港南华早报撰写葡萄酒专栏。波尔多学院认可葡萄酒讲师,伦敦大学学院出版专业硕士。 *书名均为意译

- 关注我们的微博帐号 @Decanter醇鉴 -

DecanterChina.com刊登的所有内容版权属于TI Media Ltd。未经Decanter书面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对该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复制、转载及传播。

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查看“关于我们”)在与Decanter签订媒体合作协议后可对一部分内容进行转载。联系china@decanter.com咨询如何成为DecanterChina.com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评论

Your_name:
提交评论